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全职][伞修]进击的女装少年


  这天,闲来无事的苏沐秋和叶修又泡到了竞技场里。


  他们先是开了2V2房,连打了好多把,都没遇上个像样的对手,直接像坦克一样突突突地碾压过去了。打了一会儿之后他们嫌欺负菜鸟没意思,又换了1v1房,两个就这么乐此不疲地对打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公会里的谁发现他们在这PK,在会频里喊了一嗓子,结果竟然吸引了不少人前来围观。


  公会里不少人特别喜欢看秋木苏和一叶之秋PK的,一来这两人都是难得的荣耀高手,二来秋木苏的操作风格实在是太华丽了,极其具有观赏性,他们打起来那是分外的精彩。


  其中不少人甚至称得上是他们的粉。有趣的是,这些人还分成两拨,一拨偏爱操作华丽的秋木苏,另一拨则更支持实力过硬的叶修。于是每次这些人围观PK的时候,都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一叶之秋!快捅他!”


  “射死他射死他!秋木苏加油啊!”


  虽然说已经习惯了,但是……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呢。


  

 


  这天有些特别,连陶轩都来了。叶修眼尖,一下子就发现了混迹在人群中的陶轩,于是马上招呼道:


  “会长你也来了?真闲。”


  “闲不过你俩。这天天打来打去的……不腻味吗?”陶轩悠然地回道。


  “是挺腻的,老是赢,没意思。”苏沐秋打了个龇牙的表情。


  这句话刚发出去,叶修忽然就从旁边电脑挪了过来,伸出手按住了苏沐秋的左边胸口。苏沐秋有些诧异地低下头去看。


  和叶修本人颓废的画风不同,叶修的手很好看,白皙而修长,指节分明。这一盖上来,隔着薄薄的棉质衬衫,苏沐秋感受到那温暖有力的触感。一瞬间,在掌心覆盖下那个位置,有颗心脏在失控地跳跃。


  “你干嘛?光天白日的,别闹。”苏沐秋强作镇定地开玩笑道。


  叶修笑:“没事,我就是帮你把良心给捂好了,你继续说。”


  “……”苏沐秋无语,美好的少年情怀顿时被扼杀。他怒揍叶修。


  “哎。你们老这样打来打去的多无聊啊,要么搞点好玩的吧。”陶轩忽然在公共频道说道。


  “怎么个好玩法?”苏沐秋刚揍完叶修回到电脑前。


  “来点赌注怎么样?”


  “什么赌注?”叶修问。


  “这样,在场的都是咱公会的吧?每个人想个惩罚发给我,我给编个号,你们来抽,抽到哪个赌注就是哪个。怎样,刺激不?”这提议刚发出来就得到了围观群众的呼应,他们一发现有热闹可看都兴奋起来。


  “凭啥我们没事要倒霉啊?”苏沐秋头脑清醒,一下子就指出来问题所在。


  “激励机制嘛……而且赢的人不用受惩罚啊。”


  “反正受惩罚的不会是我。”叶修回。


  苏沐秋旧仇未了新恨再起,一口气冲上来:“行啊倒是看看谁输!”


  啧啧,陶轩这货心真脏啊。叶修默默地感概。


  “大家都把惩罚发过来了是吧?没有漏了谁吧?那行,你们,谁来从1到23中间抽个号。”会长大人看起来兴趣满满,行动力MAX。


  “你抽我抽?”叶修扭头看苏沐秋。


  “我来!”苏沐秋回答,叶修很绅士地摊出手表示你随意。于是苏沐秋读条了3秒钟,最后决定抽个吉利点的数字:“1吧。”


  “1啊,呵呵。”陶轩故意卖了个关子吊人胃口,其实跑去翻记录了。看到这条惩罚的时候他也愣了一下,然后幸灾乐祸地想这次这俩算是摊上大事儿了。


  这个编号为1的惩罚一发出来,苏沐秋的脸青了,叶修的脸白了,他俩对望了一眼,眼中是千万的草泥马奔腾而过,苍凉而悲壮,异口同声哀嚎出来:


  “卧槽!”


  ——“后天面基穿女装,赢的那个人不用穿。么么哒~”


  嘉王朝里H市的人颇多,正好会长陶轩也是H市人,于是就组织了一次公会见面,时间就在后天。出了这条惩罚的妹子显然也是公会面基大军的一员,此时正在公共频道里欢天喜着呢。


  “这有点过了吧……”出了名老好人的气冲云水看不过眼开口劝道,但马上就被群众的起哄淹没,于是也只能无奈地闭嘴了。


  


 


  苏沐秋和叶修现在正面临着有生以来最大的危机,


  他们全身绷紧,双手在键盘鼠标上待命,神色无比凝重,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竞技状态,等待角色载入。


  倒数完毕,对战开始。一时间风起云涌,飞沙走石,天地为之变色。他们对抗的激烈程度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而后全场沸腾,公会频道的呐喊一波一波地刷出来,只要是热爱荣耀的人,此时都被热血燃成了渣渣。其中观战的陶先生表示,他活了二十几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PK。


  而没有人知道,这场炫酷的对决中,屏幕外的两人是这样的:


  “啊啊啊啊叶修你去死吧!你死了我就不用死了!”


  “苏沐秋你不要挣扎了你穿女装肯定比我好看!go die吧!”


  当结果出来,激烈变换着的画面静止时,两人都脱力地瘫倒在椅背上了——超过对战时限,平手。

  “还好还好……”苏沐秋喘了口气。

  “这样我俩都不用穿那个什么鬼女装了吧?”叶修哆嗦着手,在公共频道问道。

  频道里议论纷纷,各说各的。忽然,那个出惩罚的妹子跳出来说了一句话,得到了所有人的响应,包括嘉王朝的会长陶轩在内:

  “我是说赢的那个不用穿噢,你们谁赢了吗?”

  这三伏天里,他们只觉得燥热的室内一下子降到了冰点,寒气逼人,动一动都能掉冰碴子。



  

  

  KTV包厢里,是提前到场的三个人。

  “真的要穿吗?”叶修拿出那包从家里带出来的东西,犹豫着问。

  “叶修啊,你说,我俩要是不穿能不能蒙混过去啊?”苏沐秋则一脸便秘的表情。

  陶轩义正言辞地表示:“不行!不然多伤人家妹子的心啊!快去换!”

  “穿了伤的就是我们的心了好吗!”苏沐秋欲哭无泪。

  而叶修则在一旁沉默地抽着烟,那个沧桑神情仿佛让他老了十岁。

  最后还是苏沐秋先壮烈地进去,而叶修给他投去了一个高渐离凝望荆轲的眼神,只差没有击筑而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了。

  昨天向苏沐橙借衣服的时候,她还认真地给他们挑了半天,最后装进了两个袋子里,分别标上了他们的名字。苏沐秋打开了那个标着“哥哥”的袋子,发现里面夹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哥哥,我给你挑了我最喜欢的一套!”,苏沐秋顿时感到谜之感动。

  他把衣服取了出来,发现里面是一条淑女款式连衣裙。有松紧带设计,比较瘦的苏沐秋也穿得上,只是本来过膝的裙子到他这儿就变成膝上了。

  换好了之后,苏沐秋满脸通红地出来了。

  “女神你谁?!”陶轩惊呼。

  “行啊你。”叶修也吃了一惊。

  苏沐秋对着KTV包厢的镜面墙壁照了又照。

  面对镜子里的自己,苏沐秋先是有些羞涩,盯了十秒钟,似乎意外发现这样貌似也挺好看,左转右转地换了几个角度审视自己,最后竟然还吹了个口哨,一副想开了的本公子果然无论怎样都是最帅气的样子。

  “我去苏沐秋你的接受能力也太强了吧,身为男性的尊严呢!”叶修目睹了这神奇的心态变化,吐槽道。

  苏沐秋没有回答,抛给叶修一个媚眼。

  叶修莫名其妙的被电到,逃进了厕所换衣服去了。

  进去之后,叶修打开了那个标着“叶咻”袋子。最开始苏沐橙不知道叶修的修是哪个字,于是写了个“叶咻”,后来苏沐橙似乎很喜欢,就经常这么写了。

  看到里面的衣物,叶修一阵无语。经过好一番心里斗争,他才终于也把衣服换上了。

  磨蹭了好一会,叶修也出来了。他假装看天花板,看挂画,看桌子,就是不看苏沐秋和陶轩两个人。

  苏沐橙给叶修挑的那套衣服,是一件宽松的森女系上衣和一条半截长裙,款式清新可爱——但穿着这套衣服的叶修一脸松垮垮的表情歪站着,长裙下是岔开的外八字脚,指间还加了根抽到半截的烟……特别是叶修唯一一双鞋子洗了,今天竟然还穿了人字拖出来,搭配这一身简直不能更绝,完全让人不忍直视。

  盯着叶修这一身打扮,半响,陶轩痛苦地说:“求你了,换回去吧。”

  抽着烟假装看风景的叶修听到这句话,回过头看了看一脸蛋疼的陶轩。忽然,他露出了神秘的微笑,缓缓地吐出口白烟:

  “我不。”

  

  

  

  首先来到的是进来的是个看起来很温和的青年。

  他有些迟疑地打开KTV包厢的门,但看到身着女装的苏沐秋和叶修后,他就立刻知道自己这是走对地方了。他强忍着笑意作自我介绍:“我是气冲云水,吴雪峰。”

  “会长陶轩。”

  “我叫苏沐秋,你懂的,秋木苏。”

  “一叶之秋,叶修。”叶修悠闲地抖着腿。

  吴雪峰坐下,又瞧了叶修一眼,终于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一叶你的领口……”

  叶修冷静地提了一把因为没穿好而歪斜着垂下的宽松领口:“没事走不了光。”

  之后公会里的人纷纷到场了。他们进门首先看到靠门边的苏沐秋,无不眼前一亮。最夸张的,有个没有节操的汉子进门看到苏沐秋之后,竟然嚎了一句:“妈蛋秋木苏?老子要被你迷弯了!”

  “呵呵说得跟你弯了我就会看上你似的。”苏沐秋笑眯眯地说。

  那汉子瞬间萎了。

  接着无一例外地,第二眼看到了叶修的所有人都被雷到外焦里嫩,还有的妹子泪奔地表示粉转黑了。但是叶修似乎很很享受众人的反应,岔开腿摊在包厢沙发里抽烟抽得怡然自得,简直是脸T界的业界楷模。在场的人都恨不得把这瞎人狗眼的家伙套个麻袋清理掉。

  

  

  

  大家本来都是公会里比较相熟人,平时就是习惯了一起干架扯淡的,再说能出来面基的一般也内向不到哪儿去。再加上有长袖善舞的陶轩在活跃气氛,于是这群人很快就玩到了一块。

  几个麦霸活动范围基本就在点歌器和麦克风之间,一直抱着麦克风在那儿嚎;苏沐秋因为这一身女装,吸引了不少汉子过来灌酒,喝得热火朝天;而叶修则和一堆人围在一起玩大话骰,差点把对家汉子的裤子都给赢掉了。

  正在那儿吵吵嚷嚷,苏沐秋忽然一捋裙子,把左脚架到了桌子上,喊道:“喂,警告你们啊,不准趁乱摸我大腿啊,不然回去蹲复活点把你们身上十三件装备全爆出来!”

  吵闹的那几个汉子顿时都噤声了。这话搁哪个基友身上大概都只是句玩笑,但是如果是秋木苏的话就不一样了。这人强到总让人觉得要是他心情不好这种事分分钟干得出来,更别说他身边常年有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一叶之秋。

  一听这话大家顿时就觉得背后凉凉的,打个了哈哈就散了。

  这时赢了一圈人赢到没意思了的叶修凑了过来,指了指苏沐秋裙下架起的那条腿:“看到内裤了,黑的。”

  苏沐秋先是有些脸红地放下腿,接着又反应过来了:“你骗鬼啊!我哪条不是黑的!”

  叶修嘿嘿一笑:“哟,原来还挺清醒的嘛?”

  “你以为我喝多了?”苏沐秋得意地把自己喝的那瓶啤酒伸到叶修面前晃了晃:“里面半瓶是水。”

  KTV里的酒本来就淡,这么一加水就成了啤酒味矿泉水了,想喝醉都有点难度。苏沐秋忽然想起来什么,指了指叶修面前的那杯啤酒:“说起来你这家伙不是一杯倒吗?我看你喝几杯了。”

  叶修笑笑,没有回答。苏沐秋拿起叶修的杯子喝了一口,差点没喷出来:

  “天地一号啊这是?”

  “是啊,不然呢。”叶修耸耸肩。

  苏沐秋无语。这K房灯光暗淡,拿苹果醋冒充啤酒的确不那么起眼,但这实在是太猥琐了。

  

  

  

  乱哄哄中不知道扯到什么什么话题,忽然大家开始起哄推人去唱歌。

  苏沐秋和叶修作为会里的领头人物,毫无疑问地当了一把出头鸟。他俩也不是破坏气氛的主,于是也就没有推辞,一人拿了一支麦去。有人手快去给他们点了首歌,然后拍胸口表示他们肯定会唱。他们看着大屏幕,上面亮出了歌曲的名称,还真是一首难得这两人都会的歌。

  《怒放的生命》

  本来还混在人群中嘻笑的吴雪峰忽然沉默了,神情渐渐严肃起来。

  吴雪峰是会里除了陶轩之外和他们关系最好的人,一路随着他们抢BOSS,知道他们开荒、做银武的事迹。他知道他们的才华,也了解他们努力和野心。而此时几个和秋木苏与一叶之秋关系比较好的几个损友,也都有要正经起来的的样子。甚至有个妹子大概是知道自己泪点低,还抽出了张纸巾,有备无患。

  他们正襟危坐,准备认真听听这两人去合唱这首歌。

  前奏过后,两人开口:“曾经多少次跌倒在路上……”

  歌一起来,苏沐秋那调子直接跑到山的那边海的那边去了,众人准备好的感动顿时都被堵住了,正经的表情都纠结了起来。叶修噗嗤一下就笑了出来,苏沐秋也憋着笑,用着不成形的调子和叶修继续唱了下去:

   曾经多少次折断过翅膀
    如今我已不再感到彷徨
    我想超越这平凡的生活

  慢慢地,大家习惯了苏沐秋那个特殊的走音技巧,倒也不怎么在意了。两人唱歌都不算好听,但是这种歌大声地嚎出,两人的声音一合,破铜烂铁的声音居然也唱出了点味道来。在大家的一片起哄声里,那几个损友想起秋木苏和一叶之秋这一路走来,都不禁有些热血和心酸,拼了命地鼓掌喊叫。而那个拿了纸巾的妹子终于还是哭了出来。

  苏沐秋和叶修很有默契地对望了一眼,然后又加了几分气力,用力地唱最后一段。

  “我想要怒放的生……”

  叶修一个不慎用力过猛,“生”字直接破音了。然后叶修干脆就破罐子破摔地鬼哭狼嚎了起来。苏沐秋终于绷不住了,叶修也笑了起来,结果本该最动人的最后一段全变成了:“……就象哈哈哈……穿行璀璨的哈哈哈星河……拥有……不行了hold不住了哈哈哈!”

  大家冷眼看着他们笑场,那几个动容了的人都瞬间觉得自己为这俩逗比感动实在是傻逼到极点了。

  唱歌的唱歌、起哄的起哄、喝酒的喝酒,又欢乐地折腾了好一会儿之后,大家终于是陆陆续续地散了。看着时间不早了,叶修和苏沐秋轮流跑进厕所吧衣服换回来之后,也准备退场了。

  苏沐秋刚站起身,忽然听到陶轩在他身后叫道。“等等。”

  “先别走,我跟你们俩商量个事。还有小吴,你也留一下好吗?”

  

  

  

  

  两个人在夜色下狂奔了两百米,总算是搭上了最后一趟公交车。

  上了公交坐下之后叶修感觉眼前发黑,靠在椅背上翻了个白眼,而苏沐秋也没好到哪儿去。这两个气虚体弱的死宅喘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喂,苏沐秋,你觉得……陶轩讲那个怎么样?”喘顺了气的叶修问道。

  “打比赛么,算是最适合我们的方向了吧。天天在网游里虐菜多没意思啊,你不腻我都替你脸红。现在有人赞助,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的确是。”

  苏沐秋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又嘱咐了一句:“不过陶轩这个人你得小心。”

  “怎么?”

  “这人可信,不可尽信,不然引火上身。”

  “他不是你老朋友了吗?”叶修有些诧异。

  “就是因为我熟悉他。我看人很准的。”苏沐秋认真地说,然后又补了一句:“这些东西你以后也留心点吧,小少爷。”

  叶修忽然沉默下来。

  末班的公交车空荡荡的,他们坐在后排。座位靠窗的叶修用力地推开了车窗,点起了一根烟。灌进来的夜风吹散了烟雾,也吹乱了他额前的短发。他一语不发,只是看着车窗外掠过点点暗橙色的光亮。

  苏沐秋望着叶修的背影,忽然把手搭到了叶修的肩膀上,然后整个人都靠了上去:“哎,阿修。”

  叶修回过头来看他:“怎么了?”

  “你是不是觉得,这些人情世故的东西特别麻烦?”

  叶修耸了耸肩:“就是觉得有点无聊。”

  而苏沐秋虽然一晚上都在喝掺了水的酒,但是多少也算喝了一点,此时看起来有些兴奋。他笑了笑,拉过叶修的手,在他的掌心写写画画:

  “你看,假如这是一堵墙……”

  “画得太抽象了。”

  “你听我说完!”苏沐秋瞪他:“这堵墙很长,绕过去很麻烦。你要怎么办?”

  叶修斜了他一眼:“你该不会让哥直接把墙拆了出去吧?这么没技术含量的活儿我才不干。这话你最好说给那谁……大漠孤烟,他肯定特别有共鸣。”

  苏沐秋摇摇头:“不是。如果你高比墙高,而且高很多。那么你就不用琢磨你怎么过去了。你可以一脚迈出去,也可以一脚就绕开,心情不好的话一脚踹烂也很简单。

  “苏沐秋你喝了酒之后话真多。”叶修吐槽着,但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之后他问苏沐秋:“那我们还跟着陶轩打比赛不?”

  “跟,怎么不跟?”

  “你怕引火烧身吗。”

  “这不废话,我玩火那是元素法师级别的。”苏沐秋说着挥舞了下不存在的法杖,做了个很蠢的施法动作。







  这趟安静的末班公交车上放着广播,一男一女的两个主持人,用着好听的声音在聊着些心灵鸡汤类的无聊话题,中间穿插着广告和整点报时。

  “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节目的最后,我们为所有的听众朋友们送上一首歌。在这个时候,也许有些为了梦想忙绿的人才刚踏上回家的路上,希望这首歌能在这寂寞的时刻,给你们一分慰藉与感动吧。汪峰,《怒放的生命》。”

  歌曲的前奏响起,两个望了对方一眼,笑了。他们把头枕在椅背上,用着跑偏的调子,随着音乐声,一路地哼唱了起来: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就象矗立在彩虹之颠
    就象穿行璀璨的星河
    拥有超越平凡的力量

  车窗外,属于这个城市夜晚的璀璨霓虹在往后退着,都被飞驰着的他们抛到了身后。

  

评论(10)
热度(20)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