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最终幻想14][喵美丽]第十一日的寒夜

送给 @万象之塔 森罗老师的情人节礼物ww 一篇唠唠叨叨的复健,有伊修加德破雪橇注意。






  作为经年偏安一隅的封闭式国家,伊修加德仿佛是风雪铸的牢笼,将艾欧泽亚节庆更迭而来的欢笑声婉拒在外——但由于众所周知的那一次翻天覆地,无论是外头的贸易也好,风俗也罢,都渐渐地融入了这个冷清而苍凉的国度,为其带来一丝鲜活的气息。

  而商人往往会走在文化开放的前列。宝杖大街一些商铺悬挂起艳色的灯饰,也应和着节日推出一些促销活动,这是从不曾有过的。

  人们渐渐从战争的恐惧中舒缓过来,生存以外的需求自然也日渐复苏。年轻的情侣相互依偎着,窃窃私语地从各色商铺的面前路过,最后从异国而来的拉拉菲尔族小女孩的挎篮那儿买走了一个花束。大街上的喧哗声越过布制的顶棚,落入道旁的建筑里头。

  而此时仍然端坐在书桌前的人却并不认为这是一种烦扰。他端起咖啡,细细抿着,一边阅读白天未能处理而带回自己府邸的文件,一边露出松弛的笑意:

  ——作为那次翻覆的推动者之一,这样平常又新鲜的日子,正是他的愿景所在。

  不过即使是再沉湎于公务中,艾默里克阁下也无法忽视二楼书房窗户这持续的聒噪声。待他抬头去看的时候,窗户已经被长枪尖撬开了。

  “假如你能敲我的窗户,那么也许这个开头会更像童话故事——许久不见了,埃斯蒂尼安。”

  实际上得知来者身份后艾默里克是相当惊讶的,但是他依然有余裕开了个玩笑。

  苍天之龙骑士收起长枪后手脚并用,轻巧地翻入室内。攀爬入二层楼高的窗户于擅长跳跃的龙骑士而言几乎如履平地。他没有理会艾默里克的玩笑,径自走到壁炉前,脱下头盔与护臂开始取暖,埋怨道:“这边果然很冷。”

  “你居然也有不适应这里天气的时候。”艾默里克看着他脱下头盔后的侧脸,那皮肤染上了阳光的色彩,从先前的苍白变成了更有活力的颜色,足见这一趟离别的长度与深度。

  从工作状态中松弛下来的艾默里克有些奇妙的飘然,他凝视着这位龙骑士的侧脸,心头便落了绒毛似的东西。他开始想象对方这些月来去过的地方、做过的事情,但越想越似不得要领的搔痒。

  “太久没回来了。”埃斯蒂尼安的话打断了他轻飘飘的思绪:“倒是你这边,现在都还好吗?”

  “同以往的那些事情比起来,算是太好了。”艾默里克说。

  在埃斯蒂尼安感觉体温顺着血液流淌向四肢的时候,艾默里克恰好将冒着热气的咖啡递到他的眼前。他丝毫不掩饰脸上嫌弃的表情:“太甜的我可喝不下去。”

  艾默里克轻笑一声:“这是新做的。”埃斯蒂尼安这才点点头接过来,顺手又拿起桌上的蒸馏酒往里头加了一些,皱着眉头啜饮起来。

  两人自那以后便鲜少见面,艾默里克当然不认为对方长途跋涉是只是为了来他的屋里取暖。不过他并没有开口去问,只是耐心地等对方暖好身子。

  一杯咖啡见底之后,埃斯蒂尼安从怀里摸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来:“事实上,我是给你送这个过来的。”

  这是他的老朋友今晚第二次给予他惊讶了,艾默里克挑了挑眉毛:

  “巧克力?”

  艾默里克接过盒子,打开后发现里头确实是如他所想的东西——即使里面放的是龙眼还是稀有水晶什么任意的东西都不及此物来得让艾默里克惊讶。那是不能更寻常的巧克力,在恋人节用于赠送与食用的食物。由精心又略显得粗糙的外形可见,这并不是商铺所卖的那些批量生产的商品,而是手工制作品。

  “这是什么回事?”

  埃斯蒂尼安知道他在想什么,笑出声来,随手拿起一颗丢进了自己嘴里:“别露出这样的表情,有那么吃惊吗?”

  “啧啧。”埃斯蒂尼安试图将嘴里那股齁人的甜味消去,见艾默里克的表情依然存疑,只好摆摆手:“好吧好吧,我只是一个邮递员。这不是我送给你的。”

  他继续讲道:“昨天我有事经过阿尔巴提亚云海,随手救下了一个为了采集桦木树汁液而不慎被强大怪物围攻的少女。”

  “当事后我斥责她这样的弱者不应冒失地闯入危险地带时,作为辩解,她向我说明了什么恋人节什么制作巧克力之类的蠢话,并深情地讲述了她对艾默里克议长的爱慕之情。”

  埃斯蒂尼安抱着手臂说出这番话时,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让人难以辨认他此刻是抱着何种心情。他轻描淡写地转述那个女孩的故事:

  连年战争对伊修加德底层人民带来的影响是上流人士难以切身想象的。信仰与仇恨将那令人窒息的命运包装得堂堂正正,但这一切对年幼的女孩来说都太难理解了。

  女孩的弟兄相继丧命战场,父亲回来时也带着致命的重伤。父亲在家修养了月余才得以摆脱死神的阴影,却又马上因为紧张的局势被重新抽调回战场。她不懂得信仰,只能拙劣地模仿成年人那样祈祷。向哈罗妮、向十二神、向她所知的所有能够降下奇迹的对象祈祷,祈祷父亲能平安归来。

  于是奇迹当真降临了。父亲活着从战场回来了,并且再也不必勉强奔赴前线,而长久饱受饥饿和病痛折磨的母亲也渐渐养好了身体。之后少女去打听了许多事情,去听了人们讲述的关于伊修加德战争背后的真相、关于政权翻覆背后的种种。传说总来得比真实更跌宕,她在绚丽的故事中,深深地爱上了那位让和平降临到这个国度的俊美精灵、如今伊修加德的首脑。

  讲完故事,埃斯蒂尼安才终于能将嘴里那股甜味压下去。他不无讥讽地道:“如果都要把这样的心情当做恋爱的话,议长大人你还真的太忙碌了。”说着将那盒巧克力递交到艾默里克手中。

  艾默里克并没有苛责对方语气中类似于不近人情的部分,他知道如果是埃斯蒂尼安的话,定是一边嘴上不留情,另一边又将女孩护送到了安全的地方。否则自然不可能取回作为成品的这盒巧克力。这样想着,艾默里克也拿起一颗手工巧克力郑重地放进嘴里。

  世间所有的事情都自有其矛盾的两面,只要信念不动摇,他便不会后悔,将憎怨的苦涩与感恩的甜蜜一并吞下。

  终究是桦木糖浆的甜味占了上风的。

   于艾默里克而言不论是哪方面都算是发生了好事情。他心情颇佳,看着一旁的埃斯蒂尼安开始一件件除下身上的铠甲,显然是打算在这度过一晚。龙骑士的身姿瘦削挺拔,艾默里克深知那袒露出来的肌肉线条下凝聚着如何疯狂的爆发力——那是一种足够攫取任何人注意力的特质。

  对艾默里克自己也不例外。

  议长大人放下自己平日的仪礼,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位老朋友。那与自己种种记忆重叠的身影使他餍足,仿佛从雪地上跋涉而来,饥肠辘辘的人吃下连日的第一餐热食,有难言的舒畅。他带着笑意,继续了方才的话题:

  “你也不必嘲笑人家小姑娘。恋爱也并没有什么高明的来由,往往出于下意识的冲动。也许等到再久一点,她就会明白这究竟是不是爱情了。”

  “就像我们这么久吗?”埃斯蒂尼安忽然问道。

  反应不及的艾默里克愣住了。偷袭——或者说是调情——得逞的埃斯蒂尼安抱着恶作剧似的心态笑了起来,在这方面来讲这人可以说是相当的幼稚。可就在这时,他听到艾默里克回答。

  “是的,我的意思如你所想。”不知道是否错觉,艾默里克一本正经的样子反倒令过度熟悉他的埃斯蒂尼安感觉他有些狡黠:“以及,我想你送这盒巧克力过来,并不仅仅是为了帮我传递一位小姑娘淳朴的爱意吧?”

  当然不是。但与此同时埃斯蒂尼安当然也不会将答案说出来。

  “可我的确是非常想念你。”艾默里克则非常坦然。

  回过神来龙骑士阁下发现自己又被摆了一道。赤诚是艾默里克最狡猾的地方,并且是正大光明的计谋,使人进退不得,落入他掌控的节奏里头。面对这样坦诚的艾默里克,埃斯蒂尼安又要如何将同样的心意隐藏起来?

  该死的,这绝对是报复。埃斯蒂尼安忿忿地想。

  但埃斯蒂尼安也不是会落下风的人,他不擅长计算,他只擅长破坏。于是他按着艾默里克的后脑勺,来了一个漫长的深吻。

      或者这也在艾默里克预期的结果当中。谁知道呢,去他的预期。


后走图片外链:

https://wx4.sinaimg.cn/mw690/811c8cd5gy1fojcrxz1utj20c329dq55.jpg

评论(21)
热度(54)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