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网剧SCI][瞳耀]耀星(5)

瞳耀黑帮+卧底梗注意

写了自己很喜欢的一章,大噶快来看吧!(喂





  天台的夜风催逼着火光剥开烟卷,再吹散那些燃烧殆尽的心事,仿佛便可以将其销声匿迹,让谁也无法知晓。

  那些灰烬在风的怀抱里旋转着,慌不择路地钻进了另外一个怀抱里。

  熟稔的脚步声让展耀无需回头去确认来人到底是谁,身体本能先放下了警惕。来人从背后伸出手,拿下了展耀衔在唇边的烟,放到了自己的嘴里抽,皱眉共享了同一口秘密。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从小到大,你不开心的时候都喜欢爬到高的地方自己呆着,一猜就猜到了。”

  展耀倦极了去揉自己的眉心,打断了白羽瞳的话:“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别担心,他没事,我用催眠改变了他的脉搏,几分钟后就会恢复了。后续的事情我让阿昆去处理了。”

  “我没担心他。”白羽瞳说。

  展耀愣了愣,就听到他接着说:“虽然我不懂你的手法,但是我相信你有分寸……”

  “我担心的是你。”

  白羽瞳从背后去掰他的肩膀,本来是想让展耀与自己正视,没想到展耀顿时卸下了力气,几乎整个人靠到他怀里去了。白羽瞳早有所料,托着他顺势把手探进西装外套里面,衬衫果然已经被冷汗浸透。

  十二月的冬夜,谁又会无端周身汗湿。

  “我没事。”展耀要强地直起身,但白羽瞳也没有放开扶着他的手,那个力道使他感到安心,以至于不由自主袒露出更直白的部分:

  “……只是有点累了。刚才是非常危险的心理作业,但凡哪一环出错,他就会死在我手上。”

  “何必呢?”

  “死在谁手上,对他来说并不重要。如果我下手的话还能赌一把,我愿意尝试。”

  “但是对你来说很重要。”白羽瞳反手就去握住展耀的手,那只手不如其本人那么擅长掩饰,如今还在止不住细微颤抖。然后展耀如同被强行窥探了内心,十分不快地将手抽走。白羽瞳定睛看着他,声音沉闷的如同一声叹息:“你没必要来趟这浑水。”

  这四年,白羽瞳见过了太多东西。没有电影故事性的美化,这潜藏在城市皮肤下的血管呈现出怎样的病态:苍白中泛出青色与黑色,不停歇地将乌烟瘴气输往城市心脏,再流向四肢百骸。

  狗咬狗,黑吃黑,道义下面是利益剜出的鲜血淋漓。有人被割去舌头,有人被挑断脚筋,有人在缠紧的胶带中逐渐窒息。昨天他砍死了别人,今天他又被别人砍死。在这里,黑与白,生与死的边界模糊得谁都无法看清楚,只好也就麻木了,不去看不去想反而更轻松些。

  他明白当见到什么东西坠落时,去接住的本能会先于衡量它是否应该被摔碎的理性。但他仍然不希望看到展耀亲手去做这样的事情。

  因为白羽瞳比谁都清楚,皮肉在自己手下被洞穿,温热的鲜血喷溅在掌心是什么滋味。

  “你有必要,我就没必要?”展耀硬生生挣脱开白羽瞳的搀扶,冷笑道:“况且也别把我想得那么伟大,我捞到了立威信的机会,倒是挺不赖的。”

  “别那么急,这才来几个月就想……”

  “已经四年五个月了。这算急吗?”展耀平静地直视着他。

  白羽瞳反应了一下才想明白,这是他从警校出来卧底到现在的时间。展耀都记得一清二楚。

  于是白羽瞳在这场对质中再次输得彻彻底底,他确信他是完全拿这个看似温和却一身硬脾气的发小毫无办法,所以首先服了软:“知道了,你之后需要怎么样的配合先跟我说。这破地方我早就不想呆了, 咱们赶紧把资料找出来再一起回去……猫?”

  他察觉到了展耀不自然的抱臂,内侧的掌心在胃部的地方收紧。或许是刚才气急了眼,但更多的是:

  “你没吃饭?”白羽瞳反应了过来。

  “晚上饭没吃成吃了一顿汽油加子弹,然后到现在我有没空你也知道。”展耀没好气地说,倒是一贯的理直气壮。

  “行吧。”白羽瞳注意力顿时被转移,叉起腰一门心思考虑怎么解决自家那位的温饱问题。眼睛一转,似乎便想到了什么:“你在警校的反侦课学得怎么样?”

  “你少小看我,干嘛?”

  “咱们分头走,十分钟后楼下第二个街口见。”
  

  

  他与白羽瞳前后脚离开,当展耀在确认身后没有跟踪者的前提下到达街口的时候,白羽瞳已经提前在那等了。

  白羽瞳斜倚在机车旁百无聊赖地等着,见他来了,轻佻地抛去一个电眼,把头盔丢进展耀的怀里,颇有几分老电影中夜半放纵街头的浪漫。

  “上车。”

  展耀不知道白羽瞳还会开机车。香港的老街纵横交错,大路堵小路杂,满满都是掩不住的平易烟火气。白羽瞳过去的二十年人生里都穿得一身洁白无瑕,要往这滚滚烟尘里撞一遭,怕不是要撞得灰头土脸。

  可现在白羽瞳不穿白了。

  他在冬夜里凉薄里添了件黑色的皮夹克,银质的金属项链在脖子上摇摇晃晃,脸上是入了戏的玩世不恭。

  晃神之间展耀戴好头盔,左脚一蹬翻上了后座,自然而言地搂住白羽瞳的腰。确认展耀坐稳之后,白羽瞳一打火便载着他冲进夜色里头。

  人如潮汐般涨退,退潮后的凌晨街景有种落寞的自由。他们驰骋在空旷的马路上,白羽瞳好几次加速,引擎轰鸣,把机车开出了跑车的架势,在这不夜城的路面上贴地飞行。

  好像只要足够快,两人就能卸下这一身的重担回到少年时刻的夜晚:两人从晚宴里偷溜出来,一边吵闹着分享一个蛋挞,一边听展耀辨认天上的星座。

  回忆暂停在红绿灯前,飙车后两人还未从刺激的心跳中恢复过来,身体都有些飘飘然的酥麻感。展耀打下头盔问白羽瞳:

  “听说过吊桥效应吗?”

  “嗯?”

  午夜的红灯似乎格外漫长,甚至足够展耀简单地开班授课:“吊桥效应讲的是当人处在高空的危桥上,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这个时候会更容易对身边的人产生恋爱的感觉。从心理学上讲,这叫唤醒的错误归因。”

  “所以呢?”白羽瞳听得一头雾水。

  “所以,我合理地怀疑你在泡我。”展耀压不住嘴角狡黠的弧度,绕了一大圈居然讲了个调笑的玩笑话。

  “笑话。”白羽瞳很是不屑的挑眉,在路灯转绿的一刻加速冲出去:

  “我泡你还用得着吊桥效应吗?”

  

  

  穿过狮子山隧道,抛下不眠的港湾,他们从大道又一直驶入了弯弯绕绕的小道,最终停在了一片门牌与老旧电线同样杂乱的老区。

  “这个点的食肆都收档了,去大排档太招摇,不适合我们发展地下情,你上来我家吧,我给你弄点吃的。”

  年久失修的大门被锈渍噬得摇摇欲坠,楼里的灯管忽明忽暗,泛着暧昧的黄,气氛足够演一出粤语残片。展耀跟着白羽瞳走进楼门,挨得太紧,楼道却不容两人通行。他小心翼翼地侧身让过一面贴满了小广告的信箱,勉强让自己昂贵的定制西服幸免于难,却还是不慎撞到了白羽瞳结实的肩膀上。

  展耀对这一派破败感到有些诧异:“我以为你混得差,没想到你混得那么差,西爷就这样待薄你,搞得房子都租不起?“

  “你别担心,我赚的钱养你都够了,账本上都记着呢。我租在这是贪这里够乱,出入方便。”

  展耀随着白羽瞳后脚进了门。白羽瞳依然习惯性的把钥匙放在鞋柜上,径直走入厨房。展耀则短暂的站在玄关,观察着白羽瞳这些时日的住处:

  只需稍一环视室内物什的摆放,屋主在习惯性条理和刻意混乱中自我撕扯的念头便一览无遗。研究心理学的人太过容易窥视到他人的内心,在这个当口展耀不愿意多想,默默地把门带上了。

  “愣着干嘛,坐。”白羽瞳这么招呼着,拉开冰箱门,却顿时陷入了窘境。

  连日的噩梦缠身和精神不振掏空了他打理生活的欲望,白羽瞳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吃了几天的外卖,冰箱里除了一把蔫了吧唧的葱和一枚鸡蛋之外空空如也。

  白羽瞳在尴尬中生出一种蛮勇,气势十足地把那些食材拿出来,继续翻箱倒柜,试图凑合凑合做出一顿像样的夜宵以保存自己的尊严。

  无所事事的展耀脱下西装外套,松开领口的纽扣,晃到厨房研究起冰箱上吸附着的颜色各异的磁贴。

  他瞧了两眼,就拿开了第二排的一个红色的磁铁。白羽瞳一边将鸡蛋磕到碗里,一边用余光瞥展耀,对他迅速领会了自己的思路并不出奇。

  “怎么,你觉得姚老二那里没有追查价值?”

  “对,我催眠过他,他对那个案子毫不知情。咦,这个是……”展耀凝视着那些冰箱贴,有些不解地将指尖点在顶端那枚黑色的冰箱贴:“小白,梳理一下你这边的情况吧,从接到任务开始。”

  白羽瞳把从橱柜旮旯翻出来的面饼泡进水里,同时一心二用地陈述道:“四年前发生那个案子之后,我们急需找到潜伏在洪信的卧底同事,获取案子交易记录的资料。没想到那个卧底的联络员同一时期意外殉职了,没有他的密码警署也调看不到那位卧底的档案。O记(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的伙计只好申请派出另一位卧底,以最短时间混入洪信,找出那名卧底,接手他的资料。”

  “这算个短期任务,但是案情紧急,需要一个有能力快速混入中层的卧底,所以包局直接找到了我。”

  “但是谁也没想到,当我混进洪信,用刑事科暗号找到那位卧底同事的时候,他已经暴露了身份了。他用暗号告诉我资料放在和联络员约定的地点,还没来得及说出是哪里,就当着我的面被他的老大一枪打死了。”

  “我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找到他的约定地点,一个就是自己重新去查这份交易记录。”

  “但是我调查之后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当年涉及这个案子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洪信成员,全部都被灭口了。”

  “于是线索就断了,日子一天天过去,谁也不知道那四十八个人现在还有多少活着。我只知道,还没找到资料的一天,我都走不了。”

  在等锅里的水沸腾的时候,白羽瞳伸手去摘下了第二排仅剩的那枚黄色冰箱贴:“至于西爷,我也查过他,他毫无干系。”

  “那这个是谁?”展耀终于抓住机会,指着顶端那枚黑色的冰箱贴问道。

  “你可能已经听说过了。这个神秘人就是洪信当今的坐馆,全社团除了姚老二和西爷没人见过他。你也知道,洪信现在的话事人看起来有七八个,实际上都分属西爷和姚老二两派势力。这两人互相不对付,却都对这位坐馆十分忠心。我觉得他对当年这个案子可能有所了解,可惜,除非我们爬到二把手的位置,否则要接触他比较难。”

  “三个月。”展耀轻轻地拿起这枚黑色的磁贴,又贴回了远处。

  “啊?”白羽瞳把面条捞出来,有些一头雾水。

  “最多三个月,我会让他主动见我的。到时候,他知道多少就能揭开分晓了。”

  看着展耀胸有成竹的模样,白羽瞳了然地一笑,把面条端到了餐桌上:“哇,那么大口气,行不行啊你?”

  未等展耀不忿地反驳,白羽瞳先下手为强地招呼,打断了展耀蓄力的长篇大论:“好了,先吃点东西吧。”

  巧白也难为无米之炊,实话说白羽瞳此时还是有些忐忑的。他倒是想炫耀一把不凡的厨艺,可惜存货不给面子,到底还只是做了碗清汤鸡蛋面。

  白羽瞳没忘记刚学下厨的时候,展耀是如何将他的成品奚落得一文不值的。虽然展耀一脸嫌弃地吃下去了些以示鼓励,但是那毒舌的点评依然让白羽瞳恨得牙痒痒,只想提着这位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却口味刁钻的发小的后颈扔到窗户外边去。当然,仅止于想而已。

  刚出锅的鸡蛋面蒸腾着热气,面上横卧着一只溏心蛋。白羽瞳择了青葱上还能用的部分,细细切作葱花洒在上边——都是按过去展耀的口味来做的。

  展耀拿起筷子,盯着那碗面。白羽瞳讪笑着搓搓手,正想劝诫他将就一下。没想到展耀忽然下筷,一口接着一口吃了起来。是罕见地狼吞虎咽,甚至失了一贯的斯文。

  白羽瞳惊得眼睛滚圆,非常操心地一迭声道:“喂,有那么饿吗?慢点,慢点,吃太快会伤胃……”

  展耀充耳不闻。

  热汤落入冰冷的胃里,温柔地抚平那些疼痛到蜷缩之处。千百个日夜以来悬在头顶的惶惶然,此时终于消弭,取而代之的一种尘埃落定的安心感,让长期紧绷的神经舒缓下来。一碗面很快就被吃了个底朝天。

  展耀放下碗筷,久久沉默不语,之后抬头去看白羽瞳,轻声说道:

  “小白,我好想你。”

  

  

  白羽瞳愣住了。

  他感到内心有什么坚硬的外壳被敲碎开来,袒露出里面柔软的所在。鲜活的,雀跃着,又酸胀得可以。

  他再也按捺不住自己,从背后抱住了展耀,伸长脖颈去吻他。展耀似乎心有所感,偏过头去坦率地回应了这个吻。

  白羽瞳紧紧地搂着他,按着他后颈吻得来势汹汹。而展耀也回以同样的激烈,凶狠而青涩,试探着咬了咬白羽瞳的唇,又大胆地伸出舌头去舔。对方擒住这猫舔似的软舌,然后得寸进尺地顺势撬开了展耀的嘴唇,去攫取他口中的氧气。

  唇舌纠缠间,彼此也交换了个彻底。

  这是他们第一次接吻,却自然到仿佛已历经过千百回——即便他们上一次在机场分别之时,尚还保持着名义上的朋友、兄弟、竹马关系。

  这些年的空白没有成为他们之间的隔阂,而是摧毁了他们对这份感情的从容。焦虑攥紧了他们,于是不动声色的少年爱意便无处可藏地满溢出来,灼得他们不得不拷问内心,一次又一次地确认自己的心意。

  而对于彼此,只需要再验证这一次就够了。

  厚积薄发,顺理成章。

  在纵情的窒息中,展耀首先推开了白羽瞳。他的胸膛起伏,不住喘息着,耳根红了个彻底,连眼睛里都蒙了一层水色。他眼神闪烁得忽明忽暗,侧头躲开白羽瞳的侵略性视线,像是在努力将某种喷薄的情感压抑回胸腔里。

  而白羽瞳的目光极具压迫感地钉在展耀身上,似乎能洞穿他隐忍维持的体面,直视到汹涌的内心。

  “我该走了。”几度深呼吸后,展耀突兀地起身就要往外走。

  “拿外套,注意安全。”白羽瞳对此似乎并不意外。

  展耀这才折返拿起外套,而后几乎是落荒而逃,关门的声音在午夜里如同惊雷。

  出租屋又回归了往日的寂静,但又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白羽瞳舔了舔自己嘴唇,似乎在回味那个尚有余温的热吻。自再遇见展耀以来连日缠身的诛心梦魇,都在此刻释然。他把手按在自己的胸口,感觉肋骨酸软着,同时又清楚知道自己身披着怎样的铠甲。

  仿佛可以无所不能。

  

——TBC——



上一章大家希望的剧情都会有的,只是还没到时候

且让年轻人谈一谈恋爱吧

这章是构想中没有的意外产物,爆了5k字,写得好开心!

  
  
    

  

  

评论(39)
热度(183)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