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网剧SCI][瞳耀]耀星(6)

瞳耀黑帮+卧底梗注意

猜一下两位阿SIR在VIP房的水疗池里干了什么?

是的就是你们想的那个


  早高峰一如既往地漫长而壮观。被苛刻时间观念支配的劳碌人们一刻都不敢停下脚步,仿佛放慢步速也是一种亏损,只好勉强提起精神压榨自己的体力,在地铁月台、人行天桥、红绿灯口汇聚又散开,马不停蹄地奔向各自的目的地。

  白羽瞳双手插在口袋,信步走在在匆忙的人潮里,显得格外扎眼。

  大清晨他就被一条短信从被窝里拉扯了出来。里头的乱码将他指引到车站,为搭乘一辆特定的九巴。

  此时正值早高峰末尾,余威犹在,他混在一群买菜的师奶和上班族中间挤上了九巴。他在巴士的一层左顾右盼,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目标。

  越过摇晃的人群,他走到那个体态臃肿一头卷发的中年男人的座位旁边,伸长手握着栏杆,眼神漫不经心地抛出窗外。

  很快,下一站到站,男人起身,白羽瞳顺势坐下。在身形交错的瞬间,白羽瞳将一个巴掌大的袖珍笔记本塞到了那个中年人的裤袋里。男人仿佛毫无感觉,自顾自地就下车去了。

  早上的工作就此收工。白羽瞳在本想回去睡个回笼觉,转念一想又掏出新手机,给某人发了条短信。

  没过多久,回复的短信在文字框里跳出简短几个字。

  看到回复的内容,白羽瞳很是满意地收起手机,在九巴停靠下一个巴士站的时也起身下车。这辆101号九巴从不关心自己搭载过哪些往来的乘客,关闭车门后,自顾自地从红磡穿越拥挤的马路驶向中环。

  

  

  中环繁华地段寸土寸金,这家私人会所在皇后大道的商厦中包下了三层用作经营,不可谓不阔绰。其装潢极简又冷淡,采用会员预约制,大有将寻常人拒之门外的意思。实际上这也只是一种营销手段,正中了某些消费群体的下怀。

  而光鲜的场所背面,是洪信所笼罩下来的阴影。

  会所的某个VIP水疗室。里面是被设计过的昏暗灯光,若有似无的香氛里充满着令人放松的暗示。展耀独自浸在池子里,感受水波按特定的规律在身体上轻柔地按摩着,产生出漂浮的错觉。

  比起无目的休憩,天赋的大脑更倾向于在这样的松弛感中进入了冥想状态,严谨地梳理着近期接受的信息。

  这时候,有人推开淋浴间的门走了进来。他用浴巾围着腰下,上半身裸露出的肌肉线条完美得光是存在已经近乎炫耀。

   白羽瞳摘下浴巾泡进水疗池里,坐到了展耀身边:“一大早这么有闲情逸致?”

  “我很忙的。”展耀把毛巾蒙到脸上,仿佛在实力拒绝与对方互动,身体却不由自主往他身边挨近了些。声音在冰巾下传来有些瓮声瓮气:“我下午要去深水埗办事,晚上还另外有交易,最近太多事情了。”

  “忙呢,也是正常的,谁叫你最近是洪信的大红人呢。”白羽瞳随手搭在展耀的肩膀上,发热的皮肤蒸腾着温暖的湿气贴到了一起,显得格外亲昵:“你的事情我可都听说了,敢正面跟西爷叫板,风头挺劲的啊。”

  说着他作出嚣张的表情,即兴地模仿展耀的语气来了一段:“我未经允许动了你的人?抱歉,我还以为从揭穿他是内鬼那刻起,他已经不是你的人了。”

  展耀侧身避开白羽瞳的非礼,随手把冰巾甩到他脸上:“我当时可没有你这么讨人憎。”

  被糊了一脸白羽瞳顺势摘下毛巾蘸水擦身:“计划之中?”

  “计划之中。”

  白羽瞳勾起嘴角,反手轻拍对方的胸膛:“不过真有你的,帮我把走漏风声的事都赖到那个丧辉身上,解决了大麻烦不说,生意也打理得有声有色,看来三个月不是开玩笑。”

  “那当然。”展耀眉头都没有跳一下,理所应当地把这恭维照单全收:“之后我会把几大社团的关系搞乱,给你打掩护。不过你最近还是要小心行事,如果不是大茶饭就别报上去了,姚老二生性多疑,你的危险还没有解除。”

  展耀的语气状若轻描淡写,所说所做却是不一般的体贴,白羽瞳仰头拼命忍住嘴角的暗喜,最后咳嗽了两声才压抑住,成功换来展耀一脸“你是不是傻的”的诧异。

  “对了,包局那边给你什么任务了吗,要不要我帮忙?”白羽瞳强行转移话题,试图挽救自己的没出息。

  “包局不是我的联络人,你不用操心这件事。”

  “噢。”白羽瞳一时若有所思,不过马上想到了更重要的事情:“你没事要我帮忙,但我有事找你帮忙。”

  “说。”

  “耀少——”白羽瞳刻意拖长嗓音:“我要申请调职,把我过档到你手下吧。”

  展耀头也没抬:“那你自己找西爷说去吧。”

  白羽瞳瞪大眼睛哗啦地就从水里坐起身来:“哇,我当你是兄弟,你想我死啊!”

  “好了,说正经的。为什么这么突然?”展耀也跟着坐了起来,终于舍得赠一个眼尾余光去望他。

  “你最近这么三番四次对西爷煽风点火,我担心你的安全。”

  “既然是我安排的玩火,我也会安排人贴身保护我的。”

  白羽瞳忽然收敛了所有玩笑的神色,极认真地去看展耀的眼睛,平静又毋庸置疑:

  “其他任何人保护你我都不放心。”

  在这样的目光里展耀随即便败下阵来,语气软化:“让我想想怎么安排吧。”

  “好,不急。”白羽瞳才满意地点点头,抱着手臂又开口道:“另外,还有一个事需要跟你确认一下的。”

  “嗯?”

  “你身边跟着的那个阿昆,是什么名堂?”白羽瞳终于伺机问到这个问题。话说出口时候他有些牙齿发酸,为自己的假公济私有些许心虚。但这个问题关乎展耀的安全,理由同样十分充分,大可与那幼稚的醋意毫无关联。

  展耀笑笑,便也顺势忽略白羽瞳话里隐秘的小情绪:“他不是卧底,但是可以信任。”

  “不是卧底?”白羽瞳不自觉地以疑问的语气重复着他的话,将这几个字咀嚼开来。

  “嗯。”听出了白羽瞳的困惑,展耀落落大方地和盘托出:“说来也很巧合。我从中一开始用奖学金资助了一个五岁的贫困小孩,而且每年都会与他见一次面。但在我念到预科班那年,他忽然人间蒸发了。直到我摸进洪信与他再遇,才知道当年他父母欠下了一屁股的赌债,拿他抵债了。”

  他声音渐弱,似是有些不忍,顿了顿才继续说:“所以我了解他的为人,他信得过。”

  “唔,你确认可靠就行。”白羽瞳点头,想了想又提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那以后他打算怎么办?”

  “这个问题我问过他的。他说他会帮我,但是以后不会走……虽然我自居前辈,但他的人生,我也没法帮他做决定。”展耀垂下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白羽瞳的本能里大约藏了一把解读展耀细微情绪的钥匙。察觉到他的低落,白羽瞳作出轻松的姿态拍拍他肩膀,将其上那些沉重的阴霾轻轻拂下肩头:“好了,眼下的事情比较重要,总之你最近小心点吧。”

  暖意从对方的掌心流向自己的肩膊,展耀缓缓吐出一口气后便调整好了情绪:“好,你也是。”

  语罢他们对视一眼,交换了彼此的笃定。

  

  

  休息时间结束,两人重新拧紧了发条,回到自己应当扮演的角色上。这场戏还有很长,一刻都不允许懈怠。

  展耀先一步离开了,白羽瞳后脚出来,在氤氲着热气的更衣室里取出衣物穿上。他随手将手机放进胸前的口袋,在心里琢磨接下来的行程:西爷最近都不见有什么大动作,他也曾厚着脸皮去找事做,却尽揽回来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越是如此便越是需要警惕,他思前想后,决定去西爷的场子晃一圈,看看有什么收获。

  没想到真的让他撞上了。

  这是西爷管辖下第二大的一个场子,走高消费潮玩法路线的夜店,里面花样繁多,主要都是些玩得起年轻人在里面蒲。同时,这也是洪信最大的粉档之一。只要你是这里的会员,出得起钱,各种经典或者新式的毒///品都能体贴地以不同方式送到你的手上,让你尽情度过一个狂欢的夜晚。

  夜店,顾名思义只会在夜晚对你展示它的野性。白天这场子并不对外营业,只有寥寥的几人在打理,另外供洪信的弟兄们落脚作一些聊胜于无的消遣。

  白羽瞳歪坐在吧台上,跟打点的同僚要来一杯酒,有一口没一口地啜饮着。表面上撑在吧台上玩着手机,实际上他正全神贯注地倾听身后的动静。不远处的小方桌卡座里,有人在对着手机,你来我往地聊着语音消息:

  “我丢,深水埗大塞车,走都走不动。”

  “不是吧,我现在准备要过去啊。“

  “我就劝你等下再走啦,塞死你!”

  “要做事啊大佬,你以为是叫鸡还能挑时间!”

  骂骂咧咧之间,有个男人朝他喂了一声,配以眼神示意。讲语音的人立刻收起手机,忙不迭地将手边的酒一饮而尽,跟上了对方离开的脚步。

  聊语音的人白羽瞳不熟,但招呼的人却称得上是白羽瞳的老熟人。这人叫AK,同为西爷手下的左臂右膀,平时人倒是和和气气的好说话,白羽瞳在洪信里素来八面玲珑同谁都吃得开,与AK自然也能有两句话讲。

  直觉是白羽瞳的一大底牌,他也习惯放任自己去跟随这种没有理由的指引。漫不经心地摇晃着酒杯里的冰块,等两人走后,白羽瞳搁下酒杯,开始悄无声息地跟在他们背后。

  他们走得颇为谨慎,但那点警惕在白羽瞳面前还远不够看。只见他们从夜店的后门出去,穿进了一条隐蔽的后巷,巷口停了一辆敞着车门的黑色小面包车。

  两人上了车,但车没关门,似乎还在等人。

  白羽瞳眼神足够毒辣,一打眼扫过去便看出了车里除了他们两人之外,其他一律是陌生的面孔——不是洪信的人,即使是也绝对排不上号那种。

  他心知对方的举动并不寻常,迅速将这件事的细节始末在脑子里梳理了一遍,试图揣摩出他们的意图。当意识回顾到某个词汇时,那个熟悉的地名骤然在脑海中被重点放大。

  深水埗。

  两段说辞交叠在这三个字上。白羽瞳当然没有忘记展耀告诉他下午会去深水埗办事,闪念过后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谨慎如白羽瞳自然是不会相信巧合,更别提是这样别有用心的人员配置。

  他心脏狂跳,急匆匆地拨展耀的电话号码。不料电话那边却一直没人接听,等待的机械提示音一声又一声,毫无起伏地在耳边折磨着他的神经。

  虽说展耀身边不是没有人,但是白羽瞳没由来地不安,掌心里全是汗,几乎握不住手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挂断了不知道第几个电话,他不抱希望地发了条文字消息过去,消息提示框旁一直显示着未读状态。

  此时,不远处传来动静,是有人在上车。似乎是他们等的最后一个人到了。

  白羽瞳深呼吸一口气,心下迅速作出判断决定。他快步奔向巷口,努力让自己的步伐显得不那么地匆忙:“等等!”

  这话横亘在即将关上的车门间,卡住了它闭合的轨道。车门在中间停了一下,才重新被打开,露出了AK警惕的目光。他狐疑地上下打量着白羽瞳,语气显然有些不善:

  “干什么。”

  “AK哥。”白羽瞳的嬉皮笑脸中带了几分谄媚,未等对方首肯便挤上了车,全然不顾对方充满敌意地哎了好几声:“AK哥,捞大茶饭都不算上我?不够义气啊。”

  这话并没有缓解现场尴尬的气氛,AK的小弟把手放在车门上,完全没有要关门的意思。

  “小白,这事儿跟你没关系,你回去休息吧。”AK语气有些僵硬,但是依然在好言相劝。

  “大家都是西爷的手下,我做得了事,也保证不抢大佬风头。”白羽瞳话锋一转,低下声去:“我知道西爷最近在看人,AK哥给个出头机会呗?”

  AK与他僵持片刻,警惕地四下张望,然后才松了口,挥手让马仔把车门关上。

  

  

  午高峰时期路不好走,车子走走停停,堵在车流里进退不得。

  司机显然耐性不佳,被这拥堵的路况折磨得十分烦躁。他透过后视镜上摇摇晃晃的佛像挂坠去看前面的车龙,却没有沾到半点禅意,手下暴躁地猛按喇叭。

  这连声的巨响无差别地攻击着车子内外,AK忍不下去发声让他安静,司机这才停了手,改在方向盘上有一下每一下地叩击着。

  这个小插曲打破了车里的沉闷。AK开始给车里人发水,白羽瞳讨好地接过水,拧开瓶盖豪气地灌下,一揩唇角装作随口问道:

  “哎,AK哥,等下要我们干点什么?”

  “等下你就知道了。”

  白羽瞳自讨没趣,也没再追问。他将矿泉水瓶摆到一边,取出手机去查看简讯界面,方才发给展耀的消息依然是未读状态。

  他开始不动声色地盘算,待会要怎么斡旋在这群打手和展耀中间,才能不露马脚又保证展耀不受伤。最好那个阿昆是有真材实料,自己帮着划水一波便扛得下这波偷袭。而最坏的打算……

  也只能见机行事了。

  堵车的时候似乎格外容易晕车。白羽瞳看着前面密不透风的车墙,忽然感到视线有些恍惚。

  但很快他意识到不是晕车那么简单。

  眼前的视线越发的模糊,察觉到不对劲的瞬间他用力地咬住舌尖,强迫自己保持清醒,但依然难以阻挡色彩从眼睛里抽离、力气从身体里消失。耳畔有轻微的轰鸣,白噪音替代了那些清晰的声响,车辆的晃动被成千倍地方大在眼前,叫全世界都天旋地转。

  仅有的意识令他明白了所有。他又惊又怒,用最后的力气瞪向AK,视野最后的残像看见AK的嘴巴一张一合,他在对自己说:

  “知道得太多不是好事。我当你是兄弟才这样做的,睡一下吧。”

  终于难挡强烈的睡意,白羽瞳失去意识昏迷过去。

  

——TBC——

在浪漫的水疗池里双人共浴当然是要讨论案情啦.jpg

评论(29)
热度(120)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