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网剧SCI][瞳耀]耀星(7)

我来更新了,猛虎落地致歉

让小白昏了二十多天(?)是我的锅!(小白枪击警告.jpg

之后会恢复更新频率的

然后是这章似乎终于写到大家比较期待的剧情惹


  07

  皮鞋硬跟踩在水泥地板上发出响动,声音回荡在狭窄的居民楼走廊里,显得格外突兀。

  展耀刚从一场势均力敌的博弈中抽身,高风险同样带给了他高回报,利益暗涌的牌局得以重新洗牌,他作为洪信的代言人,这仗打得着实漂亮。但如走钢索的感觉令人疲惫,他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份战利品,便匆匆地走出破旧的居民楼,钻到灰色的天幕下,想尽快回去稍作歇息。

  迎面便遇上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把方才谈判中还意气风发的展耀打了个措手不及。

  展耀的身体仿佛是一个缺少某些功能的精密仪器,可以高效的运作,却在某些方面笨拙得出奇。他手忙脚乱地躲到另一边的屋檐下,刚放松下来的心里有些空落落的,也不知道是想起了谁。他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叫司机过来接自己。

  仿佛读心似得,解锁手机的瞬间,心想的名字连带着一长串未接来电在屏幕上弹出。

  稀薄的雨幕中,炸响了一个惊雷。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的小面包车急速驶向前来,携着十足的胁迫性质冲着他的方向猛撞过来,在湿漉漉的地面发出了巨大的刹车声,最终急停在台阶下。

  展耀眉头一跳,高速运作的大脑立即将当下的状况解码了个七八分。他慢慢地退后,贴到身后冰冷的墙壁上,手一面伸进西装的内衬,按在暗袋上。

  紧接着一群陌生面孔的男人手持棍棒从车上鱼贯而出,将他包围起来。他们身后有两个蒙着脸的男人,远远站在边上,空手抱臂冷眼看着,似乎在监督这里的剧本是否在顺利进行。

  面对如此压迫感,展耀心怀最后的侥幸,冷静地用余光四处张望,可惜此片即将拆迁的居民楼过于僻静,并没有什么救星能从天而降。

  几个男人相视一眼相互点了个头,大概确认了目标,紧接着便挥舞着棍棒欺身上前。

  这时候展耀猛地抽出暗袋里的小型电棍,推开开关按在为首人的脖子上,那人身体顿时猛烈抽搐起来,没几秒钟后就松开棍子两眼翻白倒了下去。

  骤然的反击将几个打手震慑了几秒,但随后激起的是更大的怒意,让他们猛地扑上前来。展耀不死心地还想故技重施,伸出的手却被抓住往下狠狠一拽,电棍脱手,砸到了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展耀只来得及一脚将电棍踢进雨幕里以免被反制,下一秒就被重重的一棍砸到了背脊上。

  他毫无防备之下吃痛惨叫出声,跌到了地上去。仅余的力气让他挣扎着护着自己头部,把胸腹要害面向墙侧,蜷着起身子接受落在身上的拳脚棍棒,希望能勉力支撑多一会儿。疼痛的触感接踵而至,鞭笞在神经上。他提着一口气不敢松下,声声沉重的痛呼变成闷哼,被咬紧在牙关内。

  意外的是,刚挨了重重的几脚,展耀就感觉围在身边的人停下动作。只听见不远处作壁上观的人威胁似的低吼:

  “喂你要干什么?!”

  他茫然地放松开蜷缩的身体,抬眼去看,模糊中看见一个踉跄的身影直往这边撞过来,冲散了身边紧围着的一众打手。来者一个回身踢,就将最近的一名打手当胸一脚直踹到台阶下面去。

  如有神降。

  

  

  惨叫声把白羽瞳从昏沉的黑暗中硬生生撕扯回现实,他猛地睁开眼。

  不好!

  阵阵潮汐似翻涌的睡意蚕食着他的清醒,令他眼皮虚弱到颤抖。白羽瞳硬撑着起来,凭着意志与残存的药效负隅顽抗。那声痛苦的呼喊不断在脑海中千万倍放大,震耳发聩,时刻提醒他不能就此睡去。

  终于他连滚带爬从车子跌撞下来,那蜷在地上的身影叫他心惊肉跳,更是清醒了几分,凭着满腔怒气冲向前去迎战。

  身体依然不听使唤似的虚浮,好在打斗的招式已经刻印在本能里。他力求速战速决,否则便要露短,出手得更为狠毒利落,绝无多余的一招半式。

  打手们有些茫然,明明方才还与白羽瞳共处一车堵了几个小时过来,他被AK药倒后现在又莫名来战,搞得他们都对当下的状况心存困惑。

  趁着他们愣神之际,白羽瞳快速出手,借着战斗的本能出拳再放倒了一人。他迟钝的身体堪堪躲过紧接着的反击,另外冲上的人又猛地被躺在地上的展耀一脚扫向下盘,立即向前扑倒,白羽瞳补上一脚,那人便撞到墙上失去战力。

  展耀的助攻弥补了他反应不及的地方,两人仗着无间默契,竟真在一眨眼功夫拳脚起落放倒了这群人,打了他们个措手不及。

  当最后一个打手倒下的时候,白羽瞳一直咬着的下唇已经沁出血来。他胸膛剧烈起伏喘着粗气,用拇指揩去唇上的血迹,在嘴角上蹭出延伸的一条红痕。

  白羽瞳伸出手,想将展耀拉起来:“你没事吧?”

  看出了白羽瞳的不对劲,展耀皱起眉几乎忘了背上火辣辣的疼:“我没事,你……”

  余光瞥见白羽瞳背后一闪而过的寒光,展耀只来得及大喊:“小心!”

  白羽瞳反应慢了半拍地回过身去,下意识用身体护着展耀,便被一张西瓜刀劈砍在上挡的手臂上。

  疼痛让他一个激灵地彻底从药效中清醒过来,他怒吼一声将面前这人过肩摔到身后,却顾此失彼,胸膛张开空当被闪现的另一张刀重重砍下。他条件反射伸出的手向前抓去,却只将对方的面巾扯下来,下秒便被当胸这一刀的冲劲砍得向后跌去倒地。

  “白羽瞳!!!”

  一声近乎凄厉的叫喊割破了灰霾的天空。

  展耀眼睁睁看着白羽瞳重重地跌在自己面前,大脑内的嗡鸣声陡然炸开,如同塌方的山石,砂土飞溅着下落,掩埋周遭声响与色彩。

  隐匿在内心的创伤感与这一刻产生了巨大的共鸣,将他拖入黑暗中,一格一格缓慢地重温那些过期的噩梦:

  
  “他现在伤得很重……”
  

  “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还不可以死。”

  

  经年隐秘的不可告人的结痂伤疤此时被粗暴地揭开,鲜血淋漓,恐惧从红与黑的伤口里渗透而出,提醒着展耀,曾有如何亲密的存在从自己的身体被割舍出去。

  梦魇中的惶恐此时再一次被骤然唤醒,愈演愈烈,最终变成失控的恨意,支配了他的本能。

  不可以。

  不可以。

  绝不可以再……

  展耀无声地过呼吸着,发红的眼一点点冷下去,将薄刃似的锋利眼神剜向那位施暴者。而施暴者毫无所觉,仍拖着滴血的刀,似乎要沿着那伤口一寸寸再穿刺下去,直插要害。

  “是你自己找死的。”AK缓慢地踱步过去,踩着白羽瞳的手臂,举起刀想要往下补上一记劈砍。

  谁知一直躺在地上看似毫无威胁性的展耀骤然暴起,一把推开AK。AK向后踉跄,未来得及惊怒,展耀便在他耳边打了一个响指。

  西瓜刀应声砸落在地。

  此时展耀的眼里已然无喜无悲,只有神一般居高临下审判的姿态,吐露的字句机械得不似人类:

  “你看看我是谁。”

  AK浑身松软,眼珠子迟钝地转来,来仰望这审判者。

  “你,看,看,我,是。谁。”

  展耀一字一顿温声软语道,细长白净的手掐着AK的脖颈,将他按到那面自己方才作为庇护所的墙壁上,用尽气力缓慢收紧,将氧气从AK的身体里清除出去。

  受制的人乖顺地任由他掐住脖子不知反抗,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响,双眼翻白。

  

  “展耀。”

  “展耀?!”

  

  白羽瞳缓了好一会儿才从胸口的剧痛中找回自己的意识。他硬撑着爬起来,却见到超脱事态发展的一幕惊心动魄。

  他忍不住惊呼出展耀的名字,对方却充耳不闻,仍在兀自收紧骨节分明的指掌,青筋暴起。

  “展耀,放手!”白羽瞳见展耀没有反应,冲上去着急上火便想去掰开他的手,没想到居然纹丝不动。白羽瞳惊得骂了声见鬼,药效刚过的他居然一时没有强行掰开的手劲。

  AK的面色已经泛出憋气的青紫色,眼见在窒息死亡的边缘徘徊。

  情急之下,白羽瞳咬着牙关忍痛一使巧力,卸了展耀手腕的关节,强行从深渊的怀抱将他抢回人世。

  展耀闷哼一声,脱臼的疼痛让红眼眶里蓄着的眼泪跌落下来。他松开手踉跄半步,脱力向后倒进白羽瞳的怀抱里,大口大口地呼吸。

  “别怕,是我。”

  他这才听见了白羽瞳的声音,呆滞着缓慢抬头看去。然后忽然想起来什么似得,展耀触电般浑身一颤,拽着白羽瞳就要往外走。他怔怔地不住掉泪,语气是少有的慌乱:

  “羽瞳,羽瞳你坚持一下,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

  白羽瞳听到这话鼻头一酸,把他紧紧抱进怀里,哽咽着轻声哄道:

  “乖,没事了,我没事,你看。”

  他讨好地摸索着胸前被划开的拉链口袋,从里面拿出一个屏幕破碎的手机。那足以将人开膛破肚的一刀几乎将手机劈砍成两半,此时拎在手上摇摇欲坠:

  “他那刀正好砍我手机上了,所以我一点事都没有。你老骂我祸害,祸害遗千年呢。”

  展耀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不可置信地伸出手想去查看,却又不敢碰触,手僵硬地悬在半空。白羽瞳看出他所想,便大方地拉开胸前的衣服展示给他看。

  那砍刀劈到手机上后滑开,割破了厚厚的冬装运动衣,在白羽瞳胸前留下一道极细的血痕。

  “真的没事?”展耀仍有些不敢相信这生死攸关的运气,语气轻得像是唯恐惊醒这虚惊一场的美梦。

  “有事。”白羽瞳这才按着胸口咧开嘴,做出疼痛的样子:“王八蛋下手够狠的,差点给我肋骨撞断。”

  这么一动,就有温热的液体流淌下来。展耀的手一直扶在白羽瞳的手臂上,忽然觉得掌心里黏腻一片,抬手去看才发现都是血。他这才想起来白羽瞳手臂上还被砍了一刀,刚落定的心脏又被揪起来:

  “这个要赶紧处理一下,我们走。”

  “好。”

  这一番波折后两人终于稍微恢复如常,沿袭一贯非常人的雷厉风行执行力。白羽瞳找到刚才开车的人,从他兜里摸出车钥匙。而展耀则单手拿出手机,为地上横七竖八毫无回手之力的打手们拍了一张照片,准备回传给姚老二。

  最后他又给AK与他那名手下单独拍了一张,他面无表情,紧绷的眼角却泄露出隐忍的恨意。

  白羽瞳拉住展耀及时打断了他的情绪:“好了,走吧。”
  

  

  

  回到车上,两人先对彼此身上的伤略作处理。展耀用撕下来的衣服布料把白羽瞳的刀伤先行包扎止血,而白羽瞳则将他脱臼的手腕接了回去。

  白羽瞳自小保护欲过剩护短得要紧,常人都难以近身,更遑论亲手伤了展耀,此时捧着他红肿的手腕一时比自己掉块肉还心疼。展耀嫌他婆妈,不自然地把手抽回去:

  “你手也还伤着,还能开车吗?”

  “没事,我的车技你还信不过?”心知这是对方别扭的关心,白羽瞳也不挑破。他发动车子,打着方向盘腾挪位置,缓缓驶离这片僻静的居民区。

  两人方才情绪大起大落,沉默下来后罕有地有些尴尬。展耀阴沉地望向车窗外,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白羽瞳便没话找话活跃起气氛来:

  “喂,你刚才有够神的。”他讪讪道:“那招对谁都行吗?那我平时还给你操什么心呐。”

  这话半开玩笑半探究,展耀却很严肃地解释了起来:“没有那么神奇,催眠又不是巫术。我只是提前对西爷所有直属手下都下过心理暗示,有备无患。这种延时催眠可以用一个指令动作来发动,就看起来很像瞬间催眠,但其实不是。”

  “哦这样。”白羽瞳不自觉地点点头,然后又想起来什么,提高了音量:“对了,你今天怎么会一个人?你那个手下呢?”

  “阿昆他……”展耀忽然喉头干涩,闭上眼睛:“他今天十九岁生日,我办完事就让他先走了。本来,司机接我回堂口之后也没有需要到他的时候。”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草率的小决定会差点害死白羽瞳。

  展耀被自我愧疚折磨得患得患失,而白羽瞳那边却在念及之前的担忧。两人忧心忡忡各怀心思,沉默地对峙了片刻,白羽瞳问道:

  “现在怎么样,是去医院还是回堂口?”

  思忖片刻后,展耀忽然斩钉截铁道:

  “回堂口。”

——TBC——

大噶可以尽情猜下下一章会是什么

这次真的是你们想的那个了(。

评论(16)
热度(78)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