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全职][伞修]H村双熊传

[2014.5.29]

乡村熊孩子梗。我似乎,找到了枪与战法的最终奥义呢。【并不是 那啥, 男神生日快乐!_(:з」∠)_




  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月,下边是一条清澈的溪流,其间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手捏一柄钢叉,向一条鱼用力的刺去。那鱼却一扭身子,反从他的胯下逃走了。


  谁知就在这时,少年的手腕灵活地一抖,使出了一记龙抬头!扭头,叼中!


  那本该逃掉的鱼可怜地被他的钢叉刺中,犹在做垂死挣扎。毫无疑问的,这一高难度的动作,便是龙抬头操作。这神秘的少年到底是谁?此时很多人心里应该已经有了答案——


  “叶修,又在摸鱼啊。”苏沐秋懒洋洋撩起裤腿,淌过溪水走到叶修身边。


  “不摸你哪有得吃……啧,摸多了。”叶修把鱼收进筐里,点了点今天的收获,这才顾得上扭头看苏沐秋:“倒是你,你打到了么今天?”


  “那还用说!”苏沐秋得意洋洋地抬起了拎在手上的猎物,晃了晃:“我有失手过吗?”


  说话间,两人并肩走上了岸。叶修拿出几条鱼,随手抛给一旁眼巴巴地看着他们的小伙伴。那几个孩子慌忙地接住了,欢天喜地地生火烤鱼去了。


  有人在生火,有人拾柴枝来添,有人处理鱼,大家都忙活了起来。只有一个没事干,凑到了叶修他们身边:“老大,接下来准备去哪儿啊,有没有啥关照呀?”


  “这是秘密,问那么多小心我把你手上的‘灭世’给没收掉!”苏沐秋瞥了他一眼,那孩子立刻就缩了回去。


  苏沐秋和叶修两人凭借着一身的本领的过人的领导才华,成为了村子里不折不扣的孩子王。苏沐秋还会自制一些像武器一样的小玩意,取了些霸气的名字,分发给其他小伙伴,这更使得他俩地位超凡。


  不过那些小武器大多只是样子好看,没什么实际杀伤力。而真正有杀伤力的是苏沐秋和叶修手上的两把武器——


  弹弓“左轮”和钢叉“却邪”。


  这两把神器上能打鸟,下能叉鱼,总之是山里的小型飞禽走兽见着都得倒霉。再加上两人也晓得不少捕猎的小陷阱,他们家的小日子倒是过得挺滋润,伙食好到时常有来蹭食的。


  “对了,接下来干什么啊,神神秘秘的刚才?”走远了一段之后,叶修才问苏沐秋。


  “沐橙说想吃甘蔗了,你懂的。”苏沐秋笑眯眯地看着叶修。


  “甘蔗啊……村里貌似只有陶轩有种甘蔗地吧。”


  “嗯,没错。”


  “等等,”叶修才发现什么不对:“陶轩家的地可不好偷啊。”

   

  “你行的,我看好你啊少年!”苏沐秋重重地拍了拍叶修的肩膀。


  “喂……”叶修有些无奈。不过他略一思索,似乎想到了什么点子,于是又笑了:“哎,这次也只能哥出马了……跟上吧。”


  


  


  


  两人猥琐地蹲在甘蔗地里头,小心翼翼地透过枝叶间观察坐在另一头看守的陶轩。


  “蹲坑呢这是……脚都麻了。”苏沐秋小声地抱怨着。


  “嗯,姿势挺标准的你。”叶修随意地看了他一眼,嘲讽道。


  “……你!”


  苏沐秋正欲发作,却被叶修按住了:“嘘!小声点!”


  这时陶轩那边似乎有看过来的样子,吓得两人脑袋一缩,肾上腺激素狂飙,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个。所幸的是,陶轩似乎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大概只是随意的一瞥,只一眼,视线又转到别处去了。他提起凳子边的一壶凉白开,灌了一口,手上的大蒲扇摇得呼呼作响。


  两人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才发现自己已经满头大汗了。不像陶轩那边的凉快,他们躲在甘蔗地里,本就不如外面通风。加上刚刚又高度戒备了一下,此时两个人的汗衫都湿透了。


  “好热……喂,阿修,这是要等什么啊,为什么还不动手?”苏沐秋捏着上衣晃动给自己扇风。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叶修看起来自信满满。


  “啥玩意?”苏沐秋大惑不解。


  “这是战术。哎算了,给你解释你也理解不了的,跟着我干就好。”


  看着叶修故弄玄虚的样子,苏沐秋有些来气,但为了他们偷甘蔗的大业,苏沐秋还是咬牙忍了,待会儿再跟他算账。虽然待会儿记不记得有这回事就不一定了。


  “喂别跑神,注意了!”就在苏沐秋暗下决定的时候,叶修推了一把苏沐秋。


  忽然,一阵大风吹起。这是夏夜常见的风,猛烈,时间不长,却足够安抚被燥热的折磨的人们。


  同时也正是他们的东风。


  就在陶轩闭眼享受这清凉的时候,叶修借着这“哗啦啦”响作一片的叶涛声做掩护,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拢起数棵甘蔗,用手上事先准备好的绳子将其扎起来。


  苏沐秋顿时会意,也不得不叹服。


  甘蔗取了下部,上头肯定会倒,这样动静太大,有人看守的话是一定会被发现的。而叶修借着这风吹叶动的声响,将几棵甘蔗捆起来,然后取其中一两棵的下部,这样失去下段的甘蔗被其他甘蔗固定着,也不会倒下。


  赞叹归赞叹,苏沐秋却也没有耽误了手上的功夫。不等叶修开口,苏沐秋就取出了工具,开始把其中甘蔗的下段弄出来。把绳扎死,取出甘蔗,这两样工作同时进行着。这边是所谓的默契。


  叶修扎绳的高度很巧妙,最终苏沐秋取了两根颇长的甘蔗出来。


  胜利品到手,两人相视一笑。


  “撤。”苏沐秋做了个手势,两人就开始猫着腰钻出甘蔗地。风声渐息,没有了掩护,他们必须更加小心。


  好不容易挪了出来,两人一时都松懈了下来。这时他们只要尽快离开就可以了。


  可惜,还没高兴过三秒,叶修迈步一脚滑,踉跄了好几步,带着地上的枯枝碎石发出了不小的声响。


  叶修刚站稳,就听到那头有人喊了一声,正是陶轩的声音:“谁在那里!”


  两人听到这一声喝都僵住了。叶修手上的“赃物”也放不进口袋,被发现了只有死路一条。而问题是,现在是要就近找个地方藏起来,赌陶轩找不到,还是直接跑?


  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答案就出来了——


  跑!


  他们一直那么紧张不是没有道理的。陶轩不仅看得严,而且对这些事计较的很。和村里那个种西瓜的老好人吴雪峰不同,曾有孩子偷甘蔗被陶轩发现了,直接就给扭送到村长那里了。苏沐秋和叶修知道被抓到绝对会很麻烦,所以都不敢赌这危险的概率。


  于是这两个少年便撒丫子开逃了。


  他们奔跑在希望的田野上,挥洒着青春的汗水。那矫健的身姿,像极了村口李大妈养的土狗“大黄”。


  不知道跑了多久,确定自己已经拉开了距离,他们才敢回头。一看,才发现后面陶轩的身影已经不见了。这个时候黑灯瞎火,距离又远,陶轩大概是认不出来这两人的。念及此,苏沐秋和叶修都停下狂奔的脚步,喘着粗气,互相搀扶着慢慢地往家里走去。


  


  


  


  看到自家门前的灯火时,两人都精神一振,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向家门口。


  不料,才刚走近家门,他们就听到一个声音把他们喝住了:


  “小兔崽子,那么晚了干啥呢?喘得跟拖拉机似的……又干啥偷鸡摸狗的事去了?”不知道这倒的是什么霉,他们和出来倒垃圾的邻居大爷撞了个正着。那大爷横眉,明显语气不善。


  手拎赃物的叶修正好处在背光处,他不动声色地把东西藏到了身后。而苏沐秋巧妙站位自然地吧叶修挡在身后,朝大爷笑得一脸纯良:“屋里热乎,这不出去散步乘凉嘛,凉快凉快忘了时间,见时候不早了一着急就往回跑了。大爷您也早点休息吧!”


  听了这话,大爷却还冷哼了一声,眼神依旧带着怀疑。


  苏沐秋家里老人走得早,父母又外出打工了,平时饮食起居全凭自己。而叶修更不是本村的人,因为被家里人逼着去参民兵团,所以离家出走逃到这H村来,巧遇苏沐秋被他收留了。虽然有和家里人联系,但两方依旧怄气,于是叶修便在这住下来。


  这一个留守儿童,一个外村人,加上平时又总是寻事惹非,自然不受待见。


  正僵持着,门忽然吱呀一声地打开了。一个约莫十岁的小女孩从里面走了出来:“哥,散步怎么散这么久啊?”


  姑娘声音清脆悦耳,正是苏沐秋的妹妹苏沐橙。她扭头,看见了大爷,于是又甜甜地招呼了一声:“爷爷好!”


  “哎。”大爷神情明显缓和下来。


  “爷爷,怎么了这是?我哥哥惹到您了吗?”苏沐橙有些紧张地问,清亮的眸子忐忑地看着大爷。


  “没有没有,早点回去睡觉吧,乖!”说着大爷摆摆手,转身就走进了自己家门。


  苏沐秋和叶修的熊那是全村公认的,他们敢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但村里人终究没对他们怎么样。一来大家毕竟心眼都不坏,二来便是因为苏沐橙。苏沐橙人长得可爱,嘴又甜,而且还懂事有礼貌,特别招人疼,和这个大爷那个大妈关系都处得很好。这多多少少拉低了苏沐秋和叶修两人的仇恨度。


  见大爷回去了,苏沐秋和叶修也如临大赦,带着苏沐橙飞也似地逃回了家里。


  


  


  


  


  刚锁好门,苏沐橙眼睛一转,笑着从叶修手上抽出了甘蔗:“哇,真的有甘蔗吃!”


  苏沐秋眉开眼笑,揉着苏沐橙的脑袋:“那当然,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而且,今天小橙是大功臣,分大份的!”


  叶修看起来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咽下去了。


  为了乘凉,他们先把桌椅都搬到了院子里,然后两人就迫不及待地处理起了他们期待已久的食物。苏沐秋动作利索地就把甘蔗皮给削了,切段,一根根白乎乎的甘蔗肉整齐地码在盘子里。而叶修则把昨天吴雪峰送给他们的西瓜从井水里捞了出来。那整一个西瓜,竟然是全切出来了,八大块。


  这些在夏日里可是不可多得的美食,要搁平时,那得慢慢吃。但今天,是特别的日子。


  “叶修,生日快乐。”苏沐秋递来一大块西瓜。


  “叶修生快!”苏沐橙也笑着说道。


  三个人,三只手举起来,学着电视里的喝酒碰杯,两块西瓜一段甘蔗碰到了一起。马上,三个人都被自己这傻里傻气的动作弄笑了。“碰杯”之后,他们开始享用这夏天日里的奢侈品。


  不时吹来的大风,撩乱了他们的头发,也给他们带来了清凉。聒噪的蝉鸣,反而把这乡村的夜晚衬得格外地宁静。没有光污染,夜空里繁星璀璨到令人惊艳,星座汇聚成的一条清晰可见的银河。苏沐秋指着那些星星,把随口胡诌的星座知识说给苏沐橙听。而叶修在旁边插科打诨,做着生趣的补充,倒也和苏沐秋风格统一,都是瞎掰的。苏沐橙早就熟稔他们的这种诈骗伎俩了,却还是听得乐不可支。


  晴朗凉爽的夏夜,和嘴里的清甜,让这三个容易满足的孩子感到十分幸福。


  幸福到想要时间驻留在安宁美好的这一刻。


  叶修啃了一大口西瓜,在泉水里泡过的西瓜入口冰凉,透出来一阵清香与甜蜜。他一边吃一边问苏沐秋:


  “对了,我的礼物呢?”


  “在你手上。”


  “这不是你送的吧?”他瞥了苏沐秋一眼。


  “那我今天不是还三餐都大鱼大肉地伺候你了吗?还不满意啊?”苏沐秋挑眉。


  “和平时的伙食有差吗……”叶修嘟囔着,忽然发现了什么,大喊:“喂,苏沐秋,你怎么吃到第二块了!也太快了吧!”


  “你吃得慢,怪我咯!”苏沐秋赶紧又啃了两口。


  “猥琐……你是想着吃快点能多吃点对吧!不是吧,我生日你还和我抢!”


  “谁规定你生日我不能抢的?不服来咬我啊!”苏沐秋叫嚣道。


  于是两人开始了生死竞速。要吃得快,又不舍得浪费要吃干净,两人都吃得十分狼狈。


  “喂叶修你够了!给小橙留几块!”


  “你少吃点给沐橙留啊!”叶修不服。


  于是生死竞速又变成了阻扰对方吃的比赛了。苏沐橙悠闲地啃着甘蔗,看他们纠缠扭打。他们一边打,一边还得小心顾着手里的西瓜,于是出现了不少高难度动作,看得她很是过瘾。


  真不愧是H村双熊啊。苏沐橙想。


  苏沐秋和叶修因为分别用弹弓和钢叉,所以给自己的组合起了个很是帅气的称号叫“枪与矛”。但他们不知道,村里别的人其实更愿意把他们叫做“H村双熊”。


  他们俩平时惹得到处鸡飞狗跳的,毫无疑问是熊遍天下无敌手的。但论及这俩熊孩子谁更熊一层楼,却一直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


  这个时候,扭打的两人慢慢分出了个高下,叶修占了上风,还带咬了苏沐秋手上的西瓜一大口。苏沐橙看着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由于情感上倾向的不同,也由于招惹到他们的人不同,大家都有不同的答案。但在苏沐橙心中,却有一直有着一个坚定的答案。因为,她的哥哥就是这样告诉她的:


  “叶修,最熊。”


     +++FIN+++  


  


*本文有些语段改自《全职高手》原文,鲁迅《故乡》原文,JUST恶搞请见谅_(:з」∠)_

*其实很多地方窝也不懂的,瞎写,请再一次见谅_(:з」∠)_  

  


  


评论(9)
热度(13)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