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凶宅笔记][朋我]深渊(二)


  2.白开的猜测

  

  江烁连着几天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过,这么一闹之后,着实是累了,直接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只是满腹的心事,想要睡得安稳也是不容易。他睡一会醒一会,最后还是干脆起来了。在冰箱翻了点吃食随便应付了一顿,又坐回到沙发上接连不断地抽烟,扔了一地的烟蒂。

  当门铃响起的时候,他一时都没反应过来,两眼发直地看着大门。直到门后面传来叫门声,他才算彻底回过神来了:

  “缺心眼,快来给你白大爷开门!装什么死呢,我闻到烟味了!”

  江烁无奈,隔着门喊了一声:“门没锁!”

  “妈的这弱智还是个传染病,老子怎么没发现门没锁呢。”白开这才骂骂咧咧地进了门。进门后他粗略地扫了一眼狼藉的屋子,惊道:“哟,小缺,你家是遭贼了?”

  嘴上这么说着,人却是先闪进厨房,毫不客气地翻冰箱找了点饮料出来。

  “好一段日子没见你爷爷我了,这个点也不晓得伺候下晚饭什么的,也太不地道了吧……”

  白开就自顾自地说着,往前走了两步,错开家具的视线阻挡,才发现了地上摆的那些东西。

  “你在家里做了局?”白开的脸色顿时不太好看。他快步走过去,蹲下去看了两眼,就一下子明白了:

  “你丫还没放弃啊,真不怕那货成了厉鬼回来找你……操!”白开忽然反应过来:“我说你怎么前两个月问我怎么超度厉鬼来着,我还以为你这是下定决心要剃度出家了呢,合着是搞这出啊?”

  “嗯。”江烁倒是很冷静:“我知道着道而死的污秽大多很凶,就想看能不能帮他。”

  “没准人没事,已经投胎了呢?”白开被这一屋子的烟味勾了烟瘾,也掏出烟要抽。

  “如果已经投胎了,那我也大可死心了。”

  只是如果可以的话,想再见一面。

  江烁没说出来的后半截话被掩埋在了平静的神情里。白开“哎”了一声,他也没理,只是默默抽着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这表情白开只觉得很熟悉,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什么时候见过。

  

  那时候秦一恒刚出事,只是不见尸体,江烁始终不死心。于是白开带他去找了自己认识的一个长辈。那个老人在这行内也算是到顶了的一号人物,白开也是不熟,轻易都不敢去劳烦老人家。那天说尽了好话,又给了一纸包的钱,才请动了那位人物。老人要了秦一恒的生辰八字,又问了好些个问题,推演了半天,确定地告诉他们人已经没了。

  当时江烁也是这样平静的表情。

  江烁那时还懂得向老人道谢,甚至说了几句客套话才告别离开的。白开几乎有种错觉,他们只是来算了个命,回去该吃吃该喝喝。直到出门,江烁要点烟,点了不下十次,都没点着。

  也许是那天太冷了。雨夹着雪下了一宿,哪儿都是灰白的。像是江烁的脸,看着让人想揍一拳,却又怕冰了手。

  

  “……缺心眼你昨晚到底看到什么了?”白开三分关心七分好奇,连手上的饮料忘了开。

  “我见到秦一恒了。”

  白开挑了挑眉。

  江烁发狠地抽了口眼,然后把烟头摁熄了,一翻身又倒回了沙发上:“确切的说,我其实没看见他。”

  “到底见没见!你幻觉了?”白开伸手在江烁眼前晃了晃。

  于是江烁把昨晚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白开。

  白开听罢琢磨了一下,倒是明白江烁为什么是那副死人脸了,倒也不怪他。只是……

  “啧,这事有点有趣。”白开摸着下巴说道。

  “你发现了什么了吗?秦一恒为什么又要躲着我?”

  “唉,就这么简单的事儿你也想不明白?我还以为这几年你可算找到你失散多年的智商了呢,怎么轻易就又给丢了呢?”

  “有屁快放!”江烁没有耐心了。

  屋里的灯忽然莫名其妙地闪了一下,白开特意望了一眼。江烁倒是没有留意,又催促了一声。

  白开清了清嗓子:“我觉得,秦一恒这回躲着你,是因为心虚。”

  “心虚?”

  "小缺,你跟秦一恒倒腾过那么多的宅子,也是天天见鬼的节奏了。有没有哪一次,你们在宅子里坐下来,备了茶水瓜子,和里头冤死的污秽聊聊家长里短的?”

  “怎么可能……”江烁话说了一半,却猛然醒悟。

  以前秦一恒跟他讲过的。这污秽,通常就是人在世上留下最后一口气,所以一般是不能开口讲话的。

  “你是说秦一恒没死?”江烁一下子站了起来。

  白开摇了摇头,把江烁按了下来,示意他冷静点。

  “那老头虽然架子大,但是本事也大,几十年了没算错过一次,不可能到咱俩就错了。况且听你这么说,秦一恒给你摆平了那么多污秽,看来还是有点能耐的,生灵可做不到这份上。”

  “那到底是什么回事?”江烁皱眉,有些焦急。

  白开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从兜里摸出来了一枚硬币。他正反两面都扬了扬:“既然不是正面,也不是反面,那就只能得出结论……”

  说着他把硬币立在了茶几上:“秦一恒现在介于一种活着和死去之间的状态。”

  江烁傻了眼:“还能有这种状态?”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了。”白开耸了耸肩:“但是只能有这种结论了。而这样也能解释了为什么秦一恒要躲着你了,因为他不想让你发现他没死透。可能那个宅子很危险,危险到他不想你再去研究它。哎别说,你这次作死还真作对了,他也不可能看着你死,这才冒险现身告诫你了。否则你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他还在你身边晃悠呢。”

  “妈的这傻逼!”江烁咬牙骂了一句。

  “行了,现在再聊也不会有什么进展了。如果你确定要搞清楚这件事,还是得去那宅子一趟。”白开扬了扬手,表示想要打道回府。

  “那当然,你要有空的话我们尽快动身。”江烁急道。

  白开正准备要走,这时,客厅的水晶吊灯晃了一晃,灭了。

  江烁有些奇怪地抬头去看灯,还以为停电了。却感觉身边的白开腾一下站起来,好像还带着几分怒气。只见他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一个角落,吼道:

  “他奶奶的,姓秦的你有完没完?!老子都忍你一晚上了!变了鬼很了不起吗?信不信你白爷爷马上掏了家伙把你给收了?!”

  江烁先是一愣,然后大惊:“秦一恒在这里?”

  “在在在,一晚上都在呢,还在旁边威胁我呢,呸!”

  江烁都还没捋清楚一团乱麻的现状,下意识就先跑了过去,双手穿过白开的腋下扣紧了把人制住:

  “你先冷静!”江烁是真怕白开一生气掏了驱邪法器让秦一恒魂飞魄散。

  “你放开!”白开挣了一下,竟然一下子没挣开,江烁还是死死地扣住了他。

  “缺心眼你放手!人都已经跑了!”白开怒了。

  江烁听了这话才呆呆地松开了手,让白开挣脱了禁锢。

  白开甩了甩手:“妈的,帮忙打群架的时候不见你力气这么大。”

  江烁看起来有点低落,只是叹息了一声,没有回答。他像是有些累了一样,蹲下身靠在了墙边,然后摸出了一根烟,点着了。

  黑暗中,一颗橘红色的光点在缓缓前进。

  “俩傻缺。”白开不以为意地撇了撇嘴,坐回到沙发上,也点了支烟。

  一时间谁也没再说话,两个人都默默抽着烟,屋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缺心眼。”不知道过了多久,白开叫了一声。

  “嗯?”

  “你现在是怎么打算的?”

  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一字一顿地说:

  “把人弄出来,揍一顿。”


——TBC——

评论(9)
热度(43)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