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凶宅笔记][朋我]深渊(三)

这章怎么修都不满意,所以更晚了_(:з」∠)_

感谢学术指导 @万象之塔


  

  3.宅子


  秦一恒不在的这几年,江烁虽然还是有在做宅子的买卖,却已经很少奋身投入进去解决什么,只是做最简单的打下手。遇到棘手的宅子,要是白开能搞定,江烁就帮着谈谈价钱,然后拿不高的分成。所幸这几年里,江烁手下员工打理的投资倒是风生水起,加上以前积着的宅子也卖了一些,他倒也不缺钱。

  恐怕江烁是很久没遇过让他这么上心的事情了。第二天他起了个清早,打算出去买点往日出远门办事常用的东西。

  没想到还没出门,却先来了白开的电话。

  白开在电话里表示, 他昨晚回去之后想了很久,这宅子肯定不简单,需要针对性地准备,所以想让江烁把关于宅子的事情一点不落地详细地告诉他。

  撂下电话半个小时之后,白开到了。两人也没多说什么,江烁倒了两杯水,自己喝了一口之后就开始给白开讲述事情的经过。

  

  那套宅子是京城一套有些年头的四合院。宅子的位置比较僻静,但是也处于市内,而且驱车至繁华地段不过半小时,其升值价值不言而喻,但卖房的人开价却颇低。他们看到那个价位就知道这次的宅子大概是十分棘手。但是商人利字当头,那么肥的利润哪有不动心的理由。秦一恒和江烁商量了一下就达成了共识,先去宅子探清楚再作打算。

  他们先是朝附近的邻居打听了这宅子的事情。大家听到问起这个宅子,都是多少变了脸色,他们知道的也差不多——就是在这个宅子从第一户开始死人之后,凡住进去的,就没有过好的下场,宅子已经空了好些年了。

  听过之后,秦一恒神色就凝重了起来,说这宅子怕是比以往的都凶。所以他们赶紧趁着白天日头好,想先进宅子里转一圈看看。

  走到门前,还没进宅子,秦一恒已经皱起眉头,告诉他此地怨气极重。不过那次也算是准备充足,他们在身上备了好些安神镇魂的物件,才走了进去。

  进去以后,秦一恒让江烁站在院子别动,自己就先小心翼翼地到几间屋子看了一遍。没过多久之后,秦一恒就出来了,依然眉头紧锁,看起来像是在思考什么,对江烁说道:“这屋子有点奇怪。”

  “什么情况?”江烁一看秦一恒那表情就紧张了起来。

  “整个房子怨气很重,但是奇怪的是完全找不到怨气的来源在哪。而宅子的选址朝向风水都略有讲究,没什么大问题。”

  江烁听了,思考了一下后问:“会不会是白天,那污秽太弱,你看不见它,只能感觉得到?”

  “不像。”秦一恒摇了摇头。

  之后江烁见帮不上忙,也闭嘴了,留给了秦一恒思考的空间。

  又想了一会,秦一恒才开口道:“我再去走一遍,看看刚才有没有看漏什么。”江烁心知秦一恒是想不出所以然却又不肯死心,便只说了一声“小心点”,就看着秦一恒又进了里屋去了。

  这次秦一恒很久都没有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宅子的场不对劲,手机打不开,江烁就在心里估摸着时间。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之后,秦一恒才从某间屋子里叫了江烁名字让他过去。

  江烁循着声音找了过去,却只看见空的房子,没看见人,一下子都发愣了,还以为秦一恒凭空失踪了。直到秦一恒又唤了一声,江烁这才发现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竟然有个地下室。秦一恒的声音就是从那里传来的。江烁便顺着楼梯往下走,路不长,很快就到底了。

  里头点了蜡烛,江烁借着昏暗光线,看到地下室的中央居然有一口井状的东西。只是那东西比寻常的井大很多,直径两米左右,而且砌得极矮,看着就很是怪异。而秦一恒就蹲在一旁,拿着个本子,写写画画的,像在推演什么。

  秦一恒见江烁来了,才站起身来擦了擦额边的汗:“这地方藏得不错,很不起眼,我第一次都给看漏了。而且我觉得,甚至连曾经住在这里的人都没有发现这里的存在。”

  “那怨气源头就在这里?你刚才怎么没发现,不要告诉我因为这里深一点所以就感觉不到了啊。”江烁问道。

  秦一恒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指了指江烁脚底下的地板。江烁低头,看见刚下完楼梯的这块地板已经被敲开了一角,应该是秦一恒干的。他蹲下身去看,发现破碎的石板下是些黑色的泥土。他用手指捻了一些起来,土还是潮湿的,有淡淡的酒味。

  “就是这个让你找不到怨气源头?”

  “嗯。”秦一恒终于解释了起来:“这地板下做了夹层,夹了这些泥土。我刚才仔细研究了一下,那是兑了符灰、熟糯米和雄黄酒,混岩盐做成的泥。如果没猜错的话,里头肯定还埋有被涂了公鸡血,敲碎了的古时候人家的镇宅。就是这夹层把里面的东西隔绝到让人几乎察觉不到的地步,只泄露出怨气。”

  江烁表示明白了。接着又四下望了一圈,目光马上被屋子中央的井吸引住了。于是他走过去看了看,发现井口是封死的。

  “那东西在里头?”江烁问。

  “没错。”秦一恒点点头:“我怀疑这里有个机关,就想试试能不能把那井口打开。现在是正午时分,阳气足得很,就算底下有什么也不会太危险。我也可以顺道看看这个宅子到底是什么回事,再决定要收了还是干脆放弃。”

  接着,秦一恒又蹲下去,一边观察地板,一边在纸上继续演算。看着他的举动,江烁这才注意到地板上是有东西的。

  毕竟蜡烛的照明效果不佳,江烁进屋之后不留心看都没有发现。屋内的地上有棋盘状的暗沟,纵横整个地下室。其间有些个石子半镶嵌在节点上,摆放的方位和疏密让人觉得有种说不清的玄妙。

  江烁惊了一下:“地板上那是什么?”

  “这个是按地煞数摆的阵,神虽不全,但形却学了个十足。”秦一恒说罢,又提醒江烁:“你小心脚下,别乱踢了什么。地上这些石子都有讲究,轻易移动会惹大祸的。”

  听了这话之后,江烁紧张了起来,也开始注意自己的站位。不过好在那些石头是半镶嵌着的,也不容易移动。

  江烁仔细地研究了地板上的这个阵,发现自己还是完全看不懂,但是秦一恒在忙他也不好再问,于是便在一旁抽起来烟来。不知道过了多久,秦一恒忽然道了一声:“好了。”

  江烁赶紧灭了烟。只听秦一恒叮嘱道:“你站到门边去,等下有事就往外跑别管我,别影响我发挥。”

  这几乎是他们每次看宅子时约定俗成的惯例,江烁并没有多言,自觉地退到了门边。

  秦一恒依次的在地上移动了一些石子,看起来非常谨慎,精神高度集中。过程很复杂,江烁也只能不明所以地看着,却又心知现在情况紧张,不敢走神。

  最后,秦一恒折回身,从地上的背包里拿出了些防身的法器,然后看了江烁一眼。江烁立刻意会,做好了心理准备之后朝他点了点头。交换了眼神之后,秦一恒走到井边,缓缓地挪动了最后一颗石子。

  井口缓缓地打开了。

  接下来,平静了大概一秒钟。

  后来,江烁无数次地回忆起这个画面。只是每次想,他都觉得那一秒钟久得过分。那一刹那里,一切成了一个无限慢倍速的镜头,仿佛尘埃落了一世都没能着地的漫长。

  而后,正如平静了太久,无论怎么做准备,发生什么都是措手不及的。

  下一秒,地下室里的蜡烛忽然就灭了,整个地下室都陷入一种可怕的氛围,极度的森然,压迫得人眼泪鼻涕直流。而与此同时,秦一恒身上带的、手上拿的所有法器,统统碎裂。

  反应快如秦一恒,也只来得及嘶吼了一声:“快跑!!!”然后就像是被什么不可抗拒的力量撞了一个踉跄,一把就往井里拖。秦一恒仗着过硬的肢体能力,挣扎中硬生生地扣住了井沿。

  “秦一恒!!!”江烁没有听从秦一恒的话,此时是立刻从门边往里冲。

  秦一恒见江烁跑来,竟然做了一个令人意外的举动:

  他松开了手。

  这一松手,人就已经被那井吞没了。等到江烁跑到井边,井已经又关上了,江烁整个人撞到了那个封闭井口的地方。

  顾不上疼,江烁趴在上面,又喊了一声。而他得到的,却是最残忍的回应:有重物砸到地上的声音。

  江烁眼前马上就黑了。这样的高度摔下去本来就伤得不轻了,更别说是现在这样的情况。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一瞬间,江烁甚至都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事情已经到了这样的境地了。但他此刻只能强作镇静,脑子飞快地运转。他一刻不停地尝试了所有他能想到的办法,但都没能打开那井。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生存的可能性被慢慢地被吞噬着。他急到几近崩溃,最后一咬牙,跑出了宅子,疯狂地打白开的电话。

  那段时间白开在忙一件大活儿,他们来北京之前已经和白开失联了,当下更是联系不上。江烁只能火急火燎找那屋主,价格都没谈就把房子买了下来。接着当日又马上找了工人,想直接把那里拆掉。

  没成想,找来了一堆工人,浩浩荡荡地进了屋子,一开机器,那操作的人竟然就毫无预警地暴毙了。送到医院查,医院说那人是心脏病突发。本来宅子就诡异的很,工人们心里都已经发毛了,这下更是吓得不轻,连工钱都没有要就作鸟兽散了。江烁只能硬着头皮又重金找了一群不信邪的工人,每人发了辟邪的东西,但结果依然如此。

  这样一闹,事情就传开了,更是没有工人愿意来。而白开还是联系不上。又折腾了两周,依然无计可施。

  到最后,江烁只能失魂落魄地坐飞机回到自己的城市。他心里还存着最后一丝侥幸,心想万一秦一恒命大自己脱身了,还是会回到家里来的。

  那宅子本就怨气不轻,虽然江烁带着当初秦一恒给他的安神镇魂的物件,也算是全副武装,但是在里头呆久了,阳气还是被冲了。回去之后不久,就病得一塌糊涂。但即使如此,他还是带病浑浑噩噩地每天到秦一恒和白开家去守门。

  就这样硬是等了半个月,倒把白开等了回来。后面的事白开都知道,也就不必赘述了。
  

  
——TBC——
  



评论(15)
热度(32)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