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凶宅笔记][朋我]深渊(七)

更得晚,这章字数都顶两章了_(:з」∠)_

白爷爷实在是太抢镜了【捶地



7.渊

  

  接下来一行人继续往宅子走,果然没再发生什么状况。只是路上江烁的视线有意无意地往秦一恒那飘,白开看在眼里,却笑而不语。走了半个小时左右,他们顺利地到达了宅子大门。

  大家在门口停下。白开朝袁阮努了努嘴:“这次顶多只是探探,你进不进去?”

  “进呗,还当我怕啊。”袁阮不以为意。

  于是白开从背包里掏出了些东西,塞到了他们手上让他们含着。袁阮没说什么,江烁一看清手里的东西,马上就苦了脸。

  见了江烁的表情,白开懒懒劝道:“我在老秦家挑来挑去,还是这个实用,况且也没工夫弄别的了。江总你也甭嫌弃了,你看咱大伙都陪你一起吃屎呢。”

  他说这话的时候袁阮刚把东西含进嘴里,本就觉得味道极其恶心,一听这话顿时喷了白开一身。

  “我靠你丫找抽呢!”白开一下子就炸了,一边找纸巾,一边骂道。袁阮自顾自地咳得天昏地暗,江烁给他递了瓶矿泉水,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

  “这次就别用这个了吧。”一直在旁看着的秦一恒发话了:“我看看你们都带了什么,几样一起使也成。”

  “又用不着你吃,你竟然还会关心这个?”白开有些诧异。

  “含着不方便说话。”秦一恒解释。

  “也是,一不小心就吃下去了。”白开话音刚落,袁阮嘴里漱了一半的水又喷到地上了。

  “操你文明点行不行!”被溅到的白开很是不爽,袁阮一翻白眼根本说不上话。

  秦一恒查看了一下白开和江烁背包里的所有东西,让他们各吞了一把枸杞固阳,又翻出些小石子一样的东西,都揣了一些在兜里,稳魂用。然后他叫白开把身上带的昆虫之类的活物都留在外头,说是那些小东西拿进去也没有太大作用,阳气轻拿进去一冲就都死了。等大家都收拾妥当了,他们才往宅子里走。

  这次有了经验,他们直奔里屋的地下室去了。

  江烁打着手电筒走在前头,楼梯快走到尽头的时候,他嘱咐了一声小心脚下,大家才依次走进了地下室。

  进去以后,白开从江烁手上拿过手电筒,照着地面绕着走了一圈,很仔细地看着地上的石头的位置。观察了好一番之后,他掏出手机,一看却发现手机已经自动关机了,按开机键也打不开,就骂了声娘。

  “怎么了?”袁阮好奇道。

  “这地上的东西是按地煞数摆的,我就想上网查下天罡八卦图看能不能推算。谁知这宅子凶得连手机都打不开。”

  “能推算。”秦一恒说。白开嗯了一声,继续研究那些石头。

  江烁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一样,问道:“之前我怎么没看秦一恒要查什么图呢,你们算的方式不一样吗?”

  “一样一样。”白开摆摆手:“那是他背下来了。当时师傅让背这个的时候,爷爷我呢玩游戏玩得正嗨,没工夫,就糊弄过去了。后来嫌这路子太麻烦,干脆就走了现在借万物这样独具一格的牛逼路线。”

  “真好意思说。”袁阮嘲讽道:“你能出息点不。”

  “哪里不出息了!我排位都打到钻5了!”

  “谁跟你说这个了。”袁阮无语。

  白开嘿嘿一笑,然后转头去问秦一恒:“哎我说老秦,我怎么看来看去没看明白,这什么啊。”

  “盘罗。”秦一恒回答。

  “盘罗阵?”白开又用手电筒照了照那些嵌在地上的石子,皱眉:“这都改得面目全非了吧,亲娘都认不出。”

  “是的。”秦一恒点点头,苦笑道:“所以当初我也是一时没看出来,大意了。”

  “什么是盘罗阵啊?”袁阮一直在旁边听着,虽然没听到完整对话,也明白大概。听到个陌生的名词,忍不住问道。

  白开被这么一问,得意道:“小朋友,别说我没教你干货了,听着点啊。这盘罗阵,是一种比较高端的方术机关,主要是镇压厉鬼用的,倒也挺常见。在镇压的容器表面,会布一个阵,用通俗的话来讲像你走平面迷宫一样,解开了才能打开。一般来说并不复杂,内行的人有点本事的都能解。只是这机关要关上呢就不那么容易了,得祭上一个有灵智的活物,平了那戾气才能关上。”

  说着白开又指了指地下室的地面:“这个呢,应该算是改良版,升级程度还不是一星半点。首先,它已经不算是一个狭义上的容器了。再者,用地煞数摆的阵,解起来可就不是一般的麻烦了。不过呢,原理倒是差不多。”
 
  “这里需要用到改良过的盘罗阵,是因为底下镇的污秽太凶?”江烁问。

  “看来是没跑了。”白开看向秦一恒:“这么说,老秦你是贸然打开了盘罗,被下面的污秽搞定了?不过什么污秽能凶得反能毁掉法器啊。”

  “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这时秦一恒就在井边。刚才白开讲盘罗局的时候,秦一恒的注意力就已经在这里了。

  “嗯?”江烁侧头去看他。

  秦一恒凝视着那口怪异的井,半晌道:“这里,有两个局。”

  白开马上就明白了:“你意思是说,除了上面这个镇污秽用的局,井下面还有一个局?”

  “嗯。”

  “什么局?”江烁也没想过下面还会有一个方术局。

  秦一恒并没有马上回答,他思考了一下,反问:“你们有没有带清香?一根就够了。”

  香他们来的时候是各种类都有备一些的。不过江烁除了佛香之外,别的都不太分得清。于是由白开打着手电筒,从包里取了一支清香出来。

  “点上。”

  江烁从裤兜里拿出打火机,接过香就给点上了。然后他等了一会,也没有听见秦一恒有别的指示,只能这么傻拿着,也不知道秦一恒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大家都沉默地盯着江烁手里的这支香,看了足有好几分钟。江烁看着觉得有些奇怪,却又说不上来是哪里。白开却是最先发现了端倪:“妈的,这香也烧得太慢了吧?!”

  听了这话,江烁和袁阮都愣了,才发现这香有什么不妥。

  江烁略一思索,得出了吓人的结论:“这地下室里的时间比外面要慢些?”

  袁阮手上刚好带了个表,下意识抬腕看了一下,马上疑惑了:“不对啊,时间没错,我们进来半个点了。”

  秦一恒道:“嗯,时间的确是没变的。”

  “那香怎么解释?”江烁问。

  “这里被改变的并不是时间本身的流速,而是时间对物质的影响。这井下面,肯定比这里更慢。”

  江烁和白开都陷入了沉思中。他们尚在消化秦一恒的话,袁阮却是急了。来的路上白开已经给袁阮解释了秦一恒的存在,袁阮也在努力适应,但无奈他听不到秦一恒的话。之前还能勉强听懂他们对话,这会儿是完全猜不出来了。袁阮扯着白开问:“他刚才说了什么?”

  “出去再给你一起解释。”白开拨开袁阮,任由他一边郁闷去了:“这么说,这个变化下面那个局的作用效果?”

  “对。”

  白开摸着下巴想了想,忽然醍醐灌顶状,脸色骤然发青。白开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加上这些年也是见惯风浪的,江烁可从没见过他这幅表情,于是隐约地察觉了事情的严重性。只听白开话都讲得不太利索了:

  “小缺,我可能,明白之前秦一恒为什么不让你来调查这个宅子了。”

  说着,白开似是不肯定地望了秦一恒一眼,秦一恒点头确定了白开的猜想。白开才继续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下面这个局的名字,叫做渊。毕竟牛逼到能在时间上做文章的局,也没有别的了。”

  “说清楚点?”江烁追问。

  白开指了指秦一恒:“让他讲吧,我也只是从师傅那里听过个大概。”

  秦一恒顺势接过话茬:“事实上我知道的也并不详尽,毕竟,无论是传的人,还是听的人,都没把这个局当真过,都把这当做唬人的谈资罢了。”

  接着他像是酝酿了一下,才开口道:“这个局,一般会布在一个深坑里,坑底会围放九块石头。相传这石头上烙有七七四十九串符咒,而每串符咒里封的都是一个怨气极重的溺死鬼。人在有淹死鬼的河里往外爬的时候,一般都会觉得很重,这就是溺死鬼在把人往下拖以寻替身。所以这些石头有多重,非常人可以想象。而这九块极重的石头中间,放的就是这个渊局的核心,祭品。”

  “什么祭品?”

  “人。”白开冷不丁地插嘴。

  “嗯。而且这个祭品,需要是布局者的至亲。”秦一恒补充道。江烁一听,脸色就变了。秦一恒顿了一下,才继续讲道:

  “这个深坑的半腰上,会有一个网状的拘魂阵。布阵的时候,把这个祭品的魂魄取出。祭品在扭曲的时间影响下,保持着魂魄抽离那瞬间介于生和死之间的状态。而那魂魄,会被束缚在上面的拘魂阵里头,永世不得解脱。这样一来,不像一般污秽那样因魂魄不完整而意识模糊,这个祭品的魂魄会保持绝对清醒的自我意识,但又比生魂更大能耐。”

  “然后呢?”江烁有些不懂了:“你没有解释这个东西为什么那么厉害啊?”

  “哎哎小缺,注意智商啊。”白开鄙夷地看了江烁一眼:“你想想,把你放到里头,挣也挣不开,意识一直清醒着,也不能睡觉,周围什么也看不见,没有声音,甚至没有任何感觉。几年,几十年,几百年,你会怎么样?”

  江烁想象了一下,头皮顿时炸了,直觉得浑身发冷。

  本就带着恨的魂魄,清醒成了无边黑暗中的鸩毒,一点点地浸透了自己的存在,然后被漫漫的枯燥催逼着滋生出比疯狂更加疯狂的怨毒,足以绞碎世间的一切。

  “妈的……这么毒……这个局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啊?”江烁结巴问道,退后两步靠到墙边。

  “逆天改命。”秦一恒缓缓回答:“而且改的不是一个人的命,而是一个家族的命。”

  “也没有想象中夸张啊,用得上那么厉害的局?”

  “不夸张?”白开冷笑一声:“一个家族,血亲数十人,可能都成了各个领域的上位者。你说最终影响到什么的运势?”

  江烁顿时倒抽一口冷气。

  “没错。”秦一恒说:“不过现在这局的影响如何,我们也不得而知了。”

  “我们现在可以知道的是。几代过后,这家人肯定因为这宅子而都死绝了。”白开的表情很是耐人寻味:“秦一恒也说了,这局的核心就是里头那位祭品,那魂魄呆得越久,就越是厉害。到压不住的一天,好好的运势也就变成了彻底的衰运了,这布局者肯定是晓得的。说起来,这布局者肯定不能是凡人,凡人做不到这份上,再不济也得是个谪仙之类的。这样的人物,冒着自己也会不得善终的可能,赔上至亲,布这么一个并不能长久的维持的恶毒的改命局,我是怎么想都想不通了。这也是为什么一般人不会相信这样的局真实存在。”

  “不过眼下,这些都不重要。”秦一恒道。

  “也是。”白开叹了口气:“小缺。当下重要的是,你就算一个外行人,也听明白要把姓秦的救出来,恐怕是很难了。”

  江烁咬着嘴唇,不说话。

  秦一恒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像是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开口了:“江烁,还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

  “我现在魂魄不齐。”

  江烁一听,虽然想不到太多,却也明白这是很不妙的事情。而白开先骂了出口:“靠?!”

  骂过后他略一思索,问:“缺的那一点,在底下的拘魂阵里?”

  秦一恒点点头。

  江烁着急地望向白开,想让他解释,白开也没拒绝:“姓秦的这货当初从井口被拽下去,人自由落体的时候不免受惊,魂魄自然不稳。他应该是跌到拘魂网上,把网弄破,肉身掉下去,蹭了那局的功效,半生不死,而魂魄则被拘在了网上。他穿过网的位置大概在边缘,又是被弄破的地方,束缚得不那么厉害,硬挣脱出来,魂魄就缺了一点。”

  说着白开又骂了几句粗口,道:“你就这样这样挣出来,不怕魂飞魄散啊?”

  “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秦一恒淡淡道。

  “妈的真是世界级玄学难题……”白开嘟囔,然后朝江烁说:“秦一恒缺的那点魂魄,在那拘魂阵里这么几年,免不了也是有些怨气的,回不到身体里了。况且我们碰不了那阵,那微弱的一点魂魄自己也不可能挣出来。而魂魄不齐,就算回到了身体,那人也没法跟原来完全一样了。小缺,我说这些,只是要跟你说明白,并不是要给你建议。现在你来决定,还要不要救?”

  江烁有些犹豫地看着白开。

  白开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又笑着补充道:“江总您一声令下,我肯定是陪你干到底的。一来咱是兄弟,我还是很仗义的。二来干这票可不是一般的大了,成了的话有有谈资有底气,我呢回到笼街身价可就翻几翻了。”

  “只要你愿意就没问题了。我肯定是要救的。”江烁放下了顾忌,坚定道。

  秦一恒没说话,只是看着江烁,而后闭上眼,把复杂的眼神掩到了眼帘之下。

  

——TBC——

评论(8)
热度(42)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