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凶宅笔记][朋我]深渊(八)

过渡。卡着卡着文就几天了



8.准备

  有了秦一恒详尽的讲解,白开原本准备用来探明宅子的那一套也就用不上了。这宅子不是什么好地方,他们搞懂了这里是什么回事之后,也不敢久留,马上就动身离开。

  出了门口,白开一边取回他摆在宅子门边的宠物们,一边左右看了一下宅子的四周环境,奇道:“这地按说风水还不错啊,怎么就容了个了那么凶的局啊。”

  “这里风水的确是有讲究的。”秦一恒同意,又想了想才说:“我猜,这里以前也许是个乱葬岗或者古战场什么的。死的人太多,把这里的风水祸害殆尽,成了‘空地’。他们才会特意选了这么个地方,方便布局。”

  “唉,你说图个啥呢……”白开无意义地感慨。

  出来的时候侥幸碰到了一辆过来这边的的士,他们赶紧坐了上去,回到宾馆吃了饭就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今天江烁折腾了一身臭汗,一进房先洗了个澡。带着一身热气走出浴室的时候,江烁就看见秦一恒站在墙角侧头望着落地窗外面的夜景,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注视着秦一恒侧脸。从额到下巴的一条轮廓线熟悉而柔软,眉目间依旧含着一点清淡,安静的时候像一波潭水,让人不忍扰出涟漪。从前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现在百种滋味翻上心头,江烁看着竟然一时间舍不得移开眼,像是怕少看了一刹他就会消失那样。

  注意到他的目光,秦一恒扭头看向江烁。

  江烁才回过神,问:“你要不要休息?”

  秦一恒摇了摇头。
 
  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江烁又问道:“你这几年都是这么跟着我?”

  “不全是。”秦一恒撇了撇嘴:“有时会干点别的。不过还是跟着你多,毕竟也没有更多的事情可以做了。”

  “呃,那我这几年的事,你都知道了?”江烁试探着问。

  讲到这个,秦一恒不禁失笑:“知道。找白开,找什么大师,找神棍,看这个书那个小册之类的……除了白开那里偷学回来的,另外些乱七八糟的方术多半的都是假的。”

  江烁脸一热。他也算知道,为什么他试过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局,虽然都没效果,但也没惹来什么祸端了。

  “没什么事就睡吧,这几天也是要忙活的,不如养好体力。”

  “嗯。”江烁没有多说什么,抽了支烟就熄灯睡了。

  那天晚上,江烁久违地睡得很稳,连梦都没有做,也不知道算不算偷来的一点安心。

  

  翌日清晨,江烁睁眼的第一件事就是起身环顾房间,但屋里什么都没有。

  他下意识地有些慌,甚至想会不会那些都是一场黄粱梦。等稍微清醒过来之后,江烁冷静下来,起床收拾下就去隔壁找人。

  站在白开房间门口,隔着门都能听到里头白开在和谁激烈地讨论着,白开那略略提高的嗓门底下隐隐的能听到秦一恒低沉的声音。江烁顿时定下了心神,敲门进了屋。

  进门后一看,果然,秦一恒和白开正为宅子的事情争论不休。袁阮开了门之后,又坐回到床上,盯着电视百无聊赖地按遥控转台。

  江烁对这件事十分上心,坐到秦一恒他们边上,认真地听他们讨论解救方案,时不时提出自己的想法。这行为要搁几年前和秦一恒合伙时倒没什么,秦一恒会耐心告诉他对还是不对,兴许还能夸一夸他思路。可惜现在有白开在,江烁那些没什么建设性意见在白开的嘴炮下轰成渣渣,附送鄙夷的白眼。江烁心里有气,可偏偏白开的都是大实话他也不好发作。又听了一会儿,江烁发现自己实在是没什么建树,只能窝到袁阮边上和他一起看电视去了。

  到了饭点,袁阮就拖着江烁说要出去吃东西,顺便给那两位大忙人带饭。反正留着也没什么作用,江烁也就跟去了。没想到的是,当他们带着饭回来的时候,就得知解决方案已经敲定下来了。

  江烁大喜,连忙要听。只见白开神秘地笑笑,给江烁和袁阮各发了根烟,点上了才开口说道:“嘿嘿,布局这狗日的不是装神嘛,那咱就来一趟弄鬼吧!”

  “弄鬼?”

  “就是,活人当鬼!”

  江烁和袁阮顿时明白了白开的意思,大吃一惊。 

  “这事我和老秦商量过了,坑里那货实在是太凶猛,基本上没有法器挡得住。既然制不住,那我们就只能瞒天过海了。这鬼成了厉鬼之后,虽然能力见长,但好在和你一样智商特别低,平时没阳气惊动它,它都混混沌沌的。咱们装鬼下去,换个通俗的说法就是我们的频率和它一样了,再去把人捞出来它就不会察觉了。”

  “那意思是我们可以避重就轻地把人救出来了?”江烁还挺高兴的,就没理白开中间随口揶揄了他一下。

  “你别想得太轻松了。”和白开不同,秦一恒的脸色此时还是有些凝重的:“这个法子是相当危险的。首先,活人装鬼,这是骗阎王眼睛的勾当,一旦被发现,惹怒了那些阴界官差,一下就把魂勾走了。其次是,这装的时间不能长,一长人就可能会真的死了。还有,因为要作鬼下去,且又不能惊动那祭魂,我们是带不了法器的。所以这方案容错率很低,稍有差池,你们俩都活不了。”

  高兴才没几秒呢江烁就被秦一恒这讲的一二三给打懵了。白开适时道:“那你有更好的想法么?”

  秦一恒语塞,半晌才说:“没有了。”

  “那不就结了。”白开笑。

  就在他们对话的工夫里,江烁也是想清楚了:“就这样吧。反正趟这趟浑水,我们早就知道得冒险不是吗。”

  “看江总说得多好!”白开装作赞叹的模样,给江烁递了支烟。

  无奈秦一恒也只是同意了这个方案。随后江烁跟着白开在当地买些要用到的方术用品,袁阮去市场置办方案所需的杂七杂八的东西,而秦一恒也不知道作什么准备去了。

  

  江烁和白开比较好运,才看了一会儿就把东西都买齐了,回到宾馆的时候袁阮和秦一恒都还没回来。

  把东西放在桌上,白开又拿出来清点了一遍,看着那些东西随口感慨:“唉,这次竟然不能整死坑底的那只污秽为民除害,白爷爷我略感遗憾啊。”

  江烁听了,面上浮上一点不忍:“其实那里面的东西被这样折腾,也是挺惨啊。”

  “的确有些可怜。”白开像是被打动了一样,叹了一口气,惋惜道。而后他又认真地问江烁:“要么,人还是不救了吧?秦一恒留在里面,也能陪陪它,要是是个女的还能当阴婚什么的……”

  “滚!”江烁瞬间打断了白开的话,却马上意识到白开这是一本正经在调侃,就又噤声了。

  白开哈哈一笑,烟雾中,他夹着烟的手指斜上朝虚空里指指:“人都是这样,在痛到肉之前,同情心都不值几个钱。”

  江烁先是有些不好意思,马上又坦然了。他跟着无所谓地笑笑,点起支烟嘬了口:耸肩道:“我也就是个普通人。”

  “相信我,这是好事。”白开郑重地拍拍江烁的肩膀,然后又补充了一句:

  “何况,我看你在关于秦一恒的事上的死心眼,倒是一点也不普通啊。”
  

——TBC——

评论(14)
热度(34)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