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凶宅笔记][朋我]深渊(九)

感觉再写下去这章要太长了,分段发吧。下一更应该会很快,写了大半了。

前方白阮瞩目。这样的白爷爷貌似有点苏。



9.弄鬼

  

  
  要用的东西都准备妥当之后,他们就定了时间准备再次前往那个宅子。

  由于他们这次做局的特殊性,所有东西都要到宅子临时准备,只能把买来的各种材料原样带过去。之前和白开一起采购的时候,江烁也把计划听了一遍牢记在心里,免得在要紧的关头出差错。这时听说要到门口才能准备,便询问道:

  “之前不是说我们要用柚子皮洗个澡,安神静气吗?那我们是要在宅子门口洗?”

  “可以在酒店提前洗。”秦一恒回答。

  他顿时就松了一口气。白开在旁边插嘴道:

  “且不说临时准备洗澡多麻烦,就算白爷爷我愿意迎风遛鸟,那保不准得给邻居当做变态抓走的,好嘛,连宅子都不用进了。”

  “放心,我会第一时间报警的。”袁阮在一旁补刀。

  俩人这一拌嘴,才把出发前稍嫌紧张的气氛缓和了一下。于是洗过澡之后,他们就奔赴宅子了。

  



  到了宅子门口,他们把零零散散的东西摆了一地,就忙活了起来。

  江烁和白开先是换上一身新做的寿衣,然后把鞋子脱了,穿上白色长袜,底下垫满了纸钱灰。白开又取出了事先准备好了的陈年糯米,糊在自己和江烁全身的几处要穴上。这些都是为了把人气,也就是阳气,压到最低。

  接下来就是这个局的关键了。白开从地上的小袋子里拣出一个打火机,和一枚戒指。那是那天他和江烁专门去收的东西。白开当时就给他解释过了,有些倒霉蛋,在死的那一瞬间,魂魄没有顺利离体,而是附着在了一些贴身的小物件上。这些封着污秽的小物件在方术用品中是很畅销的一样东西,至于买的人要拿这些魂魄去做什么,那就不一而足了。

  在秦一恒的指引下,白开麻利地用稻草扎了两个小人,分别将这两样东西扎进了它们的肚子里。令人称奇的是,白开还在小人手的末端留了五根短短的稻草,象征着五根手指头。这让江烁深深地觉得方术界的人才的手艺活儿一个比一个巧,万一哪天这行混不下去了,摆个路边摊做手工玩意都饿不死自己。

  江烁正脑洞大开,就被白开手上的小刀的亮光晃醒了。

  白开在江烁的中指上划了个口,让他把血滴在稻草人的身上,接着自己也一样地做了。最后,江烁和白开都拔了一根头发,绑在稻草人的中指。而他从两个稻草人身上各抽了一根稻草出来,准备待会儿进地下室之前绑在自己中指上的。

  “我们这就成鬼了?”江烁看了看自己。虽然准备了那么多,但是看着自己还是个捏肉会疼的大活人,还是表示了深切的怀疑。

  “嗯,等下把稻草绑在上,你们就和污秽没有分别了。”秦一恒点点头,然后解释道:“刚才你们做的,是一个换命的局。短期换命的方式有很多,以前我们也试过一种,就是让泥犁手在身上印血手印。考虑到这次的情况,我们才选了这种方法。不过我做了点改动,本来是人和人换命的局,这样一改就变成了人和污秽换命了。而你们刚才也已经把身上的人气封了,所以能一定的时间里,成了有人类身体的污秽。”

  还没等江烁理解完,白开就凑近前来:“哎我差点忘了!”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什么东西重重地抹在了江烁的鼻下,在自己鼻下也抹了一道。

  “好臭!”那东西一股怪味,直往鼻子里钻,熏得江烁差点没翻白眼。

  “没这玩意的话,你等下一呼吸底下那玩意就得醒了。放心吧,这回不是屎。但是也没好多少,所以我建议你还是不要知道是什么的好。”

  依照江烁以往丰富的经验,他还是决定听白开话不去探究这是什么。为了眼前的大事,他也只能咬咬牙忍了。

  这些都准备好之后,他们进了院子,把绳梯牢牢固定在了靠近里屋门口的一棵树上,袁阮就在树边守着,以免阳气惊动了坑底的东西。

  正清点收拾下去要用的东西,做最后确认。忽然江烁像是想到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哎呀一声之后问:“坑底下的空气没问题吗?是不是没有没有带供氧器啊?”

  白开顿时喷了,大笑起来:“你现在才想这个,有点厉害啊!小缺,我觉得你自从找回秦一恒之后,智商直线下跌,都赶上自由落体的速度了!”

  江烁不解,秦一恒也不禁笑了,解释道:“之前就说过,坑底的局的效果就是减慢时间对物质的影响,所以底下的空气应该和最初的没什么两样的。”

  “哦,这样。”江烁闹了个尴尬,也就闭上嘴悻悻地清点东西了。

  待到确认完毕,他们准备进去的时候,一直在旁手插在口袋看着他们的袁阮忽然开口:“喂,白开。”

  “怎么啦小朋友?”

  袁阮停顿了一下,语气轻松地说道:“你可别死了啊我告诉你。你要死了,我肯定会在家里贴满黄符不让你进来的,你就甭想再见到我了。”

  “哦?”白开一挑眉,放下手上的东西站起身,走到袁阮身边:

  “小朋友你这是在关心我吗?哎哟这么孝顺,爷爷我都感动了……”

  说着,还不待袁阮反应过来,白开一手揽了袁阮的腰,一手扣住他的后脑勺,狠狠地吻了上去。

  袁阮先是一惊,下意识要躲,却是已经被白开锁紧了。而后才闭上了眼睛,任由白开给他一个深吻。

  等到白开把人放开的时候,袁阮眼睛已经是红了。他偏过头去,嘴上不满地埋怨道:“臭死了,亲个毛的亲。”

  白开笑嘻嘻地拍了拍袁阮的头:“乖乖等老子回来,别想些有的没的。”

  站在一旁江烁看着这一幕,很是不忍。他轻轻地问:“白开,要不你别下去了。我和秦二下去就好了。”

  白开骂道:“屁话!都到这了你还给我叽歪?”说着他又不怀好意地看着秦一恒,笑道:“何况,老子早就想证明自己比姓秦的牛逼了,把老秦都撂倒了的局老子这回能搞定,老子能拿这个笑他一辈子你信不信!别废话了,走!”

  他拿起备好的东西一挥手就转身走人了。秦一恒无奈地也笑了,朝江烁递了个眼神。江烁会意,只得也跟了上去。


——TBC——


写那么久朋我都没好好谈恋爱,白阮已经亲上了,各种想死【头撞墙.gif

就顺便掉落白阮彩蛋一枚吧。

Q1:为什么在酒店前台的时候,袁阮不愿意和白开一间房呢?

Q2:为什么凌晨4点白爷爷会在走廊抽烟呢?真的是刚好起床尿尿吗?

……我什么都不知道呢。【手动doge

评论(19)
热度(32)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