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凶宅笔记][朋我]深渊(十)

发现笔下要写的人永远比自己聪明太多。这简直是无法逾越的鸿沟啊。


10.祭魂

  

  进屋前,白开和江烁将稻草绑在了中指上,在里屋略作停留后就下到地下室去了。

  这换命局时间拖得越长,就越是危险,所以他们一秒都不敢耽搁。白开刚进去就立刻听着秦一恒的指令,开始按顺序移动地煞阵的石头。

  挪动了最后一块后,井口便缓缓地开启了。江烁紧张得屏息了片刻。

  幸好,这次井里并没有溢出像上次那样骇人的怨气,大抵是他们这个换命局的功劳了。见没问题,他们就在井沿将绳梯的位置卡好。白开沿着井壁外侧丢了根荧光棒下去,盯着那荧光棒下落到底,确认了位置之后才敢缓缓把两个绳梯放下去。

  果然绳梯都没有被什么卡住,一直放到十五米左右就碰到底了。

  白开往坑里一指,自己就单脚跨过井沿,在绳梯上踏了踩确认牢固,便把另一只脚也站了上去。江烁随着他一同跨到了绳梯上,秦一恒也在旁跟着。

  一进到坑道里,本来就微弱的自然光线瞬间被吞噬殆尽。江烁下爬了几步,借着腕上皮套里插着的荧光棒,模糊地看到坑壁是石质的。他把荧光棒凑近照了照,发现壁上竟然刻满了一些什么纹路,乍一看还很艺术。这坑明显是专门修葺而来的。他用手摸了一下,那石壁粗糙而坚硬,并异常的冰冷。

  回过神来白开已经跟他拉开了一米距离了。江烁心知也急不来,手紧紧地抓住绳梯稳定自己的重心,一步步往下爬。

  江烁尽量让自己的动作幅度不那么大,又想稳稳地下去,这样一来还是挺累人的。往下爬了数米之后,他的手脚已经有些发酸了,但也没敢停下来歇息。大概下到七八米的位置,秦一恒忽然在他耳边说道:

  “停。”

  他立刻望向秦一恒。秦一恒指了指下面,江烁沿着他指的方向用荧光棒一照,才发现白开也停下来了,而他脚边正是那个所谓的拘魂网。

  “我不敢从网穿下去,只能绕路。你自己小心点。”秦一恒耳语道。

  江烁点点头。就看见秦一恒的身影没入石壁,不见了。

  白开拍拍他的脚,江烁便明白了,开始把借力的手往下挪。人慢慢在绳梯上蹲下之后,他伸出手,食指扣着白开的下巴,拇指的指甲使劲掐进白开的人中。

  这是他们事先计划好的。秦一恒说就算是那拘魂网破了洞,他们也不可以冒着被缚魂的危险贸然地穿下去。于是他们想出了这么个法子,把痛觉作为指引,让魂魄能找到躯壳。否则魂魄一时迷了方向,那就不堪设想了。

  虽然拘魂网破的洞还颇大,但白开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对准破洞的中心下爬,尽量地远离那个网。而江烁掐着白开的人中,保持着蹲着的姿势,缓慢地随着白开的速度下去,并把白开的头往下按。这无疑是高难度动作,江烁生怕自己一个没有抓紧,掉下去直接砸在网上,那就一锅端谁也救不了谁了。没多会,他全身都冒出了细密的汗水。

  开始的速度还比较均匀,下到脖子往上的时候白开忽然就卡了一下,然后速度竟然更慢了。江烁不知道他什么情况,看着有些担心。所幸并没有发生什么,白开顺利地通过了那个破洞,然后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

  江烁望着那个破洞,深吸了一口气,把脚试探着往洞里放。

  没什么感觉。倒是白开立刻用手抓住他的脚,掐到脚底的穴位上,力道还挺大。虽然很痛,但江烁却是放下心来了,学着白开,一手扶石壁,尽量把绳梯的位置调整到破洞中央,慢慢往下爬。

  一直下到腰与拘魂网齐平的时候,江烁除了感到一点阻力之外没什么异样,便有些放松下来,忍不住回头打量了那张拘魂网一眼。

  他也是凑近了才看清楚的。那拘魂网的丝线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的,破了这么大一个洞竟然还能保持完整,丝毫没有影响到网的结构。从余下的部分可以看出,网格的形状十分诡奇,是江烁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也说不上像什么,总之和蜘蛛网完全不是一个概念。网的中央有一团东西,轮廓十分清晰,但颜色却极浅,接近白色。看来这就是秦一恒他们所说的祭魂了。

  那画面很是诡异。也不知道是不是离那个祭魂太近了,江烁发现这里温度比起井口处要低了不少。他打了个冷颤,也不敢看仔细,就立刻回过头了。

  已经下到胸口处了。他心里想着也没剩两步了,只想一鼓作气赶紧穿过去。

  没成想,刚穿过脖子到达下巴的时候,他忽然感到有些呼吸困难,无端有股力量像是要把他从身体里往外拽一样。

  他大吃一惊,脚底处适时传来更剧烈的疼痛,是白开加重了力道,并且慢慢地把他往下拽。

  被这疼痛一激。江烁沉下心来,抵抗着那股阻力,一点点地往下蹭。而体内那股拉扯的力量愈来愈强,到最后江烁已经接近喘不过气来,两眼发黑,一时感觉到意识有些模糊了。

  这时江烁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一时在黑暗中有些迷茫,忘了自己是要干什么。

  似乎初生的懵懂孩童,被放在暗无天光的茫茫大海里漂流。窒息了太久,耳中开始轰鸣,如同海浪起伏的声音,让他有些困倦。

  但脚心被掐住下拽而回馈来的疼痛依旧存在,疼得他无法入睡。那仿佛是海上的灯塔,无论海风指引着波浪去向何方,灯塔依旧矗立在哪里,稳定,清晰。他只能下意识地朝着那点光亮的指引而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烁才彻底通过了那道拘魂网。意识清明过来,他禁不住喘起了粗气。身上已经完全被汗水打湿了。

  秦一恒已经在下面等候他们多时了。江烁低头,撞见秦一恒注视着他的目光。

  见了那深邃的眼眸,江烁顿时觉得安心不少,彻底松下一口气。不敢多耽搁,没休息几秒他又继续往下了。秦一恒也没说什么,待江烁下爬几步,他就贴近了江烁身边陪他一起往下移动。

  接下来就没什么状况了,他们都加快了速度。再下了五六米,他们就已经能看到坑底的地面。

  江烁隐约看到坑底有几块阴影,心跳骤然加速,刚才穿网的凶险状况都没让他这般紧张。他心底不停默念镇静,却抵不住身体已经三步并作两步地下爬,最后一步直接跳了下去。刚着地,他就扑向了他刚才看到的其中一块阴影。

  果然,秦一恒的身体静静地躺在那里。

  白开这会儿还差一步下地,就诧异地看着江烁这敏捷的一跳一扑,要不是顾忌着不能说话怕泄露阳气,保准得嘲笑江烁这饿狼扑食的姿态。可江烁这时已经顾不上白开的眼光了。他半跪下来,低头用荧光棒把秦一恒的身体上下照了一遍。

  那躯体冰凉,面色苍白如纸,眼睛紧闭着,看起来没有一点生气。

  江烁知道那是失了魂魄的缘故,于是只得快速检查了一下那躯体的伤势。幸运的是,因为下跌的姿势,头部没有明显的创伤,深查起来顶多就是脑震荡。但毕竟还是那么高掉下来了,即使有层网拦了一下,身上似乎还是有几处骨折的,不过并不严重。

  在他查看的工夫,白开已经来到他身边,也蹲下来,从背包里往外掏了要用的东西,准备把人扶起来。

  “等一下。”只有秦一恒的视线是不在自己的身体上的:“先别动,看下线有没有断。”

  江烁刚听到这句话时,都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他顺着秦一恒的视线望去,才发现自己刚才心急,竟然都没有留意过坑底下的东西。

  坑里果然如秦一恒之前所言,是一个简单的祭坛。坑的边缘围放着九块足球大小的石头,上头是布满了暗红色符咒样的的花纹。每块石头上都结着一根红线,连接着祭坛中央的祭品。

  而作为祭品的人被用素白的布裹着,看轮廓似乎是个女人,琵琶骨和全身多处关节被红线穿过,从而和那些石头连接起来。那些红线本来都绷得挺直,而秦一恒的身体跌下来之后自然压到了这些红线。虽然被压到的线还是绷紧着,但是并不能确定那些线没有断。

  这个诡异的祭坛被荧光棒的绿光一照,看起来更是阴惨惨的,江烁乍一回头看得毛骨悚然。

  “检查下那些红线吧,不能切断石头和祭品的联系。”

  白开闻言点头,伸手去摸秦一恒压在身下的那几根红线。摸到最后一根的时候,白开抬头看了看秦一恒,明显是那根红线已经断了。

  “打个道结。”

  似乎是本来自己就有答案的,一听到确认白开的双手立刻在里头鼓捣了一下,就把绳结打好了。

  打完结之后,白开手掌朝着江烁示意性地往上一托,江烁立刻去把秦一恒的身体扶了起来。白开拿起刚才准备好的消防安全带给秦一恒的身体穿好,在江烁的帮助下把人固定在了背上。白开原本背着的背囊则甩给了江烁。

  眼下这个节骨眼是分秒必争,他们刚把人带上就立刻起身返回。

  上爬比下爬要费劲一些,更别提白开背上还多了一个人。虽然艰难,但是倒也挺顺利,没一会儿他们就爬到了拘魂网的位置。

  江烁背上没有负担,这时爬的比白开要快些,已经在白开上头了。白开见江烁已经爬到网前,便自觉伸手掐住了江烁的脚心,让他赶紧穿过拘魂网上去。

  自下往上攀爬的时候,是头先过拘魂网的。上来就是最艰难的战斗,江烁不免有些紧张。他深吸了一口气,正准备把头伸出破洞,却忽然感觉到白开的手像是用力拽了他一下后又脱出了,指甲几乎要把他的脚划出血痕。江烁低头一看,不禁惊得叫了出来:

  白开正在往下坠落,是绳梯断了!

  这个位置离地起码两层楼高,这样摔下去即使没受伤也得晕。何况,白开现在还背着一个人!

  江烁下意识伸手就要去抓住白开的绳梯。谁知一下子抓不牢,手擦出血了却也没抓得住那绳梯,只能任由绳梯从指间滑脱开去。

  眼见着白开要摔到坑底了,那绳梯下滑的势头忽然缓滞了一下。

  缓滞的时间不长,也就一两秒。但这简直是救命的须臾。白开本就机敏,趁着这空当反应了过来,反正离地也没多高了,他矫健地往下一跳,稳稳地落在了坑底地面上。

  江烁不知下面情况,连忙踉踉跄跄爬了下去。下去之后发现人没事,松了一口气。

  白开查看了一下绳子,发现并没有全部落到地上,只是一拉依然是松的,这说明绳子是在外面断掉的。两人没时间考虑外面到底是什么回事了,正思量要怎么上去,白开却忽然停住了动作。

  江烁询问性地看了他一眼,却发现白开表情有些惊恐,用口型对他说:温度。

  就在白开比口型的时候,江烁自己都能发现了。坑里的气温在急速下降,更可怕的是,那股熟悉的森然氛围,也一秒秒地浓厚了起来,直把两人惊骇得全身僵硬。

  刚才情急,江烁都没发现绳梯断掉的时候秦一恒就不见了。这时秦一恒忽然又现身坑底,只听他急促道:

  “快走!袁阮为了抓住绳梯跌进了地下室,身上阳气把祭魂给惊醒了!”

  “操!”也用不着隐藏阳气了,白开顿时大骂一声,抬头往上看。

  没有光线的眷顾,头顶上只有黑漆漆一片。但眼睛看不见怨毒的气息却清晰得近乎实体,落在他仰起的鼻尖上。

  白开低下头想要做什么动作,却发现只短短一霎他已经被那怨气制住了,动弹不得。而在他身边的江烁情况也是如出一辙。

  把他们缚着之后,那恐怖的感觉竟然还在继续下压。江烁和白开只觉得头顶上、肩膀上如有千斤巨石,那势头像是要毫不留情地将他们碾作肉泥。他们的膝盖终于承不住那力量,都跪了下来。

  像被掐住了脖颈一样,呼喊不得,几近窒息。全身的血液都在上冲,脸上滚烫而酥麻,耳里的满是连成片的嗡嗡巨响,双目瞪得像要脱眶而出,里头全是飞扬的灰白雪花点。

  温热的鼻血从他们的鼻中流出来,淌过嘴唇和下巴,滴滴答答地砸在地上,在死寂一般的坑底里显得异常的清晰。

  这时,一大截拖在地上的绳梯开始慢慢被拉上去,大概是袁阮在上头收回绳梯重新固定。他并不知道现在坑底两人的状态。

  江烁使劲地转动眼球,几乎裂了眼角,才用余光瞥见站在一边的秦一恒。

  魂体状态的秦一恒难道也着道了吗?

  不过顷刻后,他就知道他的猜错了。秦一恒手上拿着什么东西,正对着虚空划出一个不知名的复杂图形。而后他回过头来,深深地看了江烁一眼,然后道:“你们要抓紧时间。”

  江烁还没来得及体味这句没头没脑的话里的含义,却先看出了他眼神的不妥。

  明明是平静而坚定的目光,里头却透着一股浅到捉不住的悲凉。

  大概是唯一一次,江烁抢在白开的前头有了不好的预感。他想呼喊秦一恒的名字,他想问清楚,但嘴上却像是上了枷锁一样如何努力都打不开。

  然而实际上是不需要问的,因为他下一刻就看到了答案。他看见秦一恒将手上那样物品外头包着的一层薄膜撕开。那东西一暴露出来,江烁便觉得周身一阵灼痛。只见秦一恒用快得他几乎看不清的速度,将手上的那根细细的锁链朝着顶上的祭魂用力掷了出去。

  然后束缚着身体的力量和怨毒的气息瞬间消失了。但与此同时,秦一恒魂魄的身形一颓,像被重伤一般退跌下去,趁势把自己已经接近透明的身影没入白开背后,那个属于自己的躯壳。

  “妈的这孙子不要命了!!!”白开脱了束缚后马上怒吼,遇上江烁焦急地追来的目光,便嘶声道:

  “他用了法器!!!”

——TBC——

评论(13)
热度(26)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