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凶宅笔记]拔刺

被最近凶宅两章更新虐得无心更文。感觉秦苏们都很心塞,放个小短文治愈下大家吧。不知道有人喜欢不,不喜勿喷。微量朋我。

  



  一个念头闯入了心底,秦一恒终于明白了宅子的不妥之处了。他着急地回头喊道:“江……”

  可惜为时已晚了。

  他身后的“江烁”正用着阴冷的眼神饶有兴味地瞧着他。

  秦一恒暗叫一声不好,却表现得很平静,不动声色地把手向身侧的单肩包摸去。

  “我劝你最好停下。”“江烁”开口道,嗓音分明是个尖利的女声,听得人不寒而栗。她亮出藏在身后的尖刀,漫不经心地把玩:“我晓得你有本事,你也不怕这个。但是……”

  她话锋一转,竟然把刀比划到颈前:“你这朋友可是彻头彻尾的门外汉。你要想你朋友活命,我觉得你应该把你那个装满法器的背包丢远一点。”

  说完,她咯咯咯咯地笑了起来,那声音像是铁丝刮过黑板的声响。

  秦一恒将肩上的背包取下来,扔到“江烁”身后数米远的地方。然后他把手缓缓举起来,朝“江烁”说:“你冷静点。”

  “江烁”继续笑盈盈地盯着秦一恒看,啧啧了一声摇摇头:“大师,你要把我当做普通的污秽,那你这次可就失算了。”

  她轻轻地一勾手指,秦一恒身着的中式开扣衫竟然凭空被撕扯下来,象牙白的扣子散落了一地,砸到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狼牙做的扣子。”她鉴定一般道。

  秦一恒没回话,退后了半步贴到墙边。

  “似乎还没完呀。”她往下一挥手,秦一恒就像被什么砸中一样跌到了地上。而“江烁”又做了一个手势,秦一恒的棉布长裤就被脱了下来。

  “小鹿筋做的松紧带。”

  秦一恒挣扎着坐起来,猝不及防地又遭到一次莫名的侵袭,脚下被什么一扯,整个人被脱了半米,又趴回到地上去了。穿着的跑鞋被硬生生地扒了下来,轱辘辘滚到一旁去,露出了半截鞋垫子。

  “鞋垫里纳了朱砂。真是有趣啊,我来看看还有哪里?”

  随后秦一恒身上的最后一件衣物也被除下,整个人彻底地赤条条了。“江烁”不满意般地抱怨道,语气却是极尽的戏谑:“我还以为你亵裤里会藏着黄符什么的呢,原来是没有吗。”

  秦一恒竟然还是没有露出丝毫惊惧的神情,波澜不惊地和“江烁”对视着。只见她朝自己走了半步,却止住了脚步:

  “哎呀差点没发现。”她抬指一勾,扎在秦一恒脑后的红绳应声断裂,长发散落下来:“用黑狗血泡过吧?要被这个绑了中指,我可就糟了,你说是吗大师?”

  她终于缓缓走到秦一恒面前,蹲了下来,嘴咧出极其诡异的笑。手上的尖刀轻佻地划过秦一恒赤裸的胸膛,划出一条浅浅的血痕。秦一恒挣扎得更加激烈,却始终起不来身。

  “江烁”低头,凑到了秦一恒的耳边,轻轻耳语,吐出的气息都喷在了他的耳朵上:“你们这样的高人收遍怨魂,我还当你会心狠手辣,真没想到区区一个同伴都能威胁到你啊。”

    秦一恒依旧不言,温顺地低垂下眉眼,不再挣扎,似乎是放弃了。

    看到秦一恒的模样,“江烁”哈哈哈大笑,拿起尖刀,刻意缓慢地逼近秦一恒的咽喉。

    没想到的是,这时秦一恒忽然发难,费劲地将手上一样小物扎向“江烁”。那是他刚才佯装挣扎时,从耳垂上拔下的一颗细细的耳钉。

  “你……”“江烁”大惊,一手去拿秦一恒的手腕,一手把刀挥向他的咽喉。秦一恒这时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然能够拿臂去挡住刀口,和“江烁”扭打起来。撕扯中秦一恒手臂发狠格开了尖刀,用尽全身力气一压,用那枚耳钉刺破了“江烁”的眉心。她表情狰狞,睚眦欲裂,而后瘫软下去。

  片刻后,江烁悠悠转醒,看见全裸的秦一恒就在自己眼前不到十厘米处。他吓得大叫一声,连连退后,手上的尖刀哐当一下落地。

  “怎、怎么回事你这是?你手没事吗?”

  “没事。你被污秽附身了。”秦一恒喘着粗气回答道,起身去拾起地上散落的衣裤,撕下一块布条。江烁见状连忙上前,帮助他把手臂上的伤口扎好。

  江烁神情复杂地看着全裸的秦一恒开始穿衣服,问道:“我操,遇上的还是个基佬鬼,对你临时起意了?”

  “这什么跟什么啊。”秦一恒哭笑不得,收好那枚小小的耳钉——或者说是,法器。

  “走,先离开这里再说。”



——END——  


1、受之前那个说吃掉唐门要先拔刺的梗启发。

2、这是真的秦一恒QAQ 

评论(10)
热度(34)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