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凶宅笔记]六爻

摸鱼写了点不成故事的短脑洞。

亲情向。

顺便报告下,朋我本进度5/6……卡文真痛苦。


   

  “给你一会儿。”

  那被压制的感觉一松,秦一恒重新获得了控制这副躯壳的权利。
 
  他生涩地活动了一下掌心的关节,觉得身上渐渐起了一层薄薄的冷汗。近来被压制的时间越来越长,这不是一件好事,他知道对方的想要做什么。他们之间无论是掠夺和被掠夺都是心照不宣的。

  环顾身边,咖啡馆里有零星的几个人,江烁不在,白开也不在,那么在这短短的一会儿里便没什么可以做的了。

  于是他静静地坐在那里,整理自己的思路。

  “哥!”一个扎马尾的小姑娘从咖啡厅拐角的那头快步走来,面上有几分惊喜:“你回来啦?”

  “我不是一直都在吗。”秦一恒有些吃惊,却还是镇定地回答。

  这位年轻的泥犁手有些不快:“你还说谎。”说着她指着秦一恒的眼睛:“眼睛是骗不了人的。”

  秦一恒沉默了,只好示意她坐下。

  “你刚来的时候就发现了?”

  “其实我也是靠猜的,看你的反应我才确定了。”小姑娘眨了眨眼,有些狡黠的样子,秦一恒有些头疼地发现自己入套了。她继续说:


       “何况,我认识的秦一恒,才懒得对人讲客套话呢,说话也不会那么有号召力。发现这一点之后,再观察就比较好辨别了嘛。”

 
  “你这比较像是在损我。”秦一恒无奈地笑。 
 
  她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又问:“这次叫我来帮忙的是你还是他?” 
 
  “我。” 
 
  “那我就放心了。”小姑娘松了口气:“我才不买他帐呢。” 
 
  “只是等下要委屈你受点苦头了。”秦一恒看了一眼她的手。 
 
  “是挺委屈的。”小姑娘点点头,马尾一颤一颤的:“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你请我吃饭吧。放心,我不会客气的。” 
 
  “……好。” 
 
  她敏锐地察觉到秦一恒回答时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犹豫了片刻后,她终于按捺不住了,小心翼翼地凑近了秦一恒,低声问道: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能告诉我吗?” 
 
  秦一恒没有回答,只是拍拍她肩头,道:“做完这件事你就走吧。不要参与进来。” 
 
  小姑娘顿时泄气了。她有些气恼,但是又明白秦一恒应该的确是有难处。于是一时间有些闷闷不乐。 
 
  不过她很快就又打起精神来了:“等等,我给你算点东西。” 
 
  她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一个小盒子,倒出很迷你的一副牌,然后散开放在桌上开始洗牌。 
 
  秦一恒静静地看着小姑娘折腾着。 
 
  很快小姑娘就洗好牌了。她将牌归拢回一堆,弄整齐。只听她嘟囔到:“分几次来着……唉好麻烦,直接简单点吧。” 
 
  她把牌堆推到秦一恒面前,横着拨开:“抽一张吧。” 
 
  秦一恒抽出一张,推回小姑娘面前,这才终于开口问道:“这是什么?” 
 
  “塔罗。外国人占卜用的。”小姑娘一边回答,一边翻开秦一恒挑出的那张牌。 
 
  正位,倒吊人。 
 
  她虽然只是一知半解,胡乱玩的,却也记得这张牌的牌面。这张牌的释义让她心里头有莫名的不安,于是她决定胡诌一个释义去哄秦一恒开心。 
 
  而秦一恒却是哑然失笑了,他对这东西也是略有耳闻。他淡淡地瞥了一眼那张被翻出来的倒吊人,开口打断了她的思路:“你好歹也是行内人,让别人看见该笑话你了。” 
 
  “我喜欢!” 
 
  小姑娘还在绞尽脑汁地编释义,忽然听到秦一恒道:“要不然,我也给你算一下吧。” 
 
  听到有好玩的东西,她的注意力马上被转移了:“好啊!” 
 
  秦一恒从随身的挎包里翻找了一下,摸出三枚铜钱,和一个卦盘。 
 
  “六爻我也不是很懂,多年不用,也忘得差不多了。” 
 
  他嘴上这么说着,但还是双手将铜钱虚拢起来,摇了摇,然后放开手让铜钱落在卦盘上。他细细地观察了铜钱在卦盘上的位置,而后将同样地动作再重复了五次。 
 
  小姑娘起初是笑吟吟地看着,慢慢地眉毛皱了起来。 
 
  将第六次的位置看准后,秦一恒倾下身子,凑到小姑娘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小姑娘瞪大了眼睛,还没听完,就跳了起来,伸手要捂住秦一恒的嘴:“别!别说出来啊!” 
 
  可惜晚了一步,秦一恒稍稍提高了音量,把剩下的话说完了。 
 
  小姑娘一跺脚:“你竟然来真的!还敢说出来!东西可以乱吃,卦不能乱开啊!你要不要命了……”说到最后,她急得带了些哭腔。 
 
  “无妨。”秦一恒笑着朝她摇摇头,表示安抚:“一次两次没什么大不了的,哪有要命那么严重。” 
 
  “可是……”小姑娘还想说什么,秦一恒却轻轻地把她往外推: 
 
  “好了,没什么时间了。如果你不想和他聊天的话,你还是回到那边去吧。记住我给你的卦,还有……” 
 
  “以后照顾好自己。” 


——FIN——



注1:倒吊人(The Hanged Man,XII),塔罗牌中的第十二张牌。寓意牺牲者。

注2:《诡事录》中原文摘抄:“风水鱼死,必有人送葬。如果说出来,可算泄露天机会折寿的。”


  

评论(2)
热度(19)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