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凶宅笔记][朋我]你的背包

今天复习的时候挥之不去的一个脑洞,无奈只好把这磨人的小妖精写下来了

摸鱼文,质量不高,虽然爆肝写到现在……

BGM:《你的背包》,可配合食用:


  作为一个苦逼兮兮的应届毕业生,在毕业季之际我自然随同大流投入了找工作的大军之中。

  招聘会去了无数场,除了在人山人海之中练出冲杀的本领还有在大夏天里差点挤出狐臭的毛病之外,我一无所获。那一份份投出去的简历,就像是我塞进老虎机里的硬币一样统统都一去不复返。

  呸,还浪费老娘彩印的纸!

  我开始后悔实习期间都在家里混过去了。我也是心知肚明的,在这大学生跟大白菜一样便宜的年代,眼高手低的我想要找一份称心的工作着实不易,何况我还是是每次面试都笑得一脸兵库北的职场恐惧症患者。

  但无奈作为一个成年人,我也不好意思继续在家里混吃等死。于是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找工作了。

  后来还真让我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还是我们金融学院的一个学长介绍的。具体工作就是帮老板管钱,投资。工资高福利好,而且工作环境轻松,员工总共也就那几个。这份工作除了稍微非主流了一点,还是很好的,我当然是乐呵地就去面试了。

  那天是老板亲自给我面试的,当天可把我吓得不轻。我去之前,自然而然地脑补了这个有钱又孤零零的怪异老板,该是个发际线危机的大叔。没想到一见面发现是个年轻的男人,才三十多,看起来很是斯文,一点都没有想象中富得流油的老板模样。

  而且还挺帅的。

  虽然我吓得口齿都不利索了,但是专业知识还是勉强过关的,最后老板还是把我留下来了。

  之后工作倒是很顺利,大家人都很好,工作氛围颇为轻松,我很快就融入到了这个工作环境之中了。

  奇怪的是,老板对这里的事情似乎很不上心,这些日子总共才来过几趟。

  这个神秘的老板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于是我悄悄问我的同事这老板是什么来历的。一个资历比较老的男同事告诉我,老板姓江,叫江烁。从事的工作可就够特色的,说来吓我一跳,竟然是倒卖凶宅。

  据说江总和他的懂行的同伴在全国各地低价收凶宅,用术法将里头的脏东西除掉,抵押给银行,然后把资金交由我们运作。

  惊吓之后是更浓烈的兴趣。我见江总人看起来挺好的,还长得帅,忍不住就想去勾搭,也是想搞好关系。没成想,他看起来和善,交流起来却总有种拒人之外的疏离感,那不咸不淡的语气总让我不知道如何接话。

  有一回,是一个岁数相仿的男人同他一起来的,大概就是他的搭档了。长得很有特色,黑到让人过目不忘。不过人倒是风趣幽默,和大家都挺熟的,一进来就招猫逗狗。我和他聊了几句,觉得这人有趣得很,不过江总照样没搭话,甚至都不怎么搭理他的搭档,只是看了下运作情况,交代点事情就走了。

  几次下来,我也识相了,没再自讨没趣,不过我对江总的观察,倒是一直没停过。

  和他特立独行的风格正好相配,他看起来也是很有特点的。倒不是说他穿得丑。墨镜,一身价值不菲的定制休闲款西装,名牌腰带,手工皮鞋,再加上这幅好皮相,想丑起来都难。他特别就特别在,那从不离身的背包。

  背包看起来很旧了,细看能发现大概用了不少个年头。不过保养的很好,一直都是干干净净的,再加上是复古的简约款式,看起来很有味道。搭配这一身,竟然意外的潮流感满满,简直能上男士杂志封面。

  后来我对他的观察,总是集中在他这个特别的背包上。

  与生俱来的八卦魂熊熊燃烧着,终于有一天我按捺不住了,忍不住开口问老板:“老板?”

  “嗯?”他头都没抬。

  “你这背包……”

  话说到一半,同事在背后猛拉我的衣服,我立刻就晓得我说错话了。与此同时,总是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的江总竟然抬头了,看着我,是从没有过的眼神。

  后半句话我都不知道该吞下去还是吐出来好,正尴尬之时,他的电话及时地响了。他接起来喂了一声,就跑到外面去讲电话了。

  同事推了我一把:“卧槽,你这是触霉头了!”

  我吓了一跳:“怎么了?”

  “啧我要从哪里开始给你说好呢……”那同事开启了讲故事模式,摇摇头:“你知不知道,江总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当然不知道啊!”废话。

  他叹了口气:“其实以前江总还是很关心这边工作的。他过去很健谈的,和我们都很聊得来,甚至还有点逗比。”

  “啥!”我眼睛都瞪出来了。

  “他那时候的搭档,和现在不是一个人。那时和他搭档的男人,看起来特有大师风范,整天穿件红色的开扣褂子。那男人和老板关系特别好。”

  “然后呢?”我一定有内情,立马鸡血了。

  “后来有段时间男人失踪了,换了现在这个姓白的搭档。过了大概一年左右吧,那个男人也回来了,三个人一起搭伙干活儿。”

  咋听着这么离奇呢,我心想。只听同事继续说:

  “不顾他们没干多久,竟然又一起消失了。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他们才又露面了,不过只剩下老板和那个姓白的了。打那以后,江总整个人性情大变,一夜之间变得沉稳了起来,话也变少了。而且从前那是烟不离手的,自那时开始也戒了。我猜啊,估计是他那一开始搭档的朋友,人没了。“

  我被这曲折的剧情震得说不出话来。同事这正想说下去,江总从外面推门而入。同事立刻若无其事地走开了,剩我一人呆呆地站在那里。

  “你刚才想说什么?”江总问。

  “啊?”我这才反应过来,忽然心里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这天杀的话唠,讲了那么久竟然一点没讲到重点!

  我只好硬着头皮说下去:“嗯……我想说,老板,你这背包,挺好看的。”

  “是吗?”他瞥了一眼他放在桌上的背包,竟然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谢谢。”

  我从没见过老板露出这样真心实意的笑容,一时竟然不知作何应对。

  也许是被这一笑打动了,我忽然非常想知道这背后的故事。

  于是我鼓起勇气,问道:

  “老板,这个背包有什么来历吗?”

  我已经做好了他像往常一样随便应付一句就没有下文的心理准备。没想到,江总就近竟然拉开自己座位的椅子,坐了下来,一副愿意和我交谈下去的样子。

  “这背包啊……”他把背包拿到自己面前,细细地看着,然后才开口回答道:

  “说来也不特别。也就是一个普通的牌子货而已。不贵,但是耐用。”

  “仅此而已?”

  “不,这包的确也很特别。因为这包是,十年前我的一个朋友用过的旧包。”

  “啊……”我吃惊了,因为没想到这背包已经十年高龄了,更没想到这样一个有钱人会背着别人用过的旧包这么久。

  “那个,”我整顿了下思绪,才说:“十年了啊这包……看不出来。”

  “嗯。”江总点点头:“我有经常送去专门店保养的。不像他,那么不爱惜自己的东西。”

  “怎么个不爱惜法?”我问

  “各种摔,垫脚之类的。”

  他像是陷入了回忆当中,想着想着表情就松懈下来了:“那孙子什么都爱往里塞,铜鼎、石头、砖块……还有粪呢。”

  说到这里,他忍俊不禁地笑了,笑着笑着却又停了。笑意愈来愈淡,最终消失在眉眼间,化作一点缱绻的怀念。

  他的话挺好笑的,我理应也乐一乐,但是看着他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都笑不出来。

  “你和那朋友,很要好吗?”我轻声问道。

  他点点头:“嗯,从小就认识。穿一条裤子长大的。”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我真的很好奇。

  “他是个什么人啊……”江总顺手就摸向放在左胸口袋的烟。但手触到上面就停了动作,只按了一下,又放开了:

  “是个傻逼吧。”

  我看着他,心里想的是我不相信。

  世界上没有人说另外一个人是个傻逼的时候,会用那样的神情。他此时的眼神,温柔得不像话,看起来像是在叙述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一样。

  他自顾自地继续讲道:“死心眼一个,一条路走到黑。要打定主意对谁好了,就什么都可以拿出来换,命也可以不要,还锲而不舍上赶着这样做。”

  他一边数落着,手指一边轻轻地摩挲着背包的布料,滚落了一点恶语也包不住的爱意。

  我在内心无声地叹了口气:“所以他把这背包送你,你才会这样爱惜?”

  “不是。而且他也没送给我。”他摇头:“这是我朝他借的。”

  “那怎么不还给他呢?”

         我脱口而出,刚说完,忽然醍醐灌顶。江总这嘴里的朋友,恐怕就是刚才同事长篇大论里的那位大师了。

  我顿时肠子都悔青了。主动触了霉头不说,竟然还往老板的伤口上戳一戳撒把盐,这是作死的节奏啊。完了完了,我大概可以收拾下东西滚蛋了。

  意外的是,江总并没有勃然大怒,也没有痛不欲生,神色平静依然。

  “会还的。”他看着我,缓缓地说:

  “我在等他回来的那天,把东西,亲手还给他。”

  

  ——FIN——

  

  
OPEN ENDING。 

评论(17)
热度(43)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