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凶宅笔记][朋我]嘲风

送给 @潇安 的淡得几乎没有味道的甜文!为了报答这么用心的本子repo!(づ ̄ 3 ̄)づ【然而除了这篇至今都几乎没啥repo,心碎

这篇的定位大概就是十一二岁的小天使组^q^

……然而开始写才发现我做了个大死,其实我根本不会写小孩子,泪目。原著的正太秦比这好吃一百倍!我一口气能吃十个!【←警察蜀黍就是这个人





  暑假前的六月,无疑是一年中最漫长的一个月份。

  它的分外煎熬不仅仅来源于放假前的焦躁和临近期末的紧张,更是因为这难以排解的酷热。

  我坐在班级的后排,费力地辨认着黑板上老师的字迹来抄笔记。眼睛往死里瞪着,额头的汗恰好淌进了眼睛里,辣得我睁不开眼。我四下乱摸,这时斜后方有人适时地递给我一张纸巾,我赶紧接过来擦了擦,才得以重见光明。

  回头看了看,果然是秦一恒。他也看着黑板,但是没有抄笔记。见我回头,便歪了歪脑袋,指了指桌上的那盒纸巾,用眼神询问我是否还需要。

  我摇摇头,从笔记本上撕了半张纸,写了行字之后折起来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伸长手放在了他的桌子上。

  【热死了!放学小卖部刷不刷!】

  他看了之后。大概是懒得再写字,所以只是笑嘻嘻地用口型示意我:【好。】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我俩直奔小卖部,在人山人海里杀出一条血路,好不容易才刷到了小卖部老板这个BOSS跟前,用在手心里被汗浸得皱巴巴的纸钞付了帐。

  我迫不及待地拆开包装袋,把二合一的冰棍掰开,递了一支给秦一恒。

  冰棍送进嘴里,我几乎感觉得到了生命的救赎。我俩背着书包叼着冰棍,含糊不清地聊着天。逛到服装商城门口就停了下来,躲在门边的阴影处蹭商场强劲的冷气。

  没多会儿,冰棍已经只剩个棍儿了。我恋恋不舍地把它扔进了垃圾桶,就听见秦一恒在旁边问我回去吗。

  我踢着地上的石子,没有回答。

  家里没空调,实在是不想回去。可是我低头看看手表,恐怕再不回去我妈就要担心了。

  心里犹自挣扎着,秦一恒却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忽然又说了一句:“我去你家写作业吧。”

  想想就算家里蒸笼似的热,但是两个人聊聊天打打游戏,似乎也不那么难熬了,我便马上应了。

  

  

  一般来说,要是放学回家晚了,肯定少不了挨我妈的批,不过今天不一样。我妈对秦一恒,那不是一般的喜欢,哪回见着都是乐呵地左夸一句礼貌右夸一句稳重的。这回我俩一起回去,秦一恒还能帮我挡一挡。

  虽然心里这么打好了算盘,但是人还是下意识发虚。我从书包里掏出钥匙开了门,底气不足地喊了一声:“妈,我回来了。”

  “怎么那么晚!”果不其然,我妈迎面走来,声音拔高了一个八度。但见到身后的秦一恒之后,咦了一声,态度缓和下来,“小秦你怎么也来了?”

  “阿姨好。”秦一恒朝我妈微微一笑,说:“我来和江烁一起做作业的。等下有不懂的,也方便互相讨论。”

  “哦这样。”我妈侧身把秦一恒迎了进去,“先进屋坐啊,不好意思今天阿姨忙,招呼不周。”

  听了我妈的话,我这才发现客厅还坐在一个我陌生的男人。那人四五十岁上下,穿着夸张的丝绸褂子,几缕胡子留了一指长,此时正捻着胡子不耐地看着我们。

  我俩进屋之后,我妈朝我说道:“烁烁,你赶紧带小秦回房间写作业吧。”

  我一听,马上苦了脸,放下书包说:“就在客厅吧,客厅凉快。我俩不吵着你们谈事情的。”

  我家因为格局问题,吹的穿堂风,全家只有客厅没那么闷热了。

  我妈哎呀了一声,好像很为难似地看看我们。发现我没有动摇的意思,又看看沙发上一脸不耐烦的男人,终于是脸色不太好地放弃和我们纠缠,让我俩先跟大师问声好。

  大师,是电视剧里头演的那种吗?我看着男人,诧异了一下,但还是老实点头喊了声,大师好。一旁的秦一恒也照做了。

  只见那大师施施然道:“行了,入正题吧。你们家什么情况,说来听听。”

  我们家有什么情况?我诧异地望了我妈一眼,但是她没理我,轻咳了两声,然后开口了。

  “大师,我也是没有办法才请您来帮忙的。事情是这样的子,最近一个月,我在夜里睡觉的时候,老是被客厅传来的一种奇怪的动静给闹醒。”

  “什么动静?”那大师问。

  我妈想了想,回答道:“有点像是鸟叫……但是更嘶哑一点。”

  “我怎么没听见过呢?”我忍不住插嘴道。

  我妈瞪了我一眼:“你天天睡得跟死猪似的,能听见什么啊?”我便乖乖地噤声了。于是我妈继续说道:

  “我一开始,哎呀真是吓坏了,一开始看都不敢出去看。后来实在是闹得受不了了,一天晚上我鼓起勇气出去看,谁知道声音就停了,什么都没发现。后来好几次我看了,也是一个样子。这想来想去啊,也不明白是什么回事,更是不知道怎么办好。要晓得,我一个女人带着个小孩,本来就辛苦,老这么不消停地,担惊受怕又睡不好,再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大师,你说我们家这是怎么回事啊?”

  说着我妈唉声叹气了起来,我也知道该在怎么办好,只得抚了抚她的背。

  那大师没有马上应声,而是起身背着手在客厅走了一圈,一边看一边摇头,嘴里啧啧作响。看了一圈之后才扭头朝我妈说道:“你们家,这是显然风水问题!你看看!”

  说着他状似随手一指,说:“你家这绝命位就有问题,不招惹东西才怪!”

  我妈的脸刷地就白了:“这……大师,你意思是,我们家招惹了什么脏东西啊?”

  他一脸很是不屑地哼了一声,说:“我看就是了。你们家风水这么糟糕,而且常年没有个大男人用阳气镇着,阴盛阳衰,长久下来必定会吸引些邪崇污秽。现在没什么事已经是大幸了!”

  我妈一听这话,更是不得了,几乎带上了哭腔:“大师,那可怎么办啊,你可得救救我们娘俩啊!”

  这风水大师却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你放心,我这就在屋里再转转,瞧瞧你这屋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待我了解清楚了,便给你摆个风水阵法,除了这东西去。”

  我妈不住地点头,着急道:“大师,那辛苦了你了!”

  我被这忽如其来的状况唬得有些无措。扭头扯了扯秦一恒的衣角。

  秦一恒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东张西望,不知道在看些什么。此时他正望着一个方向定定地出神,感受到我扯他,他才回过头来。

  我朝秦一恒挤了挤眼睛,大意是我寻思着这人怎么看怎么不靠谱,想秦一恒就这件事情给点意见。

  没想到他很淡定,笑着把食指竖在嘴前,示意我别说话。然后他朝跟在大师屁股后面转悠的我妈说道:

  “阿姨,屋里有杯子吗?我有点渴了。”

  我妈那性格,肯定是不会放着秦一恒不管的。果不其然,她一拍大腿:

  “哎,光顾着眼前,其他的事儿都给忘了。小秦你坐着啊,我给你和大师沏茶去。大师您慢慢看啊,我啊也不干扰你了。”说完就急匆匆地进了厨房。

  见我妈进了厨房,秦一恒也站起身来,径直地走到那大师身边。我马上也跟了过去。

  大师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来,斜了秦一恒一眼,神色倨傲:“干什么?一边儿去,我没空陪你玩儿。”

  “抱歉叨扰。”秦一恒微微欠身行了个礼:“不过大师,我确是有问题想要请教。”

  “请教什么?”风水大师奇道。

  “风水相关之事。”

  秦一恒答,声音脆生生的,却十分认真。听得那大师哈哈大笑了起来:

  “哟呵,小子,你知道风水是什么意思吗?还请教风水?来来,说吧,我倒是久没逗小孩了!”

  “那么敢问大师。”秦一恒也不恼,不紧不慢道:

  “人丁寥落,有伏虎欲起之势,当如何?”

  “这……”大师嘴上本还挂着笑,一听,便僵住了。他很是震惊地看着秦一恒,大概是没想到这样的话能从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口中说出来。半天他才回过神来,只是嘴上支吾了半天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地走悬锋,有金蟾吞水之相,又当如何?”

  “……你!”大师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依旧答不上来。

  “气运衰竭,有青龙潜渊之状,亦当如何?”

  三句问完,那所谓的风水大师已经是恼羞成怒,气得身子都开始发抖:“你们这家人是有病是吗?我不过混口饭吃,你们懂行的还装模作样请我来,是来看笑话的吗!”

  语罢愤恨难忍,剜了我俩一眼,便拂袖而去了。

  当然,别说是那风水大师了,我比他还吃惊,半天嘴巴都合不上。看着秦一恒,我结巴地问他这是什么回事。
 
  秦一恒低头笑笑,说这风水之事他也只是略懂皮毛,爷爷偶然跟他教过他便记住了。刚才那浅显的三言两语就能把这位大师问倒了,看来不过是个骗钱的神棍罢了。

  说完他走到客厅的摆饰柜边,踮起脚,细细地看着上头的一个青铜小书架,还摆弄了一下。我忽然明白了,刚才秦一恒眼睛直勾勾地正是看着这东西呢。

  我也好奇地踮起脚去看,不过却看不出有什么特别。

  “果然没猜错。”秦一恒低低地自言自语。

  见他这反应,我也顿时懂了:“我家闹东西,是因为这个?”

  “对。”他转过头问我:“这书架是你家新得的吗?”

  “当然不是,这东西可老了!几年前我妈在旧货市场淘回来的小东西。”

  秦一恒嘴里咦了一声,抬眼看我。于是我又挠挠头,补充了一句:

  “不过原本是放在我的房间里的,上个月收拾屋子,我妈说架子太空,就拿出来摆了。”

  “以前这东西放你房间的时候,你没听过什么奇怪的动静吗?”秦一恒问。

  我茫然地摇摇头。

  秦一恒顿时皱起眉头,咬着嘴唇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我妈端着茶水走了出来。我才发现我忽略了什么,心里暗暗叫了一声不好。果然,她放下茶,在屋里扫了一圈,然后奇怪地问我:“烁烁,大师去哪了?”

  虽然秦一恒是为了我家好,但是他把我妈辛苦请来的风水大师给赶跑了也是事实。要是我妈责怪起他该怎么办?

  生怕我妈怪罪秦一恒,我也管不上诚实不诚实的问题了,急中生智地结巴道:“大师,大师他临时有事先走了。”

  “什么?!”我妈瞪圆了眼睛,“为什么?他还说什么的了没有?”

  “呃……他怎么说的来着……我想想。”现在无论如何都是要顺着说了,否则我妈不明所以去联系那风水大师的话,这谎就穿得彻底了。然而我想得满头大汗,想破脑袋都不知道该如何把谎圆下去。

  我没想到的是,秦一恒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接话了:

  “阿姨,你们家实际上没什么事,问题其实都出在摆饰架上的那个书架。你只要把那上面的书都拿走,然后把这青铜书架放在窗边就好。以后大概就没事了。”

  “真的吗?”我妈将信将疑,放下茶水,也走过来看了看:“大师是这么说的?”

  “对对对。”我在一旁使劲点头。

  得到答复后,我妈说干就干,把小书架上的书掏空了,摆到了窗台上。

  她一边摆一边嘴里念叨:“这大师可有够好人的,钱都不拿就这样走了,不过也不知道管不管用,只能试试了。”

  把这些都料理完之后,我妈悬了好久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说要给我们做顿好吃的,顺道就留了秦一恒下来吃饭。秦一恒推辞不过,便留下来了。

  我和秦一恒都拿出课本和作业开始做了起来。只是心里想着刚才的事情,作业什么都完全都写不下去。于是趁着我妈走开,我推了推秦一恒,问他刚才那书架是什么回事。

  秦一恒闻言后放下了笔,想了想,竟然噗嗤地笑了。

  他告诉我:“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这书架不巧碰上了个半吊子的制作者罢了。”

  我被吊起了胃口,忙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按理说,这书架的底座上要有什么神兽,也该是个赑屃,取其驮碑之意。但着底座上做的,竟然是个嘲风的图案!”秦一恒说。

  “嘲讽?那人做这图案是要嘲讽什么?”我听不懂了。

  “不是嘲讽,是嘲风。”秦一恒耐心地给我解释:“龙生九子,同凤凰生下的便是三子嘲风。嘲风平生好险又好望,多雕于殿台角,迎风而立,绝不该是在这书架底下负重使的。但偏生这制作者技艺精湛,刻画得太过栩栩如生让它有了灵性。它困于屋内一隅,身上还压着那么多书,日子久了,自然是愤懑不已,在屋里闹了起来了。”

  这复杂的一堆名词绕得我头晕。我半天才消化下来,不解道:“如果是它闹的鬼,直接丢了不是更彻底一点吗?”

  秦一恒摇了摇头:“这嘲风既然有了灵性,还是留着比较好。嘲风属于瑞兽,放着还有辟邪镇宅,清除灾祸的作用。要是这么布置不能让它满意,它还继续闹事,再考虑把它请走吧。”

  我哦了一声,表示明白。转念想了想,我又问:“那为啥以前放我房间的时候它不闹呢?”

  “这就是我刚才怎么想到想不通的问题。”秦一恒撇了撇嘴:“它总不能是怕你吧?”

  我顿时喷了,笑了起来:“怕我?人家堂堂龙子,我又不是他爸,它怕我什么?难不成怕我吃了它?”

  秦一恒也笑了:“开玩笑的。我回去问下我爷爷,也许他知道为什么。”

  “嗯你赶紧去问问吧,不然我这几天得想得睡不着觉了。”我一边笑一边嘟囔道。

  虽不算完满,但这个疑问也算是解答出来了,我终于是开始写作业了。正在枯燥的作业深渊里挣扎着,我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情。

  “喂,秦一恒!”

  “嗯?”他抬起头来。

  “你平时不是不写作业的吗?怎么今天特地跑来我家写作业了?”

  秦一恒这家伙平时课上会听,但是课下从不做作业,也不知道一天到晚在忙些什么。听说老师投诉了好几次家长,似乎也没什么用处,加上他考试成绩也并不差,老师最后也就放弃跟他计较了。这小子今天是怎么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他看看我,半晌才道:“偶尔一起做一下作业,也不算浪费时间。”

  “哦……”这话说道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我也懒得再想了:“算了,赶紧做吧,看吃饭之前能不能做完,趁机打两把游戏。”

  “嗯好。”说着我俩都低下头去继续写了。

  一阵阵穿堂风从窗户直吹向门口,把我俩的本子刮得哗哗作响,一时间屋里只剩下这风声和笔在纸上划的声音。

  我忽然觉得很舒服,抬眼看了看秦一恒。

  这六月,真漫长啊,长到似乎能持续一辈子。我这样想道。

  

  

  ——FIN——

  

注:秦二那几句特别有气势的问话来源于 @万象之塔 ,玄学顾问大大求抱大腿!

评论(18)
热度(64)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