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凶宅笔记][朋我]粗茶淡饭

之前说好的把万丈的短篇放出来的……我都差点忘了这事

本文收录于《万丈》苍穹单元。官方喂饭梗,无脑傻白甜,又名烁烁自掰记【不



  江烁百无聊赖地坐在酒店的床上,姿态有如同霍金一般全身僵硬动弹不得,只能单手动动拇指折磨着酒店的遥控,对着电视不停地换台。

  这喜感的场景并非是因为他乐意效仿伟人的身残志坚以示敬仰,而是有特殊原因的。

  前些日子在阴差阳错之下,他被假冒的刘瘸子种下怨痘,差点就死得不明不白。不过也正如秦一恒所说的他命格够硬,他无意中将这件事告诉了秦一恒,秦一恒知道后虽然嘴上发了通火,但还是给他想了解决方法。

  既然秦一恒搞得定,江烁虽然心下不安,但是还是睡着了。醒来才知道秦一恒起了个大早,去给他准备解怨痘需要用的物品。回来后的秦一恒一番忙活过后,将替身用的稻草人用红线和他右手的中指系了起来,叮嘱他别乱动,就出去买饭了。

  听了秦一恒的话,江烁也不想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哪还敢轻举妄动。因为不想挪动右手,连带着连身体都不敢动了。时间久了难免僵硬酥麻,让他感觉难受得不得了,只好努力把注意力转移到电视上去。

  跳过一个个雷人的家庭伦理剧和不要九百九十九的电视购物广告,江烁总算找到了个美食节目,勉强还看得下去,于是就丢下遥控看了起来。

  荧幕里的美食家红光满面大腹便便,仿佛是教科书般的标准长相。一圈美女簇拥着着他,围坐在一桌的珍馐边上。

  “自古美人如佳肴。”只听那美食家朗声道,筷子在酒席间逡巡:“有的如粤系家常,清淡鲜美;有的如川蜀小炒,辛辣直爽;又有的如淮扬菜品,甜美细腻。佳人美馔,相聚谈笑,大快朵颐。人间哪有更甚的乐事?”

  一席话捧得在场的美女们眉开眼笑。有一位美人娇嗔道:“你光说我们女人,那男人又像什么菜呢?”

  美食家略一思索,大笑道:“这男人啊,不过米糠,虽能饱肚,但嫌硌牙啊。”

  话音刚落,一席人又笑作了一团。

  那些庸俗无聊的对话江烁都懒得多听,但那些桌上的美食着实把他勾得顶不顺了。他看着里头一道道地介绍那些菜肴,灯光一打,卖相都是十足的。江烁越看是越饿,差点没馋死。

  幸好天无绝人之路。正在在他挠心挠肺的时候,秦一恒带着打包的快餐回来了。

  “怎么去那么久?我都饿晕了。”江烁看着秦一恒手上的盒饭两眼放光。

  “附近没什么吃的,我走了十几分钟才找到一家。”秦一恒把手上的东西放在床头柜上。

  江烁迫不及待地拿起一盒,拆开一看里头的饭菜,却是沉默了。他痛苦地瞄了一眼电视里吃得正欢的众人,然后对秦一恒说:“秦二,你帮我把电视关了吧,不然我怕吃不下。”

  秦一恒随手关了电视:“将就下吧,等帮你除了怨痘能出去了,再去吃顿好的。”

  江烁早上起得晚,连早餐都没吃,想来在饥饿的催逼之下东西吃到嘴里大概也吃不出味道了,于是只好认命。

  小店打包过来的快餐,连一次性勺子都没有提供。江烁用左手艰难地拆开一对筷子,别扭地拿在手里,看着盒饭有些为难。他现在倒是顾不上嫌弃了,只是东西到了嘴边却吃不了,异常痛苦。肚子适时发出一阵响,闹得他很是尴尬。

  秦一恒也察觉了他的难处。他犹豫了一下,问道:“要帮忙吗?”

  江烁盯着那盒饭半天,再看看秦一恒,才狠心撂下筷子:“你先吃吧。吃完再给我搭把手。”

  秦一恒顺势拿过了江烁放下的筷子,捧起盒饭:“我现在不饿。”

  “好吧。”两人熟到这个地步,江烁也不好意思再虚情假意地推脱了,点了点头。

  秦一恒拉了把椅子坐在床边。两人间隔了两个身位,和平时聊天时习惯的距离相似。

  他夹起一块肉,跋山涉水越过好一段距离。因为姿势别扭没夹稳,中途一个不慎肉就掉了,砸在床单上,蹭了一块污渍。察觉到他们似乎隔太远了,秦一恒把椅子拖近些,贴到江烁面前,重新送来一块土豆。

  本来也是稀松平常的距离,却因为这样略显暧昧的动作而变得特别起来。这距离让他几乎能闻到秦一恒身上有股若有似无的檀香味,但马上又被饭菜的味道盖过去了。

  江烁没由来地有些紧张,感觉后脖子有些紧绷酥痒。看着秦一恒伸来的手,江烁的注意力下意识就被吸引了过去。他从没仔细观察过秦一恒的手,现在在这样近的距离看着,他才忽然发现秦一恒的手还挺好看的。

  修长,整洁,手背的骨骼线条流畅。

  他盯了半晌,不自在地活动了下脖子,才伸头去咬下那块土豆。而后观察的机会稍纵即逝。秦一恒收回手,又夹了一口饭过来。

  江烁还想看多一眼,没留神张嘴就吃了。直到把饭含进嘴里才发现太热,吞也不是吐也不是,顿时张大嘴巴呼了几口滚烫的白雾,才忍着刺痛囫囵吞下去。

  秦一恒见状赶紧把床头的水递给江烁,江烁咽了口凉水才觉得喉咙好受些了。

  “好点没?”

  “嗯。”江烁点点头,然后才回过神来,发现刚才自己的状态简直莫名奇妙。这简单来往地几个动作,偏扰得他心上痒痒的,像是有根羽毛上上头轻轻拂过,让他有点想笑,又强迫自己忍着,硬憋出了怪异的神情。

  怎么了这是,兄弟搭把手多正常啊,自己这抽的什么风。

  江烁暗骂了一声,深呼吸了一口,仍难平有些失控的心跳,于是只能欲盖弥彰地掩饰道:“刚才太饿,吃急了。”

  “挺烫的,慢慢吃。”米大概是新出锅的,秦一恒放下饭盒,托饭盒的左手已经被烫的通红了。

  他再次夹起一块莴笋,在空气中晾了一下子后,右手把莴笋喂到江烁嘴边,空出的左手在底下接着。

  也是太饿了。刚才走了神,东西吃进嘴里都没尝出味道。现在有些食物下了肚,食欲终于被勾引了起来。江烁移开了视线,试图摒弃脑内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专心吃饭。凑到那块送来的莴笋面前,张嘴就要吃。

  只是切片的莴笋,勾了芡汁,异常地滑腻。饶是秦一恒的夹得再紧,不经意间还是在筷子滑了下去,落在掌心。

  江烁脑子一热,下意识地就追过去,舌头一挑,就舔过秦一恒的掌心把那块莴笋衔进了嘴里。

  秦一恒被吓了一跳,全身一僵。江烁也愣住了。

  触觉敏锐的舌扫过掌间的薄茧,掌纹的粗糙感烙印在舌尖上后,便挥之不去了。

  江烁忍不住回想起那触感,全身都僵硬了起来,脸上出奇的烫。嘴里的东西都忘记咀嚼了,毫无知觉地将东西咽下去之后,才反应过来,红着脸结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秦一恒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常,随手抽了张纸巾揩去手上的芡汁。

  这个意外的小插曲让气氛变得有些奇怪,原本就略为暧昧的行为顿时变得更加尴尬。但江烁现在也不好让秦一恒撂下饭盒,于是只好更加沉默起来。他已经不敢再直视秦一恒的眼睛了,恨不得把头埋进饭里,只一昧苦吃。

  机械地重复着张嘴咀嚼地动作,本该是再枯燥不过的事情。但筷子和唇齿的触碰间,竟渐渐生了些异样。

  他禁不住去偷瞄了秦一恒。秦一恒耐心地一次次夹来饭菜,神情平静而专注,一如他每次看宅子时那样。这人认真的时候会下意识地眉头微微皱起,嘴唇抿起,是他看不厌的模样。而此时面对着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目光里竟还含着一点柔和的意味。

  一颗种子悄然跌在了江烁的心里,隐秘地生长起来。等江烁发现的时候,似乎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终于是按捺不住地傻乐了起来,嘴角的笑意活像偷腥的猫。

  “笑什么?”秦一恒停下筷子,看着江烁不解地问。

  “啊?”江烁慌忙藏起笑容:“没事。”

  秦一恒没多问,江烁才松下一口气。

  紧张、赧然和暗喜的感觉混杂在一起,发酵成奇怪的滋味,让他如何也揣摩不透。任江烁如何努力,却还是难以驱散这些杂乱的念头。他怀揣着这样复杂如乱麻的思绪,不走心地解决了剩下的饭菜。

  最后江烁自己端起汤,喝了几口,算是解决了这一顿。

  这边任务结束,秦一恒帮着他把吃空的饭盒收拾好,然后也捧起自己那份吃了起来。

  江烁咂巴了下嘴,回味了一下。

  这几年来,随着条件转好,吃的东西越来越讲究,嘴也被惯得刁钻起来。刚才的饭菜实在是简陋,调味烹煮也技艺平平,也就是饭堂杂烩的水准。要放在平时,肯定是要忍着嫌弃的感觉勉强填饱肚子的。不过这顿吃下来,江烁发现,竟然有意外的满足。

  似乎偶尔来这么朴素的一顿也不错。

  抑或是因为胃和心隔得太近,才有了这样的错觉?

  江烁偷偷瞄了秦一恒一眼,发现他倒是吃得很快,似乎也不嫌弃这伙食。

  这人是一贯如此的——对方术之外的东西似乎毫无知觉,什么都不讲究。不过除了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平淡气儿,说穿了也就是个普通的大老爷们儿,和他交过的所有朋友都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这男人啊,不过米糠,虽能饱肚,但嫌硌牙啊。”

  刚才那美食家狗屁不通的比喻忽然在他耳边响起。而江烁肚里那为数不多的笔墨里头,竟然自然而然地冒出一个书里的句子来与之辩解。继而一切纠结,复杂的,矛盾的情感,顺着脉络迎刃而解。

  “粗茶淡饭,甘之如饴。”
  

  ——END——


评论(8)
热度(89)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