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凶宅笔记]桂花酿

凶三角兄弟向。

有感而发,写得乱七八糟的也不敢称贺文。希望抵得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吧。

  

  江烁常在想,自己活这二十几年,似乎都是一场梦。

  打小的记忆也不真切,似乎也就这么将就过了。后来开黑车认识了秦一恒,浑浑噩噩地跟他收了几年的宅子。期间扑朔迷离,无论是这些谜题,还是秦一恒,或是自己,都像是梦里一样看不清。想不明白,他也干脆放弃思考了。

  找了秦一恒那么久,这会儿终于把这人捉了回来。不管屁股后头多少阴谋和隐情跟着,他只管把秦一恒和白开这俩人圈在家里,姑且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恰逢中秋,好不容易人都在,江烁思前想后,一发狠心买了一小篮巴掌大的大闸蟹回来,打算高高兴兴过个节,给钱的时候可没把他心疼死。

  也不知道多久没有这样安稳下来了——他这样感慨道。江烁提着螃蟹回到家里,发现各自出去买东西秦一恒和白开也都回来了。

  他粗略一扫,发现秦一恒提了两大缸白酒回来,搞得他莫名其妙。白开更离谱,零零碎碎的东西摆了一桌子,没一样看起来像是吃的。

  “你们这买的都是什么?”江烁钥匙一扔,皱着眉头问道。

  白开嘿嘿一笑,把话抢在前头:“见老秦买那么多酒回来过节,爷爷就去买了点酿酒的材料。缺心眼你出螃蟹,老秦出酒,我出桂花,多公平!咱们也附庸风雅一回!”

  江烁一时闹不清要吐槽白开的公平还是吐槽他的附庸风雅,忽然听见秦一恒状况外地说:

  “我买酒不是过节的,是备着做局用的。”

  江烁一听没背过气去:“那这么两大缸你提我家来干嘛?”

  “你让我住这里我就放这里啊。”秦一恒有些奇怪地抬头道。江烁这才发现,客房里也是摆满了杂七杂八的方术用品,放了整整一柜子,看起来像是新置办的,敢情秦一恒这家伙真就把这当家里。

  江烁扶额,不过既然是自己开口让他俩住的,也只能随他们去了。

  后来白开好说歹说,竟然真的说服了秦一恒让出一缸酒来酿桂花酒。再一看白开买回来的物什,桂花酒曲江米的确是什么都不缺。白开一脸老司机经验丰富的样子,撸袖子说干就干酿酒去了,还打发江烁去蒸螃蟹。

  “就算是你现在酿也喝不了啊。”江烁哭笑不得。

  “明年喝,今年先喝白的。这桂花酿啊,一年就能喝。当然,五年以上那就是极品了。”白开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顺便打掉了江烁试图掀开盖子看看的爪子:

  “小缺啊,这酒放你家,你不准偷着开啊我告诉你!必须等到明年中秋,我们兄弟仨都在才能开!螃蟹配着桂花酒,啧啧那才算是中秋呢。”

  “你明年还想吃螃蟹就自个儿买去!江爷我的钱你花着不心疼啊……”江烁怒了。

  “螃蟹蒸过了。”秦一恒友情提醒,湿了抹布就去掀起那盖子。

  “啊我忘了时间!”江烁嗷地惨叫了一声,连忙去看自己的螃蟹。

  白开慈爱地拍一拍自己酿的酒:“明年月圆爷爷再来宠幸你。”然后就大摇大摆地吃螃蟹去了。

  

  那时候江烁忘了,十五的月可以不论圆缺,却还是有阴晴的。

  之后每年的中秋,江烁自己在家,都把那坛子酒搬出去来,看了又看,仿佛还能听到旧时的叫嚷。他瞧着瞧着有时候就乐了,笑意又尴尬地慢慢消失在嘴边,化作几不可闻的叹息。

  时间苦涩到难以下咽,投进坛子里却比蜜还甜。一年一年,把桂花酿熬成了桂花甘酿。似乎隔着瓶盖也能闻到那那股醇美的气息。

  那气息顺着鼻子钻进他的五脏六腑,混杂着挂念化作难言的焦渴。

  真想尝一尝啊。

  

  尝一尝吧。

  江烁小心翼翼地把把坛子开了,浓稠的金色流进桌面的三个杯盏中,醉人的香气顿时冲起,迷得眼睛都要冒出泪了。

  适时螃蟹也该出锅了。他心里打量着,掐着点熄火,把肥美的膏蟹拿出来码在盘里端出去。鲜香的味道和迷人的酒香混在一起,才成了真正中秋的滋味。

  准备好一切之后,恰巧门铃声响起。江烁快步走向门边,一边骂骂咧咧道:“我操,现在才来,来混吃的吧!

  嘴上嗔怒掩盖不住他由衷的笑意,他打开了门,又骂了一句:“迟到的,每个罚酒!”,眼泪却一下子落下,大抵是这满屋桂花酿的酒气熏得吧。

  尘埃飘了数载,今日才算落定。

  团圆了。

  

评论(6)
热度(25)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