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家庭教师同人]The Day

[CP:里蓝]

[黑历史]

[2010.10.13]


他一边理着衬衫的领子,一边随手翻开桌上那份叠着整齐的早报。

加粗大字体下的头版照片纵然是黑白的也极具视觉冲击力,看似安静的画面下隐隐透露出整个地区乃至国家、世界每天的暗涌。他迅速浏览过那些码得整齐的黑色铅字,在字里行间整体出有用的信息。

回扫一眼,看到相比之下不会引人注目也没有更多意义的版头。日期安静地印刷在边侧:

【10月13日】

“叩、叩”房门忽然被敲响。但他并没有理会,只是随手勾起桌上那杯Espuesso啜饮一口,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翻看着报纸。咖啡似有还无的苦涩香气混杂在清晨的空气中在室内散开。


安静了片刻,敲门声再次响起,而且加了一句带着疑问语气的话:

“Reborn?”

回答是“哗啦”一声的手指摩挲着报纸边缘后揭过发出的声响。

门外的人像是隐约听到了这声响,便试探地又问道:“Reborn你在里面吧?阿纲说你在里面的。”

“再不应门蓝波大人要进来了?”

片刻后有门把被拧动的声响,一个小脑袋迟疑着探了进来。看到房间有人后把门拉得大开。

看上去大概只有十岁的男孩穿着奶牛纹的衬衫,手里捧着一个小巧的Tiramisu蛋糕,看得出是手工制的。

来意很明显。

蓝波望了望那个坐在桌前读着早报的人,然后又低头用着明显不太自信的眼神低头看看自己手中的东西,像是做着最后的审视。迟疑数息后,终于踱步走到了他面前:

“……这个给你。”

稍稍别开脸“你可别误会了,这个才…才不是蓝波大人自己自己做的!”他刻意地避开自己的目光,脸憋得微微发红,对Reborn说道。

“哗啦”,一声报纸翻动的声音。没有回应。对方甚至连目光都没有投过来。

“嗯?”对方的反应让他略微紧张的神色顿时僵硬在了脸上,偏过去的脸慢慢转了回来:“喂……Reborn?”

“哗啦”,又是一声报纸翻动的声音。

即使是这种情况也还是被无视了。

虽然已经习惯了Reborn平素性质恶劣的无视,但现在这种情形却是他始料未及的。终于意识到这点的蓝波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而忿忿的眼神,紧紧地看着从他进门开始就没有注意过他半分的人。捧着盘子的手紧握成了拳形。

因不平而憋红了脸,半天才低下头咬着牙上前几步,走到对方身前,又说了一遍:

“送你!”

而男人没有任何情感的目光仍流连在铅字之间,丝毫未曾离开报纸。

无法忍受这种忽视,蓝波的脸因忍耐而憋得皱成一团,愤怒和难过在脸上暴露无遗。终是无法忍耐而决定爆发,下意识地空出一只手像平日一样想要去拿惯用武器胡乱地轰炸过去。但手伸到一半,却停了下来。带着将哭未哭的表情看了一眼Rebron。

 “呜……蓝波大人要忍耐……”大颗的眼泪从湿润的糖果绿里掉下来。终究还是个孩子,蓝波终于哭了出来。但他压着哭了一小会后却意外地、艰难地止住了泣声。

忽然,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他努力地扬起了头,对对方挤出了一个比哭更难看的笑容,忍住呜咽用力说:

“……Re…呜…Reborn,,生…生日快乐。”

压抑着的泪水在说完最后一个音节后终于爆发。他放声大哭了出来,放下蛋糕就跑出了房间。

门刚被用力关上,随即就是一声报纸被合上的声音。

“哼。”Reborn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桌上制作拙劣、但看得出制作者的用心的Tiramisu:“蠢牛。”

……一个两个都是这样。

就在十分钟前,他收到了一份内容相同的礼物——当然,已经被他迅速处理掉了。而且不仅仅是这两份。在这之前他今天已经收到了来自家族成员的各种各样、名为“生日礼物”的东西。

讥讽地轻笑。生日礼物。

所谓的生日,不过是当年戏弄蠢学生的恶劣的玩笑罢了。但是这些年来,他却还是没有间断地在这个日子里收到了大家的礼物。特别是……

特别是那只明明每年都是哭着回去,但第二年还是会跑来送礼物的、顽固的蠢牛。

放下报纸,Rebron拿起了放在托盘上的精致的小银叉。对着蛋糕轻轻叉下一小块来。蛋糕重要配料之一,当地特有的Marsala酒的优浓郁醇美的优雅酒香立刻在室内弥漫开来。送入口中。

皱眉。

“啧,”装裱十分糟糕,而且表面的可可粉放太多了,冷藏时间也明显不够长:

“……蠢牛果然就是蠢牛。”

不过……

既然是这样,在这一天里过过生日什么的也无妨。

男人嘴角扬起恶劣的弧,又叉下了一小块蛋糕。

 

                                     ——————Fin——————

 


评论
热度(22)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