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家庭教师同人]Merry X'mas

[CP:里蓝]

[黑历史]

[2010.12.25]


窗外正下着小雨,空气里弥漫的潮湿把冬天微凉的空气更渲染了几分彻骨的寒意。西西里的冬天虽然是地中海特有的温和,但这种湿冷的感觉却能轻易地瘆人。

 

 蓝波站在门外顾问的房间里,透过办公桌后的那扇巨大的落地玻璃往外望:

 

 雨水并没有淋湿人们欢度节日的心情。家家户户圣诞庆祝的事宜都已准备就绪,斑斓的灯饰挂满了门前庭院。屋前,穿得毛茸茸、看起来就很暖和的小孩子在彼此追逐打闹着。他们偶尔玩累了,就会停下来聆听唱诗班的合唱诗歌,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


 民居不远处有座被绿色略微遮掩着的小教堂。时常有灰色的鸽子扑扇着翅膀,落在教堂的尖顶上。他似乎能听到从那里隐约传来的肃穆的吟咏声,大概是子夜弥撒的答唱咏。


 蓝波看着,渐渐微笑起来,但是眼帘却又马上轻轻地垂下。潮湿的空气粘连在围巾下裸露的皮肤上,让他略微颤抖。他缩了缩,把围巾又裹紧了些,像是在向什么索求着温暖。


 俄罗斯……现在应该很冷吧。蓝波这样想着,目光慢慢变得渺远起来,像是把焦点放在了那个目光所无法到达的地方。那个在他印象里只有无尽的雪地和伏特加、连名字里也透出寒冷意味的遥远的北国。


 思绪的收回让他拉回涣散的焦距。望着眼前的玻璃,百无聊赖的蓝波无意识地对着玻璃呵气。就像是很多小孩喜欢玩的那样。窗外的景物在冰冷的玻璃触到水汽后马上凝结出的小片白色的水雾底下模糊了起来,又随着水雾的消退愈渐清晰。无聊地重复着这个过程,周而复始,乐此不疲。


 半响,他闭上眼,把指轻轻地压在了玻璃上。印下指腹的纹路后指尖下滑,把它划开成线条。


 划动,划动。


 指尖停止划动。少年的指还点在冰凉的玻璃上,正满足地睁开眼。忽然,冰冷的气息自背后伴随着同样不带温度的语言袭来:


 “蠢牛,谁允许你进我办公室的?”


 集中的注意力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受惊的他瞬间全身一绷下意识地猛然转身。过大幅度的动作只是他撞上了身后的那个男人,贴在黑色风衣的冰凉上。凛冽的气息让他忽地一颤。对方似乎还带着一身来自那个北寒带国家的寒气。


 “啊……咦,Reborn!”


 “现在怎么……你……那个……”始料未及的状况的巨大的情绪落差似乎把他的舌头都纠结起来:


 “彭格列不是说你要圣诞之后的一周才能回来吗?”


 在蓝波反应过来开始询问期间Reborn已经兀自走开去了。他走到衣帽架旁把风衣脱下,抖动整理了一下后挂在上面,然后顺手把礼帽摘下也挂了上去。


 “好好说话。”淡然地斜了一眼一脸傻相的蓝波,Reborn手指扣上领结松了松领带:


“还有,少拿普通人的标准来衡量我。”

少年先是一愣,然后灿烂的笑在脸上舒展开来,弯了眉眼。空气中似乎有温暖在蔓延开来,四周也变得暖烘烘的。


 脱下了领带的Reborn走到黑木办公桌前坐下,“咖啡。”


 “……啊?”一时反应不过来。


 他随意地翻了翻桌上这几天累积的待检阅的文件:“蠢牛你有空笑得那么傻还不如去给我跑杯咖啡。”


 “啊……哦!”


 “我要Brazil Santos。”


 蓝波带着一脸无法掩饰的喜悦,立刻转身快步走出门口去冲咖啡。


Reborn略带笑意地看着刚被带上的门:“哼……蠢牛。”


 侧目,Reborn随意地瞥了一眼桌上的文件——也只是仅此一瞥,便已没有更多关注了。接着他回过身,把视线投在身后的那一块巨大的落地窗。落地玻璃视野很好,几乎把这座建筑前一大半的景物都收纳了其中。


 像是想起了什么,他忽然起身。身下的真皮办公椅滑开,轮子与地板摩擦发出清脆的响声,最终撞上一侧的柜子。Reborn走到落地窗前,站住。凝视着玻璃,片刻后他略俯下身,对着玻璃上的一小块地方轻轻呵气。一串清秀的字迹在白色的雾气中隐约地浮现出来。


Reborn的神情难得地柔和了起来,低声笑了:


 “……蠢牛,把我玻璃都弄脏了。”


 那串字迹逐渐朦胧起来,最终消退在了湿冷的空气中:


 

【Reborn,Merry Christmas.】

 

 

 

 ———————————Fin—————————————


评论
热度(18)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