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尸鬼同人]安眠

[CP:夏彻]

[2011.4.10]



四周是一片死寂。稀薄的夜色昭示着黎明即将到来。惨淡的月色透过牢门打里面的人上,投下一排排条状的阴影。

尸鬼本能的睡意无可抗拒地侵蚀着武藤彻仅余的意识。在清醒与睡眠的界线间徘徊着,头脑昏昏沉沉的。他勉强地保持清醒,动用着仅余的思维:

他放走了乔口安代。即使对方答应了不会说出来的,但这承诺其实毫无意义。因为在她离开之前,尸鬼集中在山入得消息早已经泄露出去了。只要天一亮,那些人就会闯入山入。

结果显然易见。

他勉强偏了偏头,嘴角缓慢地拉扯着渐渐舒开:

终于结束了。在那可笑的愧疚感与饥饿之间徘徊挣扎,这种软弱无能、令人憎恶的痛苦过程也终于可以结束了。这些日子的记忆仿佛都已经模糊了。退缩逃避、强烈的生存欲望、愧疚、自我厌恶感……太多的念头占据过自己的意识,此消彼长,反复受到冲击却没有一种念头最终能站得住脚。长久如此之后脑子开始麻木起来,连最初的生存的欲望也似乎变得没有了意义。

所有想法都沉淀下去,似乎那些都已经变得无所谓了。但却有什么微妙的感觉在心底逐渐浮现并愈发地清晰。

似乎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初夏。两个少年在房间里一个拿着游戏机全神贯注在屏幕上,一个拿着漫画无聊地翻看着。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交谈,但更多时候他们都不说话。夏午的安静将沉默的他们包裹起来,却把彼此存在的感觉无限地放大。

有谁偶尔会转过头去看身边的人,不知不觉中屏幕中已经显示出“Game Over”的字样。然后他低头默默地傻笑了一下,迅速地开了新的一局。






已然遥远到无法触碰的夏天。

从唯一还存在着温度的记忆中抽离,在脑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有大颗冰凉的泪液从睁大的眼里砸下。这是他近来最熟悉的感觉。每次杀人的时候也是,夏野死的时候也是……软弱可笑的眼泪。

那是他心头所有负面情绪的根源。忽然有什么情绪排山倒海地涌来,让那个半倚着墙壁本已经接近昏睡的少年忽然挣扎着起来,眉毛拧紧:

没有资格……早就已经没有资格再去想那个人了不是吗!

从自己极度厌恶自己却又无法舍弃想生存的本能开始,从被自己打败、摇头拒绝了他的出逃的建议开始……

从在饥饿与无可抗拒的力量的推动下地亲手夺走了他的呼吸开始。

饥饿、恐惧、本能还有家人的羁绊,这些都只是借口而已。其实从一开始自己就明白吧,这一切一切都只是源于自己那可憎的软弱。就是它,致使自己犯下这样的罪孽。而背负着这样罪孽的自己,竟然还不知廉耻地试图请求对方原谅。但其实不要说是他,就连自己内心里都在深刻地自我厌恶着。这种恶心的感觉让喉咙干涩,有反胃的错觉。

那些冰凉不止地从漆黑空洞的眼睛中无自觉地下落,好像那只是无意识的生理反应,即使他的躯体已不再有生理反应这一说。

不可以、也不可能被饶恕。

破晓前的黑暗似乎过分地漫长。他带着满脸干涸的泪痕,终于在第一缕阳光降临大地之前陷入了沉睡。





武藤彻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死了。他被装在一个棺木里,被鲜花包围着。灵堂设在了家里,父母和自己一向疼爱的弟弟妹妹都哭得很惨。夏野也来了。他站在大堂,握着拳,一直看着棺木里的自己,表情依然冰冷但却有着谁都能看得出的按捺不住的痛。

然后棺木就被封了起来,沉入了地下埋了起来。

地下的黑暗很温柔,没有一点彷徨,四周很安静,让他感到莫名的安心。

少年就这样一直躺着,面容安详,最后失去生命的躯体腐烂在了泥土里。




“这……啊,是武藤家的大儿子啊。”

“管他是谁,现在都已经只是残害我们的妖孽了!”男人目露凶光,将木桩对准了他的心脏,毫不犹豫地用尽全身的力气将锤子砸下:

“不可饶恕!”

那些浓稠而猩红的血液喷溅出来,溅在了男人的脸上。






武藤彻,第二次安眠。




---------------------------END---------------------------


评论(3)
热度(21)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