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K同人]不来也不去

[CP:尊多]

[2013.6.19]


  


  +++


  可痛若离歌  乐如儿歌 

  像你没来过  没去过


  +++


  0.  【获得/遗失】


  他趁着小鬼们闹成一团的时候悄无声息地从混着音乐的嘈杂声中离开,走进了店面后的里间。


  忽然安静下来的环境和藏在窗帘后的夜色才让他意识到现在已经是午夜时分了。推开窗户,凌晨稍凉的空气让他觉得清醒了些。窗户正对着后巷,巷子昏暗而窄小,他抬头却恰好还能看到一线天空。月光透过这一线缝隙漏下来,成为巷子的唯一光源。


  他一边仰望着窗外那一线夜空,一边随手从烟盒里抖出一支烟,叼到嘴边。中指轻轻擦过香烟,暖色的小簇火焰就从指尖窜到了烟草上燃烧了起来。一股青烟顿时缭绕着升起。


  “咔嚓。”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声响,这让他再难以无视那个刻意放轻脚步、以为可以不被发现而偷偷溜进来的那个人。


  “干嘛。”


  “拍照啊~”十束多多良晃了晃手里的相机。


  “我是问你拍照要干什么。”


  “不告诉你。”


  周防尊抖了抖烟灰,抬眼看了看对方:“小孩子一样。”


  意识到自己句话的确是有些幼稚,十束多多良有点不好意识地摸了摸鼻子,语气终于认真了少许:“嘛……是这样的。最近不是忽然迷上老式相机了嘛,然后我忽然就有了一个伟大的想法……”


  “嗯?”


  “那就是我要给你和吠舞罗大家收集超~多的照片,我会拍多一点,偶尔也可以拜托出云或者镰本来拍。然后挑出特别有纪念意义的照片来,每年你生日送你一张,一直送到你变成老头子……怎样~听起来超赞的吧?”


  “太小气了吧。”


  “哈……?”十束一脸疑惑。


  “每年只送一张照片,也太小气了。而且这样的话,一直到我变成老头子,你都可以不用思考送我什么生日礼物了。”语气里有隐约的戏谑。


  马上反应过来了的十束笑得一脸无赖,“诶诶~被你发现了……”


  “话说,KING你抽完没有?抽完就回去吧,这里没开暖气……你不冷吗?”说着,十束有些夸张地抱起手臂来。


  忽然,周防尊的身边漫开大片的红色的火炎,却不灼人,暖意缠绕着把人由头到脚包裹了进去,“嗯,抽完这支。”


  红色的光映到十束带着狡黠笑容的脸上:“KING,我忽然发现你其实可以给酒吧省很多暖气钱的……唔!”话还没说完,头上就被狠敲了一下,他吃痛叫了一声,捂着头却还死不悔改的笑得一脸灿烂。


  

  看着对方笑弯了的眉眼,周防尊不自觉地也被传染了笑意。他稍微侧过头,看到了窗户玻璃上隐约映出的自己和自己燃起的火炎,忽然觉得有些陌生。在遇到这个人之前,他从没想过自己的火炎能用在破坏之外的地方。眉间的暴戾被此刻的的隐约笑意稀释,看起来竟有些柔和。


  这时他才忽然发现,同过去的自己相比,他像是一个全新的周防尊。


  不过这种感觉不坏就是了。他这样想道。


  +++


  


  没有月的夜晚。失去唯一的光源,透过窗看去,后巷里的杂物都几乎隐匿在这纯粹的黑暗之中,不见了踪影。


  放在一旁的终端终于响起。周防尊接通了通话。


  “抱歉……尊。坏消息。总是说些不负责任的话,这次又擅自走了,那个笨蛋。”听完了草薙说的最后一个字之后,他没有回答什么,只是把通话挂断了。


  抬头望窗外,那夹在窄巷间的一线天空和灰色的墙壁混作一体,难以辨认。


  


  


  


  24.        【束缚/放纵】


  周防尊坐在十束的病床边,没有说话,目光漫无目的地投向雪中白茫茫的窗外。


  莫名其妙有一个小鬼跑过来说他是什么KING,还说要当他的部下,这对周防来说有够烦的。更烦人的是,这小鬼竟然还很执着,在他三番五次的拒绝和草薙的一再警告下,这小鬼竟然还是坚持不懈的跟在他屁股后面。只是,当小鬼因为自己而被牵涉进争端而受伤以后,他就无法再无视这家伙了。最后这个莫名其妙的小鬼竟然还真的莫名其妙的混到他的手下来了。


  再回过神来,十束已经拿着自己的终端对准周防,拍下了一张照片。


  面对周防虽然是询问但是略有点冰冷的眼神,十束眯起眼笑着解释道:“终于当上了KING你的手下,为伟大故事的开端留个纪念。”


  “我有说过你似乎我的手下么。”


  “这次尊你没有直接否认哦。”十束有了几分得意的意味,努力地从床上撑坐起来:“话说,这次是也算是因为你在我才保住了小命呢。说不定,KING你其实也很擅长保护人呢……真是个优秀的王啊~”说着做出夸张的崇拜表情。


  “我都说了,我不是什么王。”周防避开他狂热的目光,望向窗外轻轻飘落的雪。


  


++++++++++++

  


    

    漫漫的灰白色从天空蔓延到了地面,笼罩住整个城市。一栋栋建筑明亮的反光玻璃被细碎的落雪哑了光,也变得灰蒙蒙一片。


  下雪了。


  站在雪中,周防尊点起了一支烟,从怀里的一叠照片中抽出最上面的那张。照片上的少年面无表情,眉目间却还略有稚气。照片底下留白处写有熟悉的字迹:


  【生日快乐,MY KING!二十四岁了呀> < 整理房间意外地找到了以前拍的尊你少年时期的照片,同样的气场强大呢!不过还是现在的刘海比较帅气啊【颜文字】】


  周防对着照片凝视片刻,然后手中忽然腾起一阵火焰。伴着一阵刺鼻的焦臭味,照片未被燃尽的焦黑碎片飘落到隐约灰白色的街道上。


  “草薙先生说已经找到了那把枪的所属者了,现在他们那边分了两路准备闯进那个人的住宅。您是要现在过去吗?”


  “嗯。”周防稍稍侧头,对着站在一边安安静静的小女孩说:“走吧。”


  听到周防的话后,安娜立刻跟到了他身边,轻轻地扯住了他的衣角。


  红色的炎猛烈地冲撞向前方,直接打碎了一道道墙壁,破开一条道路来。所到之处,都顷刻化作废墟瓦砾。一直以来压抑着的力量终于挣破了小心翼翼,条条框框的束缚,肆意地破坏。那么自然,那么熟悉,仿佛天性就该如此。久违的快感涌上心头。


  与久违的焦躁。


  


  


  


  48.       【珍惜/舍弃】


  吠舞罗刚刚打了一场硬仗。


  大家挂彩都不少,其中几个甚至还挺严重。这次从前期隐秘的智斗到最后实实在在的拼命,耗费了足足数月。这样得来不易的胜利对这个年纪的小子们来说总归是一件让人热血沸腾的事,所以没等休息几天,大家身上的伤才刚好一点的时候,大家就起哄着要搞庆功Party。


  这次对对决的主要参与人员几乎都到了场,节奏极强的背景音乐都掩盖不来愉悦的哄闹声,这群毛头小子几乎要把酒吧顶都掀了。


  十束多多良很自然的成为了点燃全场气氛的核心人物。随着大家闹了半天,终于有点累了,悄悄退出人群中心,去到处拿食物吃了。他捧着食物,坐到了一直坐在吧台前的周防尊旁边,然后朝着草薙要饮料喝。


  他边吃着食物边看着大家在肆意地打闹,看着看着脸上又全都是柔和的笑意了。像是想到了什么,十束忽然把站在自己附近的八田捞了过来,按到了自己身边凳子上。


  “十束先生?”还没完全从刚才的兴奋中冷静下来,八田疑惑地看着他。


  十束多多良竖起手指放到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指指吵闹的人堆:“看看。”


  “……?”看了人群半天之后,八田回过头来,依然是一脸疑惑。


  “开心吗这样?”


  “很开心啊!”八田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十束多多良侧过头看了看周防,然后又回头看看八田,一脸温慈的微笑:“你看,活着多好。只要活着,总会有开心的时候;也只有活着,才会有开心的时候……下次不要那么冲动了。这次你们太冒险了,你们本来有更好更保险的选择的。”


  “嗯……”反应过来之后的八田瞬间脸红,有些羞愧地低下头。而周防直视着十束的眼睛,像是想说什么,最后却依旧沉默着,


  “那就答应好了哦~”他抓起八田的左手叠在一起,再擅自拿过还没回答的周防的右手,最后把自己的手盖上去,紧紧抓握。


  “啊痛痛痛啊十束先生!!手上的伤!!”八田吃痛,一下大喊大叫起来。


  “痛点正好让你记住!”十束有些好笑:“说起来你不要命地往前冲的时候不知道痛,现在倒知道痛了?别动别动,等我拍一张先!这样就不可以反悔了哟~”说着掏出终端,朝着三个人叠握的手抓拍了一张。


  周防尊忽然觉得隔着绷带也能够感觉到,盖在自己手背的那个人手心里灼热。


  


  ++++++++


   


   伴随着牢笼里骤然升温到灼热的空气,火炎瞬间如活物一般张开自己的爪牙,暴怒着前扑,想要吞噬前方的一切。周防尊有些轻蔑地笑着,看着诡计败绩后的无色之王的神情瞬间从张狂变成惊恐,落荒而逃的模样简直滑稽的有如小丑。


  暴怒的力量尾随着对方逃窜的脚步,传导到他看不见的地方。但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破坏。


  时候差不多了……要开始了。


  周防尊感觉到了近乎兴奋的情绪,血液里的不安分子都在疯狂地叫嚣着。他站起来,周身爆出火炎,锁在手上的木枷立刻被烧成了碎渣。久未活动的手僵硬异常,他活动了一下关节,把骨节捏出响声,慢慢让血液回到了手上。然后,他从外套里袋里拿出一小叠照片,取了最面上那张。


  照片里,酒吧的吧台上,一只手叠在两只缠满绷带的手上面,紧紧地相握。照片留白处写着这样的文字:


  “生日快乐【颜文字】~啊啊想想都觉得四十八岁的KING肯定很有成熟的魅力吧!……虽然现在已经有了的说。(所以更好奇四十八岁的尊是什么样子的呢【笑】)  这张照片超有意义的!是我和尊和八田酱的约定【颜文字】 你应该还没忘记吧~”


  忽然猛烈窜起的赤炎,将手中的照片和困着他的这钢铁牢笼燃烧殆尽。


  


  

80.【往/复】

  


  草薙一边用着温柔的目光,轻轻地擦拭着他心爱的吧台,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坐在吧台边的周防在聊天。


  指间的香烟已经快燃到尽头了。周防把烟头按熄在烟灰缸里,从烟盒里抖出新的一支烟。这时,十束忽然神秘兮兮地凑了过来,笑得有几分狡黠:“KING~”


  “啊?”周防还没反应过来,十束就伸出手在他叼着的烟旁打了个响指,指间窜起的小簇火炎瞬间就把香烟燃着,为他把烟点上了。


  同时,草薙拿着终端,把这一幕给拍了下来,然后朝着十束笑着做了个OK的手势。


  “练了很久了呢……才能像现在这样自由运用这个程度的火炎。我第一件事就是跑过来给KING你点烟哦,怎么样~我这个臣挺称职吧……”十束很有得意的样子:“顺便,第一次给KING点烟这样具有纪念意义的事情,我也让草薙先生拍了下来了~”


  “哦?不错。”


  “话说话说……在KING你眼里,这种程度的火炎,其实很不起眼吧。”十束忽然有点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自己的头。


  “没有。”


 


  +++++++++++++


  


  照片里,十束满是得意的笑容,用指尖擦起的小簇火炎为他点上了烟。


    学园岛另一端的嘈杂混乱似乎与这里完全无关。周防躺在断裂的石块上,从怀里取出一小叠照片。直接从剩下的十几张照片抽出了最后一张,照片上印着的是这样的场景。


   直到最后,十束多多良都只能使用简单程度的火炎,和可以投入战斗使用还有太大的距离。和自己爆发起来毁灭性的火炎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但就是……


  就是这一小簇火炎。周防尊常常觉得,这一簇小小的火炎,却把他吞没了,将他完全融掉。一点一点,温水煮青蛙一般,慢慢地会在意什么,慢慢地会保护什么……他知道,一切都完全不一样了。


  而现在,这簇小小的火苗陡然熄灭。他冷却下来,重新凝结成坚硬的模样。

  

    周防尊拿着照片,目光下移到照片留白处的文字:

    

  “贺喜KING八十大寿【颜文字】 要做最长寿的王哦!P.S.变成老爷爷的尊也会是一如既往的帅气吧~”


  “八十岁么……我也算长寿了吧。”周防微微笑了笑,然后将手上的一叠照片燃烧殆尽。


  有细微的脚步声逐渐靠近,是草薙。应该是有什么事情终于找到自己这里来了吧。周防偏过头,看看蜷在自己身边睡得正熟的安娜。

    

    他有预感,有什么事情该告一段落了。


  


  ---


  


  


  挟着暴怒的火炎,周防尊的拳头穿过那个压制住无色之王的躯体。赤炎往上冲起,直插入苍茫的天际,带着震耳的巨响。随着那个身影被吞噬消失,一切渐渐回归平静。


  他站在弥散的白烟中间,目光没有焦距地落到远方,轻叹般地呼出一口白气。


  终于……等待已久的这一刻终于到来。然而并没有喜悦,也没有悲伤。


  只有纯粹的畅快。


  “抱歉,让你抽到下下签了。”


  “亏你能用那么爽朗的表情说出这话呢,如果真的觉得对不起我的话,在事情发展到这步之前,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么!”宗像礼司沉声怒斥,只是尾音干涩到沙哑。


  “什么都别说了,宗像。”解脱一样的微笑,周防尊闭上眼,朝着宗像礼司张开双臂。


  左耳耳环里注入的那个人的血液,在一片雾白当中熠熠生辉。


  他身后崩坏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渐渐失去其赤色的光芒,开始慢慢下坠。那几秒钟,漫长如停滞,又短暂得转瞬即逝。在达摩克利斯之剑落地之前,长刀终于贯穿了他的胸膛。


  在颓然跌靠在对方的肩上之前,他看见宗像礼司的眼里的沉痛,甚至有一丝怨恨,最后却都归于冷漠的平静。


  他想起了很多东西,草薙用多年交情沉淀出来的默契与包容的目光、安娜依赖地抓住自己衣角的手,八田崇拜而狂热的目光……


  还有十束多多良微笑着一本正经地念叨的口头禅:“没事没事,总会有办法的。”


  到最后,他周防尊,也只对得起他自己一个人而已。


  


  

----

  


  


  在意识涣散前的最后一刻,他忽然感觉一切都回到了多年以前。而自己重新成为了十年前的那个少年。


    仿佛一切都没有变过,那个甘愿成为保护人的枪的周防尊也从未存在过。


    身边没有同伴,而也不需要什么同伴。

    

    在盛夏里,少年独自穿过满是杂乱商品的街道,单独和一群人打完架后带着满身的泥和血痕迹离开,随手打倒那些他看不顺眼的人。

    

    那个还尚显稚气周防尊,更加狂放凶暴,肆无忌惮地破坏。从来不在意什,只是遵循着自己本能的愿望,用尽力量燃尽一切。他就一在只属于自己的道路上,直笔地行走着。


  你若问他,他会漠然地回答你:“我是周防尊。不为任何人而来。”


  


  +++


  不种下什么 摘来什么

    像我没来过 没去过


  +++

  


  


--------END--------

  


评论
热度(13)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