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原创][SEWW战文]剑与玫瑰

[2013.7.27]


 

  0

 

  银色双手巨剑被少女紧握在手中胡乱地挥舞着,剑的重量让她无法做出有目标性的挥砍。这样无力的抵抗,在对方一寸寸侵蚀过来的恐怖气息面前,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巨大的恐惧与绝望张牙舞爪的扑上来,像粘稠的液体一样将少女和她的武器包裹起来。少女只觉得肌肉僵硬,双腿发软,几乎要跪下。而手中的巨剑也在微微颤抖着,悲怆地低鸣着。少女看了一眼手中的武器,咬了咬牙,又重新使出力气,将剑握紧,摆出战斗的姿态。

 

  像是终于确定了对手的抵抗对自己来说毫无意义,敌人的身形一凝,终于发动最后的致命一击。剑身颤抖的愈加厉害,让少女几乎没办法握住。

 

  摧枯拉朽。

 

  巨剑被温暖肉体包裹携带着扑倒在地上。人类的身体起了一个缓冲的作用,让他勉强避免了损坏重伤的下场。温热的血液流淌过剑身华美的金属纹路。血染的纹路底下,是一双睁大到极大的眼睛的虚影。

 

  “别怕哦……有姐姐,在呢……”

 

 

 

  1

 

  “不!!!”

 

  怀特激动地把放开鼠标的右手伸向屏幕,最后却只能用力的握成拳。

 

  都不知道这是第几个BE了。而且这次是尤其凄惨,竟然让女主意外死亡了,这让在GALGAME方面一向有着过人自信的怀特倍感挫败。

 

  呜呜,抱歉,是我没保护好你……还沉浸在对女主的爱意的他在心里这样懊恼着,然后关闭了游戏程序。这时,放在电脑旁边的手机响起了闹铃,他拿起手机,将这个显示着【7:30,AM】的闹钟关掉。

 

  已经到早上了吗……怀特站起身来,伸展了下有点僵硬的四肢,一把拉开了带有遮光布的两层窗帘。清晨温柔的日光顿时倾泻进来,填满这个贴了满墙海报的小小房间,提醒着怀特此时准确的时间。

 

  又通宵了啊……

 

  他弯下腰,正准备关闭电脑,邮箱却弹出一封新邮件。点开后,显示出来的这样的内容:

 

  “又逃避噩梦了吧,小怀特。开学第一天,应该有饱满的精神哦。”

 

  怀特只瞥了一眼,一秒钟就把邮件关了。然后马上关闭了电脑。迅速撤回的右手一不留神碰到了电脑边上鹿目圆香和蕾米莉亚的手办,他赶紧扶了起来,虔诚地稍作擦拭然后摆回原位。

 

  说起来,今天开学呢……

 

  他终于懒懒地晃进浴室里洗了个澡,换了一套衣服,然后随便洗漱整理了一下。回到房间以后,再看墙上的钟,已经是八点十分了。

 

  貌似快迟到了啊……嘛,不过上学不迟到怎么叫上学呢~

 

  怀特这样愉悦地想着,然后拎起单肩挎包,慢腾腾地终于出门了。

 

 

 

  2

 

  “现在我就把手上的这叠表格……”说到一半的话被一声响亮开门声打断。

 

  “失礼了~”怀特嘴上这样说着,却完全没有表现出来。他推开课室的门,大喇喇地走了进去。

 

  “迟到了哦,赶紧找个位置坐下吧。”这位美艳的金发女老师看起来人还不错,并没有为难他。她推了推红框眼镜,这样说道:

 

  “既然有同学没听到,我现在就把我刚才说的话简略复述一遍吧!这节课你们的任务就是武器和职人自由组合。这次组合只是暂定的,是为了配合课程刚开始时的初步练习。在练习的过程中如果有感觉不太契合的可以自行调换。现在,我把手上的这一叠表格发下去,然后你们可以开始自由讨论,去寻找你们的搭档。表格请务必在本节课填完哦~”

 

  她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把手上的纸张分发下去。

 

  在她说这段话的过程中,怀特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排靠走道的那个空位坐下了。他将挎包塞进长条木桌的桌膛之后,才发现旁边坐着的是一个长相可爱的小女孩。

 

  女孩看起来只有11、12岁,留着齐刘海蘑菇头。看到他坐下来,便转头朝他礼貌地微微一笑,红色眼睛里满是水亮的光泽。早晨的光线从教室后面的窗户照进来,打在她的侧脸上,一片柔光。像水果糖一样甜蜜。

 

  怀特顿时整个人都僵硬起来,手都不知道该举着还是放下,只知道回了个生硬的微笑。

 

  【嗷嗷嗷嗷嗷!!萌萝莉!!太赞了!!我这是还在GALGAME的梦里吗!!请问此角色可被攻略吗!!hshshshshs!】

 

  内心是千万招式的打滚,怀特的脸上却变成了面瘫的表情。对方看他这个样子,有些挫败地转回头去了。

 

  这时,表格终于传到了最后一排,发到了他们手上。大家拿到表格,都开始填写自己的基本信息。怀特也翻出了笔,但没写几个单词,心思就已经飘到隔壁去了。他偷偷把目光投向旁边,瞥了一眼女孩在写的表格。只见她用着略显拙劣的字体,在姓名栏上认真地填下自己的名字:Mary。

 

  怀特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忍不住凑过去身去吐槽:“哇……原来这年头还有人叫这名字……”

 

  他不知道这是他这辈子最烂的一句搭讪。

 

  那个女孩听到他的笑声和吐槽之后,咬紧了牙关,脸上涨得通红,低吼出来:“你什么意思!我……我只是刚来到这个国家,英语又不好……我也想有个好听的名字啊!嘲笑别人很有意思吗!”说着,随手往旁边一推,想把怀特从自己身边推开。

 

  怀特只感觉忽然有个巨力把自己向后推去,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像被车撞了一样撞向另一边的长条木桌边上然后跌了下来。

 

  所有所谓的萌感,都在此刻戛然而止。

 

  “咳呃……嘶……痛……”怀特咳出憋着的半口气,挣扎着扶着木桌站了起来。本来因为睡眠不足火气就有点大的他,又碰上这样莫名其妙的状况,顿时大怒:“你干嘛啊!有话好好说,动手算什么!还有你这是用着什么超能力啊,上来就想杀了我吗!”

 

  应该是没有想到自己下了那么重的手,女孩心虚地嗫嚅着解释道:“我……我……只是随便碰你一下而已!我怎么知道你像个女人一样一推就倒啊……”

 

  “你说谁像女人啊?!你这怪力大猩猩!”听到这话,怀特更是怒不可遏。

 

  听到自己被叫怪力大猩猩之后女孩也火了起来:“还不是你!哪有男生一上来就嘲笑女孩子的?太不绅士了吧!这种人就该一辈子都和自己右手过日子!”

 

  对于单身了21年的一位宅男来说,这句话无疑是逆鳞:“你说什么!别以为是女生我就不打你了!”

 

  他怒吼着想扑上去,却被女孩用力一按,反压倒在地上。两个人扭打了起来。

 

  他在对方恐怖的蛮力下占不了一点优势,伸手就揪住女孩的衣领。女孩想用力扯开怀特的手,无奈还是爱惜自己的衣服,怕领子被扯坏,于是她伸手一拳打在了怀特的鼻子上。怀特瞬间觉得鼻子火辣辣地疼,吃痛放开了手,一捂鼻子满手都是鼻血。然后再没有揪住要害的机会了,他自能抓着对方的肢体不放。

 

  “放手!”

 

  “我不放!你放手!”

 

  “不要!”

 

  全班早就被这俩人的声响惊动了。两人打起来之后,大家就都跑过来围观这缠在一起的两人。围观人群中议论纷纷:

 

  “怎么吵起来了啊……”

 

  “好像是这男的先惹的人然后小女孩气到动手了?”

 

  “不管怎么样,竟然和女生……还是小孩子打架,也太过分了吧!”

 

  听到同学们的议论,怀特欲哭无泪:你们有眼睛的都睁大看看啊……都是我在挨打好吗……啊……骨头要碎了……

 

  金发女老师也不知道是围观够了还是看不下去了,终于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拨开围观的同学,抱胸站在他们面前:“啊啦~真拿你们没办法……该停手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的语气里还有一点愉悦的味道。

 

 

 

  3

 

  这场莫名其妙的乱斗的结果就是他们现在站在了死神大人面前。

 

  怀特为了把鼻血堵住,于是往鼻子里塞了两条纸巾,现在的样子看起来有那么点滑稽。而玛丽抱着右臂低头看着地板,有些别扭的样子。

 

  【啊哈哈没想到第一天上学就能拜会死神大人呢……嘛,虽然是因为这样的理由。死神大人貌似长得比想象中的恐怖得多啊……】眼前这张没有表情的骷髅面,在这沉默的气氛中显得更加瘆人。怀特看得直发虚,几乎不敢直视。

 

  而这面目可怖的死神大人严肃地盯着他们看了一小会,忽然双手合十,用软绵欢脱的语调说道:“小怀特和小玛丽~?”

 

  怀特差点呛了一下,半秒才回过神来:“呃……在。”

 

  “唔。”

 

  “我听你们老师说~她说你们开学第一节课,就在课上打架呀?”

 

  “哪是打架啊!虽然我承认是我先动手不对,但是明明基本上都是我单方面在挨打啊……”怀特有些郁闷地按了一下鼻子里的纸巾团,吐槽道。

 

  “小怀特~男孩子不能欺负女孩子哦!”

 

  “明明只是我被打了好吗……”

 

  “对待女孩子要宽容一点嘛小怀特~”

 

  “明明只有我被……”

 

  “还有,虽然我是觉得学们生们热热闹闹也不错的!我也支持学生们在课下进行打斗练习~但是呀在课上打架还是不太好的,毕竟这样对老师还是不太尊重嘛。所以,现在你们还是要适当的受一点惩罚哟~”

 

  怀特终于明白了死神大人一点都没有在听自己说话:“好吧……惩罚是什么?”

 

  死神大人愉悦地晃动着巨大的手掌:“那,大家都来被我敲一下头吧~”

 

  “等等!能不能换一个!”他未入校就听说过某届的已经成为DeathScythe某某前辈由于常年遭死神大人敲头导致智商退化的传闻,虽然虽然只是传闻,但他也不敢冒那个险。

 

  “诶~”死神大人似乎有些不能理解,不过又继续提议:“那么让你们放学时段在校门口手牵手一个小时?这样能培养下感情~”

 

  “呃……能不能……再换个正常点的?”怀特满脸黑线。

 

  “既然小怀特你这么要求了……”死神大人有点遗憾的样子,想了想,说道:

 

  “所谓‘健全的灵魂寄宿在健全的精神和健全的肉体之中’,要么你们就沿着死武专的围墙跑30圈,来锻炼下身体吧~~”

 

  “好。”女孩终于抬起头来,看着死神大人,认真地说。

 

  “诶诶诶这么快就答应了?!可是30圈啊!!”

 

  怀特大惊,但无奈对方已经那么爽快了,自己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那好吧……”

 

 

 

  4

 

  死神大人派了那个金发的女老师来监督他们完成这项惩罚。她站在起跑点不远处,似乎很兴奋的样子,朝着他们喊道“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嗯。”

 

  “唔……”怀特有气无力地答,然后在心里为自己鼓劲:30圈……而已!怕什么!我可是曾经是拿过长跑亚军的男人!

 

  ……虽然是小学的时候。

 

  老师捧着一个为他们记录圈数记录板,很有活力地大喊“那么就现在开始吧~Ready,go!”

 

  怀特一咬牙就起跑了,但却很快就被对方超了过去。

 

  哼,呆子。怀特一边调整着自己步伐和气息的频率,一边得腹诽着:长跑最重要就是气息!而且一开始就跑得那么快,看你不跑到一半就跪!

 

  不过没多久,他就再没有心思去想对方怎么样了。这几年在家宅了太久,几乎都没有进行户外活动了,上来就进行那么强的体力活动本来已经十分勉强了。再加上他昨晚又熬夜了,身体更是发虚。才跑了五六圈,他就觉得脚步不稳,眼前发黑。他喘着粗气,什么气息节奏几乎都乱了套。

 

  而且还不止个原因。

 

  如果说宅太久和熬夜是打败他的客观因素的话,那么那个女孩就是打败他的主观因素。

 

  因为就在他跑得大汗淋漓要死要活的时候,她保持着开始的速度匀速跑着,一圈一圈地超过他。重要的是,她虽然是跑得很认真的样子,但是脸上却没有丝毫辛苦的表情,而且步伐轻快,每次路过他的时候还附赠一眼斜视。

 

  怀特努力地试图说服自己,那怪力女也已经累得要死了只是逞强硬撑下去而已。可就当对方第23次轻松地从自己的眼前跑过之后,他终于接近崩溃。

 

  毒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把地面变成一只大型煎锅。而自己的脚就像是是煎锅上那片火候正好的培根。脚底从火辣的刺痛慢慢变成麻木,似乎已经完成了蛋白质变性的由生到熟的洗礼。肺部一阵一阵的疼痛,喉咙里里满是血腥的味道,眼前的景物慢慢模糊了。全身都酸痛不已,但仍在卖力奔跑,像是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一样。

 

  然后怀特膝盖一软,就跪倒在地上。往前奔跑的惯性让他在地面翻滚了一下,仰面躺倒在了火热的地面上。

 

  一蓝如洗的天幕在眼前慢慢没入黑暗。眼前只剩下模糊的光感。怀特感觉身体变得很轻,像是到达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一幅幅画面在他眼前快速闪现掠过,那是他短短二十一年人生的一幕一幕。

 

  我……是要死了吗。

 

  老爸……我都说了不想来这个学校了,就让我老老实实去上个普通大学去当个理科生不行吗……

 

  姐姐……我还来不及对你说声对不起啊。

 

  还有我预定的手办才刚到,我都还没拆开呢呜呜。

 

  啊早上那款GALGAME里那个可爱的女主还没攻略到,好不甘心……

 

  不过……再见了,这个美丽的世界……

 

  “你在干什么啊白痴!!!”玛丽跑出去百来米之后听到身后的声响,立刻回头张望,只看到怀特呈大字型仰躺在地上,就马上冲了回去朝地上的家伙大吼:“你跑着步立刻躺下就不怕心脏急停吗!”

 

  吼完发现对方没有反应,她觉得不对,便蹲下去查看,才发现这家伙已经晕过去了。

 

  她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冷哼道:“这个渣……”

 

  “喂,醒醒啊?”她一只手捏着怀特的脸,另一只手试探性地拍了一下。不过对方还是没动静。

 

  “真拿你没办法……麻烦死了。”

 

  嘴上这么说着,她却一把把对方横抱了起来。抱着抱着觉得不顺手,于是把人一转就整个扛到了肩上去,然后往校医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5

 

  “没什么事,就是低血糖而已,我给他喂了点葡萄糖水,让他休息一下,一会儿就没事了。”

 

  一脸憨厚的校医大叔耐心地向刚赶到的老师解释道。老师在记录点等了半天,却没看到这两个人跑过,有点慌了。四处寻找查问才知道这两人到了医务室。

 

  “这是哪儿……”校医话刚说完,怀特就慢慢睁开了眼睛,迷茫环视了下四周,挣扎着想起来,却发现全身酸痛:“啊……疼……”

 

  “这是校医室,白痴。”玛丽在一边有点鄙视地回答道。

 

  他望了望她,又望了望校医和老师,继续一副呆滞的样子:“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刚才跑步晕倒了,被这小女孩送了过来你记得不记得?”校医笑眯眯地解释:“小姑娘一个人把你扛到这里,估计得累坏了……呃,好像没有哈。不过现在已经是放学很久了,学校里基本没人了。虽然你没什么事,但是如果就这么躺在那里,还是挺危险的。你还得感谢有这小女孩救了你呢……”

 

  说来好像真的有这么回事……怀特终于模糊地回忆了起来,看了一眼把他扛到校医室的玛丽,然后就马上痛苦地单手掩面:好丢脸……

 

  “既然怀特你没事就好了……”老师吁出一口气,推了推红框眼镜又说道:

 

  “不过说起来,有件事我差点忘了,今天你们要把武器和职人组合的表格交给我哦!啊顺便一提,你们班就剩下你们两个人没有组合完毕了呢~”

 

  两人沉默了片刻,玛丽先开口问道:“你是武器还是职人?”

 

  “武器。”

 

  玛丽忽然勾起一边嘴角笑了笑,很是帅气的样子,微微俯下身,朝躺在床上的怀特伸出手来:

 

  “既然这样子就没有办法了。愿意来当我的武器吗?”

 

  怀特愣了一秒,才伸出手去握住了对方的手,呆呆地答:“嗯……”

 

  握着她的手,怀特忽然发现玛丽的手掌里全是厚厚的茧,虎口有裂开又结痂了的的伤疤,手背处还有一块烫伤的痕迹。他惊诧了一下,正要开口,却被对方的小声的话打断:

 

  “你这手怎么漂亮得跟女人似的啊……咦不对,指尖有茧。你弹钢琴的?”

 

  怀特顿时支支吾吾:“呃……我这是……打游戏打的。”

 

  听到回答后,对方顿时低头偷笑。怀特一下就怒了:

 

  “你……你懂个篮子!爷这是为了女神!”

 

  “先别吵了嘛……我事情还没跟你们说完呢。”老师的开头成功的中止一场新的战斗:“组合好的武器和职人在这周内要合做一份战斗理论设想的作业,下周一交给我。你们记得课下好好商量哦。不过今天已经不早了,都赶紧回家吧!”

 

  “那我们就在明天约个时间地点,见面再商量吧!”这位职人爽快地决定,朝着怀特说道。

 

  “好的,没问题。”

 

 

 

  6

  

  约哪里不好,非要约在天台啊……

 

  怀特一边在心里抱怨着,一边停下来喘了口气。他抬头望了望头顶曲折向上的楼梯,一咬牙,扶着楼梯,准备一口气爬到顶。

 

  奋力往上爬了一阵,看到天台敞开的大门,怀特不禁一阵感动。他再往上走了几个阶梯,就看到侧面对着门口坐在天台围墙上的职人。对方大概在发呆,难得没有发现有人到了天台。怀特顿时有了烂俗的恶作剧心里,于是刻意放轻了脚步,使出摸哨这一绝活,想偷偷潜到她身侧去。

 

  可是当再走近了些的时候,他就忽然停下了脚步。

 

  女孩的手撑在围墙上,不知道在想什么想得出神,仰面望着已经被红霞浸透的天空。黄昏的光线打在她的脸上,倒映出少许落寞的神情。在偌大的天台里,这个小小的身影几乎融化在了夕阳当中。

 

  独处的时候,看起来意外的寂寞。

 

  ……说不定,也是个有故事的家伙吧。

 

  这情景,怀特到后来都还一直记住。每当想起这幅画面,对着这位简单粗暴的职人,却也不由自主地温柔了起来。

 

  他直接走了过去,但还没到身侧对方就已经警觉地转过头来,发现来人是怀特之后,她才松懈了下来。而就在这时,怀特忽然伸出手放到她的脑袋上,揉了揉她的头发。

 

  “干什么?”她不解地问。

 

  “没事。”怀特答道,脸上是柔和的笑意。

 

  “啊话说……”玛丽开口,说了一半却被怀特打断:

 

  “那个……你不是说想改个好听点的英文名吗?”

 

  “啊是啊是啊!”一讲到这个,她就激动了起来。

 

  “就叫德洛莉丝吧。”他还很有耐心地给她拼了一遍:“ D-o-l-o-r-e-s,Dolores。”

 

  “果然好听多了……就叫这个了!”职人一副感动到几乎要哭出来的样子。

 

  “对了,你刚才想说什么来着,不好意思给你打断了。”

 

  “啊……”德洛莉丝从激动中回过神来,认真的想了想,有点郁闷地回答:“你一打岔我给忘了……”

 

  “忘了就算了吧……”怀特顿时有点哭笑不得。

 

  

 

  在很久很久以后,两个人再次一起来到了死武专教学楼的天台上。他们一起坐在了围墙上,谈论起了过去的事情。

 

  怀特忽然回想起了那天的情景,于是忍不住问自家职人:“话说那天你到底在想什么啊?一副很忧伤的样子呢……就是我们刚入学第二天在这里商量作业的那次。”

 

  德洛莉丝的脸上一脸茫然。在对方各种解释之后,使劲地回想,终于记了起来:

 

  “我想起来了……那天刚因为欠交房租被房东大叔提着扫把追了九条街,超级忧伤啊!那时候我就忽然想问你是不是一个人住,要不要干脆凑合着和我一起合租房子得了……不知道怎么的就没跟你说这件事,后来就给彻底忘了。对了,现在问好了,要不要合租啊我们!来嘛来嘛!能省一大笔钱诶!”

 

  就在她兴奋着的时候,怀特的脸却一下子黑了下来。他只觉心里有无限的咆哮:卧槽原来就是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原因吗!害老子白白文艺了那么久……所以说就是老子自己脑补过头了?!

 

  他看着眼前那张兴奋的脸,拼命地忍着把这家伙直接踹下天台的冲动。

 

  终于察觉到了怀特表情的不对,而且还一副要动手的样子,德洛莉丝大惊,连忙一把按住了他:

 

  “你你你……冷静!你想干嘛!如果是想拒绝就直说嘛!”

 

  “……”

 

  “不是拒绝?”她又试探着问道。

 

  “……放手。骨头要断了。”

 

 

 

=========Fin===========


评论
热度(1)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