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全职][叶蓝]这是病,得治

  清晨,整个城市都慢慢苏醒过来,渐渐出现的嘈杂打破了原本的寂静。而城市的某一处,却正从彻夜的热闹中慢慢安静了少许。


  许博远匆匆吃解决早饭后,就走向了蓝雨公会工作室。荣耀75级更新之后这一个多月公会部门都忙成狗,不过前一天晚上风平浪静,又正值周日,野图boss基本都清完了,所以许博远难得地早早就收工了。睡眠充足的他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就过来要上班了。


  他推门走进工作室。这时的公会工作室是全天最安静的时候,通宵党们这个时间大多已经下线了,而其他人这个时候则都还没醒。而这个时候也正是职业公会成员交接班的时间。屋子里其他人都在正常地进行语音交流,只有少数几人在大吼大叫,看起来正在战斗当中。


  走到座位前还没坐下来,陆续有人发现了许博远的到来。那些挺闲的人摘下耳机朝他那儿凑了过来,上来就纷纷道:


  “博远生日快乐啊~”


  “生快!”


  “小许生日快乐!”


  还有几个还在电脑前忙着,耳机都顾不上摘,就朝这边大喊:“蓝桥生快哈!祝你早日脱团!……哎哟卧槽,哪个王八蛋在我屁股给我捅一刀了,找死啊!”


  许博远一愣,才反应过来,这两周实在是忙,差点连自己生日都给忘了。被这么一提他只觉得心头一阵暖暖的,然后连忙笑着回道:“哎,谢谢大家了!”


  四处回谢闲聊了几句之后,他才终于坐了下来,精神抖擞地打开了电脑。这时,手机上有个电话打了进来,是梁易春。他一手刷卡登录,一手接起电话:“喂?”


  “喂,生日快乐啊博远。”


  “谢谢会长……”


  “到工作室了?今天挺早的嘛?”明显是听到了电话这头此起彼伏的几声处吼叫,于是梁易春问道。


  “昨天没事干,下得早,所以就早点来。”


  “怎么样?今天要不要放你一天假?”


  “不用不用,在游戏里过也挺开心的!有会里兄弟陪着,挺好的。”


  “噢,这样。好吧,那你忙去吧。”


  挂了电话之后,游戏也登上去了。刚上,公会里特别熟的几个兄弟也开始在公会频里刷祝福,其他人看到了也凑热闹一起刷了起来。一时备受关怀的蓝桥春雪心情颇佳,乐呵呵地一一道谢,然后就开始张罗起会里的人下这周百人团本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寿星的人品护佑,副本下的也很顺利,最后BOSS竟然还爆了橙武。虽然打的只是70级的团本,但是70的橙武还是很受欢迎的,很快就被团里职业相应的人给欢天喜地地ROLL走了。


  蓝桥春雪领着一团人正往回走,散布在神之领域每个地方侦查野图BOSS的人忽然报告说75级安龙高地的龙剑士刷出来了。接着没过多久,又传来了70级叹息峡谷的刀客阿佑刷新了的消息。


  叹息峡谷,不就正是他们刚刷完团本的这地图吗?虽然蓝桥春雪现在少领着抢野图BOSS了,但是距离这么近的BOSS不打也说不过去了。于是还没等春易老找上他,他就先私敲了对方:


  “会长,我在叹息峡谷,我带人去抢刀客阿佑吧。我这里有一团人,你再叫一团过来。”


  “好,有需求。”


  与春易老共事颇久了,许博远一下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虽然这个BOSS等级没有75级BOSS高,但是有需求,那就不得不重视起来的。


  “好,没问题!”蓝桥春雪一时也振奋了起来,在公会频里说明了这个BOSS他们蓝溪阁志在必得,然后又动员了几句,鼓舞了士气。群众的反应也是很热烈,另外的一团人组得迅速,而这边这团则气势汹汹地朝反馈回来的坐标进发了。


  距离的巨大优势,再加上他们蓝溪阁收到消息算是早的了,他们到达情报人员反馈的坐标的时候,野图BOSS周围都还没有其他公会的团队。他们分了些人清了场之后,然后直接把BOSS往偏僻的地方拉去。等其他公会的人找到刀客阿佑的时候,这个BOSS的血已经被刷了下去一半有多了。而且这些公会都分出去了精尖的主力去刷安龙高地的75级BOSS了,要在仇恨稳固的蓝溪阁手下抢下BOSS,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这打来打去,都没能耍出什么逆转性的花招,很快BOSS血就下到15%了。有些个公会觉得自己基本是没什么抢到的可能了,还在这里费力输出只能是损耗自己贡献蓝溪阁,于是慢慢地开始抽身。


  蓝桥春雪心想今天大概真是寿星BUFF加持了,一直顺风顺水,现在这个有需求的BOSS眼见就要被他们蓝溪阁拿下来了,此时心情那叫一个兴奋。


  不过事实证明,人是不能乱给自己立FLAG的。


  正暗喜着,蓝桥春雪忽然收到一条私信,是蓝溪阁安在兴欣的卧底发来的:“卧槽,叶修带着兴欣的一大群人过来了!”


  看到叶修两个字他的心就咯噔了一下,现在可是职业联赛期间,虽然说是周一离比赛日还有几天,不过也不应该啊!这大神这是又要来凑什么热闹啊?!


  恍惚了一下,蓝桥春雪才故作镇定地回复:多少人?


  那边一下就回复:起码四个团!!!


  蓝桥春雪顿时就石化了,心里有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有病呢!!!这个时候,那边还分出去两个团,这是把公会有空的都拉来了吧?!这是要干嘛啊?!


  他一边咬牙切齿地咒骂着叶修,一边急急地叫大家加紧输出,想要强杀BOSS,不给叶修那厮留任何空子去钻。


  工作室的人只听见许博远这边键盘敲得噼里啪啦的。他正焦急地催促安排,远处一群杂乱的人声渐渐走近,这叶修说来就来了。各大公会本来有几个快要抽身了,这是看兴欣这声势浩大的搅局人马,顿时就兴奋了,都停下了抽身的脚步,打算静观其变。


  兴欣几个团的人马堵在人群的外围,绕了一圈,个个都十分兴奋的样子,不像是来抢BOSS,倒像是过来玩的。中间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吆喝着,活像一个带着一群小弟的老大。


  接着,那吆喝的人领着一部分人竟然就要直接杀了进来。叶修朝着BOSS的方向望去,毫不避嫌地朝中间喊道:“哟呵,挺快的呀,快红血了都。”


  听着他这句话,蓝溪阁的人个个恨得牙痒痒,“扑街”、“顶你个肺”之类的话在人群里此起彼伏地响起。这会儿兴欣还要往里杀,蓝溪阁的人哪里肯,都眼红红地恨不得把兴欣那群和叶修一样不要脸的人个个直接杀回零级。


  一边招架来势汹汹的兴欣,一边还要分心对付BOSS。蓝溪阁的人都疲于奔命,蓝桥春雪更是气急交加,飞快地打字指挥。


  “顶不住啊!”


  “兴欣那边好变态!有两个好恐怖的战法,还有个枪炮和鬼剑都不是一般水平,该不会是……???”


  好几条私聊陆续发到了蓝桥春雪这边,他一看,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如果真的是的话……


  这叶修……到底是想干嘛?!


  兴欣这些顶级尖锐杀进人群之后,专找蓝溪阁的捅刀子。其他公会有反抗的人,也直接干掉。和BOSS激战和相互之间的损耗,大家的血本来都不太满,更是招架不住兴欣这精锐地有些过分的分队。各个公会这些二线的指挥,虽然不太明白兴欣和蓝雨有什么仇,但是还是搞清楚了状况,不动声色地领着自己的人退出了兴欣包围的人墙。


  靠着碾压的尖锐部队和人数,最后兴欣竟然就这样简单粗暴地抢到了这个BOSS。


  蓝溪阁的人都死得七七八八了,不知道为什么没被杀掉,而只是被赶出人群的蓝桥春雪傻傻地站在圈外,看起来孤零零的样子。


  竟然……就这样……被抢了?


  公告出来的时候他几乎都还没反应过来,惊讶、愤怒……还有无奈。这种熟悉的复杂感觉又涌上了心头。蓝桥春雪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没有了别的操作。虽然许博远并不知道,他座位周围的人都有些担心地看着他此时那张阴沉发青的脸,生怕他一下子把键盘给吃了。


  “别太在意。”看到公告之后的春易老发来了私聊。


  “……嗯。”蓝桥春雪沉默了一下,回道。


  兴欣的浩浩荡荡几个团的人马抢到BOSS之后就热闹地往回撤了,各大公会的人也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人群陆陆续续地散了。蓝桥春雪一时收到不少私聊,有安慰的,更多的是运用中华博大精深的语言文化带脏字的不带脏字地把叶修的家谱问候了个遍。


  正哭笑不得地一条条地把这些私聊都回复了,忽然跑来一个头顶着“哥只是个传说”ID的战斗法师朝他请求交易。蓝桥春雪下意识的就点了确认,看到瞬间弹出来的交易窗口,他有些疑惑,发了个问号过去。对方并没有回复,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蓝桥春雪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来:


  对方连着在交易窗口上摆了十几样东西,全是从刀客阿佑身上的掉落的稀有材料。


  毫无意识地点了确定交易之后,蓝桥春雪才稍稍回归神来,马上回复:“叶修???”


  “嗯。”对方回。


  “生日快乐。”又来一条。


  “对了蓝河,要不要和我们兴欣换材料?”


  “等等!!!什么意思???”蓝桥春雪打字的手有点颤抖。


  “字面意思。生日礼物。”


  他强迫自己深呼吸,然后才回过去:“所以,你刚才没事搞了四个团过来抢BOSS,是要送我生日礼物?”


  “对啊。”


  “你怎么知道我生日的?”太多问题想问,蓝桥春雪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把问题一条一条地梳理清楚。


  “刚才有事上来,随手拿了张账号卡,上去才发现那是加了蓝溪阁的卧底号,就看到你们会频都在刷这个。”


  “……”蓝桥春雪已经懒得吐槽了。


  “那个BOSS本来就该是我们蓝溪阁的!”他又回。


  “没到最后一刻,BOSS是谁的还说不定呢,我这不来帮你抢BOSS了嘛。哎对了,要不要和我们兴欣换材料啊?”


  “帮我们???带四个团来是来帮我们还是碾压我们啊???”


  “我就在兴欣会频里说了一声而已,也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反正现在和我一起抢BOSS机会难得了,就都带过来玩玩呗。呵呵。”附赠了个叼着烟笑的表情。


  “……那你们专捅我蓝溪阁的人?”


  “这不是你们的人先打上来的吗,我们不还手不得死了。”


  蓝桥春雪回想了一下……还真是。


  “………那我要怎么跟会长解释这忽然又飞回来的材料?”


  “这简单啊,就说你把我截杀了,蹲复活点杀了把材料全爆出来了。哎那个,要不要和我们兴欣交换材料啊?”


  尼玛!你胡编理由也编得像样点好吗!他在内心咆哮,愤怒拍桌。


  谁知就是这么一拍,电脑屏幕忽然一黑,伴随着电流流窜的刺啦一声。许博远顿时一怔,周围的人也望了过来。回过神正要起身检查,就听到几台机子外有人大喊:“博远!那个机子电源不知咋地特别松,我昨天用着也老断电,都忘了说了。你换一台吧!”


  “哦……好。”听到这话,许博远干脆拿了卡换了个位置。


  开机,刷卡,登陆荣耀。蓝桥春雪重新上线,回到了刚才掉线前的位置,但“哥只是个传说”已经不在了。点开包裹,那十几样稀有材料静静地躺在里头。他搜索了一下“哥只是个传说”这个ID,发出了好友申请,却发现对方已经关闭了好友申请。


  左思右想,许博远发现他果然还是很在意这件事。于是他退出了蓝桥春雪的号,翻出那那张绝色的账号卡登陆。


  一上线他就发现兴欣的公会频道简直炸开了锅,一时热闹无比,消息一条一条翻飞着,转眼就刷了了好几屏。他想了想,在会频发出去了一条:“叶神求加个好友。”


  短短的一句话,马上淹没在了迅速刷出的各种崇拜和的狗腿消息里面。但是他的界面马上就弹出了“哥只是个传说”向他发出的好友申请。


  点了确定,然后打开私聊框。


  他犹豫再三,敲下了“谢谢”两个字。却又不知道该不该发出去,还是再说点说点什么。噼里啪啦又打了两句说明,却又觉得有些多余,逐字逐字地删掉了。


  打打删删,如此反复数回,纠结得简直像初次写情书的初中男生。


  正考虑着,他无意中瞄到了会频里刷得神速的对话:


  【啊我一不小心就】:诶嘿刚才捡了好几件蓝溪阁那边掉的装备!


  【残阳夕照】:+1


  【铁马冰河】:+2


  【奔放的老鬼】:大大下次还带我们玩不!!!


  【紫烟微光】:+3~


  【魍蚀】:我还特么捡了件橙装~哈!


  【哥只是个传说】:不错不错,都放工会仓库里吧。刚才BOSS掉的橙装我也放工会仓库里了,贡献度够的有合适的就拿去


  【七喵子】:叶神叶神~刚才你让我们进去见到蓝溪阁的人就直接干掉的时候,超级~帅!


  【烈风刻剑】:哈哈哈,直接干翻蓝溪阁的人,太爽了!


  【哥只是个传说】:爽吧?爽就多点来帮会里抢BOSS,欢迎欢迎


  【劫伐神】:嗯啊!叶神兴欣要加油啊


  【呆萌的苏小夜】:兴欣加油~~~


  【犯人乙】:干死霸图!!!!


  【啊我一不小心就】:还有蓝雨→_→


  【七喵子】:兴欣加油~!


  【哥只是个传说】:那妥妥儿的


  “……”看到这些对话的许博远,在电脑前沉默了三秒,然后迅速把“谢谢”两个字删掉了。


  卧槽果然那些借口都编的啊!!!说白了果然就是从我们蓝溪阁手上不要脸地抢了东西然后送回来啊!!!灭了我们两个团!!!还带拾了个荒!!!老子竟然还想对他说谢谢!!!智商被狗吃了!!!


  接着马上就进来了一条私聊,正是“哥只是个传说”发来的:“什么事?”


  “没事了!”许博远差点没咬碎了牙。


  “对了,说到一半你怎么跑了,要不要和我们兴欣换材料啊。”


  “换你妹啊!!!”


  


  


  耳畔不住地传来“咚咚咚咚哒哒哒哒”砸键盘砸鼠标的声音,这位坐在许博远旁边的公会部成员A听着这声音,只能在内心默默地为许博远手下的键盘鼠标点个蜡。


  破坏公物可是要钱的啊老兄!


  A君总是忍不住瞄到旁边去,好几次都看见许博远脸一阵青一阵紫。


  嗯,不过这钱应该由叶修这王八蛋出。他这样想道。


  刚下完一个小本,摘下耳机,却发现隔壁的声响停了。A朝那边一望,就发现许博远依旧黑着脸,却是把荣耀关了,打开了不知道什么网页在认真地看着。


  这位好奇的仁兄探头一看,看到了网页的标题: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_百度百科】


  


  +++END+++


 

评论(7)
热度(23)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