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全职][伞修]暖床

      傻甜白伞修本《一千零一夜》本宣。忘记走LOFTER了_(:з」∠)_

      *本章含滚床单。慎看。【别信




       叶修感觉自己在深海里慢慢的下沉。


  万籁俱寂。


  冰冷的海水将他包裹起来,带着他往下坠。水面的光线看起来遥不可及,四肢僵硬得动弹不得,他只能任由自己缓缓地从还有光亮的地方沉入幽暗里。


  忽然,一个带着温暖的重物砸到了他的身上。


  好重……


  苏沐秋睡得正香甜,只差没打上呼了。只是身体偏偏还不安分,连着翻了两个身,一个不慎就从窄小的床上滚了下来。


  重重砸到地上之后,他微微转醒,感觉身下硌得慌,再翻滚了一下,才从可怜的叶修身上下来:


  “哇好冷……”苏沐秋马上打了个冷颤。


  虽然H市刚刚入冬,但只盖一层薄被还是有点勉强,更别说随着苏沐秋滚下床来时那被子已经被卷得乱七八糟,现在他半个人都暴露在夜晚的冷空气里。


  半睡半醒地苏沐秋拽着自己的被子,折腾了好一会。摸着摸着,发现有个被窝,于是苏沐秋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


  咦?


  钻进去被窝之后苏沐秋才发现被窝里面有个人。叶修在蜷缩在被窝里,也是冻得全身发凉。迷糊间,苏沐秋下意识地揽住了叶修,安稳地又睡了过去,嘴角还挂着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


  


  


  


  “叶修,叶修,起来工作了……”


  被点到名字的叶修第一反应是扯起被子捂住耳朵翻个身又继续睡了。


  “阿修……”


  “再睡十分钟……”


  “叶修……说好的为了理想而打游戏的呢……你对荣耀的满腔热忱呢?你的承诺就这样死在被窝里了?”


  “等我睡醒了……不,等冬天过去了我再满腔热忱吧……”


  “叶修原来你就是这种程度的人……我对很失望……”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啊苏沐秋!你现在不也还赖在被窝里吗?”叶修终于忍无可忍,一个翻身对上苏沐秋的正脸。


  只见苏沐秋闭着眼睛,表情安然:“你起床去做个早饭然后开电脑工作……这样我就可以多睡一会了。”


  入了冬之后,两人不仅起床难,而且对打游戏热情减了不少,要起床去打游戏更是难上加难。全都因为在H市冬天这种鬼天气下,他们室内还没有暖气,打一会儿游戏手就得冻成十根连体冰棍,技能都打不出来,简直想要直接脸滚键盘。


  叶修忽然反应过来:“哎哟我去,苏沐秋你怎么自己有床不睡跑我这来了。”


  “来把你睡了啊。”苏沐秋依然不舍得睁开眼睛。


  “是掉下床了吧?我说我昨晚怎么被一坨玩意砸了。”叶修无情地嘲笑。


  对面半响没有回应,叶修有些奇怪,探过身去一看,苏沐秋呼吸绵长平稳,这是又睡着了。


  秒睡了?这什么妖怪技能啊?叶修扶额。


  


  


  


  午饭过后,沐橙正要收拾碗筷,苏沐秋叫住了她:“小橙,碗放着让叶修来收。今天他洗碗。”


  “哦。”苏沐橙听话地放下碗筷,笑眯眯地坐到了哥哥旁边。


  叶修眼角抽搐,不情不愿地起身去收拾碗筷。


  “哟,少年,不服啊?”苏沐秋看到叶修的表情,很是欠揍地说:“来,你说说刚才那BOSS是谁抢到最后一击的?”


  “呵呵,那你倒是说说是谁死都不肯奶我一口,看着BOSS把只剩血皮的我磨死的然后自己的抢了最后一击的?”叶修冷笑,今天苏沐秋披的马甲正是驱魔师。


  “我没点小奶技能。”苏沐秋睁着眼说瞎话脸不红心不跳。


  叶修都懒得揭穿他了,收拾了碗筷之后进去洗碗了。


  苏沐橙一边有些好笑地听着他们的对话,一边浏览着手机网页。看着看着,忽然“咦”了一声。


  “怎么了小橙?”苏沐秋转过去问苏沐橙,语气切换之快令人叹服。


  “又有冷空气过来了……今晚降温啊。好像得降十度左右。”苏沐橙有些担忧的样子。


  那边正在洗碗的叶修惨叫一声:“逗我呢?!那不得冷死了!”H市冬天这种湿冷的天气叶修似乎很是受不了,按他的话说这种冷是带着破甲效果的魔法攻击,魔防稍微低一点都得死。而这边身为地头蛇的苏沐秋也苦着脸,似乎这么多年过冬经验带给他的不是习惯而是切肤之痛。


  “哥……我们家的被子,好像不太够啊?”苏沐橙一语道破重点。


  “对啊,这事我都给忘了!”苏沐秋一拍大腿。


  这是叶修住在他们家以来的第一次冬天,苏沐秋都没想起来多一个人家里需到多一床被子。


  “家里有几床大棉被?”叶修问。


  “一床!”苏沐秋冷静地回答。


  那头沉默了,苏沐秋更冷静地又补了一刀:“不用想了,那床肯定是沐橙盖的!”


  “苏沐秋你个死妹控!人性呢!”


  “叶修你好意思和小女孩抢被子?”苏沐秋不屑地笑着说。


  一击必杀。


  “那你以前冬天是怎么睡的?”叶修放弃挣扎,开始寻找新的办法。


  “以前天一冷我们就拿出大棉被给沐橙盖,家里三张薄被我叠着盖。现在多你一个,我只好无私让你一张,我只盖两张。不用太感动哦。”


  “那和我现在有什么区别啊,你还想把我这张拿去了让我裸睡?”叶修黑线。


  苏沐橙拉拉苏沐秋的衣角,小声的说:“哥哥,我储钱罐里有一点钱,你拿去看看够不够买多张被子吧?”


  苏沐秋温柔地揉揉妹妹的脑袋,也低声回答:“不用,哥哥有办法。”


  这时叶修洗完碗,一边在裤子上擦擦湿着的手,一边走了过来:“等下出去买床被子吧,没别的办法了。哥大好青春,可不想因为那几十块钱冻死在这里。”


  “谁说没办法了?”


  “嗯?说来听听?”叶修不明所以。


  “我们拼床睡吧!共用被子,还能互相取暖。昨天不就挺暖和的吗?”


  “呵呵,行啊。”叶修答应得干脆:“只要你不怕被子都被哥抢了去的话。”


  “那就看看到底是谁抢谁的被子了,这事儿可得靠实力说话。”苏沐秋笑着回道。


  这都能争起来……一旁的沐橙大囧,默默吐槽。


  


  


  


  当天晚上。


  叶修在野外溜了一大圈,都没有看到野图BOSS,也没有收到其他人的消息。放下鼠标,他伸了个懒腰舒展了下僵硬的肢体,不自觉地打了个呵欠。


  “累了?累就去睡吧。”苏沐秋抽空看了他一眼。


  “不用。你那边要不要帮忙?”


  苏沐秋一手操作着,腾出一只手去隔壁桌拿着鼠标直接把叶修的荣耀给退了:“去吧你,啰嗦什么,我能有什么应付不来的?”


  “多了去了。”叶修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倒是有淡淡的迷之感动。于是也不推脱了,关了电脑就去睡了:“有事叫我啊。”


  苏沐秋租的是只有一间卧室的小房子。卧室理所应当地是沐橙住的,苏沐秋的床在客厅的一角,而叶修则在苏沐秋的床边打地铺。今晚他把地铺收了,被子全叠到了苏沐秋的床上。叶修仔细想想,忽然发现自己很久没有睡过床了,顿生感怀。


  钻到被窝里,底下触感柔软,加上今天工作也的确辛苦了,没一会儿叶修就迷糊了。


  昏昏沉沉之间,不知道多久,几层被子堆成的湿冷被窝终于被他的感染了他的体温而变得温暖起来。就在这时,一个冰冷的物体掀开一角被子,把自己塞进了被窝里。


  “真暖啊和……”那“物体”还兀自感慨。


  叶修被这忽然钻进被窝的冰冷物体弄得一激灵,本来就睡得浅,这一下子就转醒了,下意识地想把东西踹出去。


  “嗨。”苏沐秋抓住叶修踢来的脚,还心情大好地打了个招呼,还往故意往热源叶修身边贴了贴。


  几秒之后,叶修终于是清醒过来了。他又花了几秒思考了一下,才醒悟过来:“敢情你是拿我来暖床的?”


  苏沐秋眨了眨眼,笑得一脸纯良,人畜无害。虽然通常来说叶修把这种笑容理解成贱笑。


  “哎我说。”


  “什么?别给我转移话题啊。”叶修很是不满。


  “不,我说认真的。以后我在游戏里怎么怎么猥琐之类的,别在沐橙面前提嘛。”


  “为什么?”


  “我觉得吧,我在沐橙面前的形象肯定是高大的,正直的,我不想毁掉了我身为长兄的尊严啊!”苏沐秋说。


  苏沐秋侧躺着,背对着走廊,而苏沐秋对面的叶修正好就看到从走廊出来倒水喝的苏沐橙。她听到苏沐秋这句话之后,脸上清晰地浮现了怜悯、纠结、窃笑等复杂的表情,如果让叶修翻译的话,他觉得那大概就是“你还能有什么长兄的尊严啊”的意思吧。


  “呃,好吧。”叶修看见苏沐橙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悄悄又回到了房间里。不知道为什么,叶修为苏沐秋感到了淡淡地虐心。


  “还有一件事。”苏沐秋又说道。


  “说。”


  “叶修,我真的……好爱你啊!”说着苏沐秋猛地抱住了暖烘烘的叶修。


  “死开啊喂,还真把哥当暖水袋啊,哥等下可得爆炸了我跟你说!”叶修毫不留情地掐住苏沐秋的肩膀往外推,膝盖一弯就抵着苏沐秋往外顶。


  苏沐秋死不撒手:“你平时打游戏手僵了不也直接偷袭我脖子取暖嘛!打平!打平!”


  “苏沐秋你直接把手伸到哥肚子取暖哥都没跟你算账呢!你个丧心病狂的家伙!”


  吵着吵着两人又掐了起来,两人在被子里裹成一团像个兽化的被窝,在床单上滚来滚去,把刚铺好的床单弄得惨不忍睹。


  “苏沐秋你敢不敢消停点!”


  “谁不消停了明明是你先动手的……嘘,小声点!沐橙在睡觉呢!”苏沐秋连忙捂住叶修的嘴巴。两人纠缠一团的身体翻动了一下,苏沐秋翻到了顶上,使劲地把叶修压住。


  “唔……唔唔唔!”两人正掐在一起,叶修忽然脸涨红起来,猛烈地挣扎。


  苏沐秋把叶修的嘴捂得更紧了,压低声音:“不是叫你小声点嘛!”


  他们紧紧缠在一起,相互钳着对方的一条腿,像两把夹在一起的剪刀。随着叶修更加大幅度地动静,苏沐秋大腿间衣物被摩擦得更加厉害了。渐渐地,苏沐秋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下腹慢慢燃起了无名的火。


  他忽然就僵硬了。感受到他停下来,之后叶修也停下了动作,满脸通红,直直地望住苏沐秋。


  苏沐秋感到了自己的异样,一看叶修也发现了他的异样,顿时石化了。定了一会儿,缓缓地放开捂住叶修嘴巴的手,用最轻微地动作,像怕惊扰到什么一样一点点地放开叶修,退到被子的边缘。


  “你也……那个了?”苏沐秋红着脸,试探着问。


  “……嗯。”叶修稍稍侧过红了的脸,犹豫了一下之后含糊地回答。


  然后就没有了动静。


  两个人都僵在被子的两端边缘,一动也不敢动,也不敢看对方。饶是这么冷的天,他们也因为太久不动而冒出细细的汗。


  即使这么一动不动,那无名的邪火也还继续烧着。苏沐秋实在很想去厕所解决一下个人问题。可是仔细一想,这样似乎更尴尬。而且叶修要怎么办?在他床上解决?


  他不敢往下想了。


  苏沐秋试图念点什么佛经啊三字经啊八荣八耻啊之类的净化心灵,但是很可悲的发现自己统统不会。于是心里头开始默背荣耀什么地图出野图BOSS掉落什么稀有材料,试图转移自己注意力。


  不知道过了多久,兴许已经个把小时了,也可能没那么久,但显得尤其漫长,就像是临下课前的那一点难熬的时间一样。就维持着这样尴尬的气氛,两人终于是艰难地睡着了。


  


  


  


  半夜,苏沐秋被冻醒了。


  冷空气如期而至,而苏沐秋身上空空如也。他迷糊地翻身一看,发现三层被子全给叶修卷在了身上,整个人包得像根肠粉似的。


  苏沐秋扯了扯被子,试图把被子从叶修的魔爪下拯救出来,未果,被子纹丝不动。


  他尝试着再用力拽了一下,叶修嘴里喃喃地不知道说了什么,翻个身继续睡得香甜。


  苏沐秋撑起身子看着他,张开嘴想叫醒叶修。但看着他像个小孩子一样,抿嘴睡得正沉的样子,最后苏沐秋还是没有发出声音,叹了口气,又躺了下去,拉过叶修漏下来的半角本子盖在身上,勉强地继续睡了。


  


  


  


  第二天,因为僵着睡了太久,两人起来之后都觉得腰酸背痛。而毫不意外地,苏沐秋似乎着凉了,喷嚏连天。苏沐橙看了连连摇头,念叨着还是要买被子啊之类的,回卧室数储钱罐里的钱去了。


  “你们昨晚都干什么了,怎么一起睡一晚就腰痛加感冒了?”苏沐橙很是不解,出来之后问道。


  叶修听到这话,虎躯一震,扯开了话题:“哎鸡蛋是不是没熟啊。”


  “这不溏心的吗,天天都吃,叶修你忽然傻了?”苏沐橙奇怪地看着他。


  叶修生硬地笑了两声:“哦是啊,没睡醒。”


  吃着吃着早晨,叶修忽然凑到苏沐秋身边:“我昨晚把被子都抢了你怎么不叫醒我啊。”


  “管得着,爷乐意。”苏沐秋别扭地别开脸,喝了一口豆浆。


  叶修挪到了苏沐秋正脸去:“你今晚可……”


  “阿嚏!”苏沐秋一个没忍住,打了个大大喷嚏。


  “……”叶修阴沉着抹了一把脸上的豆浆,长久地沉默了。


  

评论(4)
热度(19)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