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网剧SCI][瞳耀]耀星(2)


  02

  下午三点十五分,标准下午茶时间。

  港人偏爱怀旧,对着老街老巷老石砖都别有一番感情,而那种经年沉淀老字号店铺更升值不少,里头多少是出品分多少是感情分就不可而知了。

  不管怎么说,此时这家老字号茶餐厅生意着实不错。

  磨花了的格子地砖,方桌的玻璃下压着字迹模糊的大张菜单。白羽瞳把靠背椅反过来靠在方桌边,百无聊赖地绕过椅背去肢解一块刚端上来的牛油西多士。面包是切得破碎,却没几块进口的,分明醉翁之意不在西多士。

  “臭小子,我就知道你请吃饭就不会有好事。”老人夹起餐蛋面里的午餐肉送到嘴里。

  他咬着吸管去喝奶茶,笑嘻嘻道:“明叔,别这么说啊,我要是没心,怎么会记得赵记是你最爱呢?”

  “行了小白,别给我玩这套。”老人大手一挥:“我啊虽然老了,但是不至于糊涂。你想问昨晚姚老二家那个野种的事?”

  “不愧是明叔。”白羽瞳舔了舔嘴唇应声。
  
  “社团看他不顺眼的,又不止你一个。”明叔呵呵一笑:“……看来啊,这回是要变天咯。”

  白羽瞳坐正起来,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只听得对方不紧不慢地开口道:

  “咱们西爷的伙计都是醒目仔,拿下洪信是迟早的事。没想到啊,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小白,你知道姚老二之前还有一个儿子吗?”

  白羽瞳摇头。

  “姚老二本来就一个亲儿子,也在咱们社团里干活儿。虽然玩心大,但是横竖也是个人物。不过五年前跟人飙车,撞死了。”

  “本来呢,姚老二是想培养他儿子来接这个二把手的的位置,这下可好了,别说什么狗屁二把手,老来都没人送终。”

  “你别看姚老二平时没事人似的,其实心里头一直过不去。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这事疯了,居然还找到了年轻时候在外面乱搞留下的野种,现在弄进了社团里,说是帮着打理洪信这盘生意。”

  明叔说着啐了一口,骂咧咧之间倒是把餐蛋面吃了个干净,转头又喊了个菠萝油。见白羽瞳握着餐叉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便一拍他脑袋:

  “我知道的就这些了。臭小子,问完就多吃点,等下大佬吃饭,咱们干看着,饿不死你!”

  白羽瞳嗯嗯啊啊地应着,把西多士囫囵地往嘴里塞,喝空了的奶茶旁边是上桌后就没动过的糖浆。

  

  

  三小时之后,白羽瞳随着洪信的马仔们鱼贯而入,作为陪衬去赴一场宴席。

  茶楼二层的摆酒大厅占地不小,装饰得富丽堂皇,很是气派。但奇怪的是,偌大的大厅只有正中央的一席上置放着酒菜,桌边围坐着十人左右。其余的几十号人并没有落座,而是背着手一言不发地分散站在这桌酒席的周围。

  落座完毕后,席上的人也没有寒暄。姚老二清清嗓子,端着酒杯站了起来:“今天呢,劳烦各位弟兄跑一趟参加社团大会,主要是跟大家讲一件事。”

  “我们弟兄争气,论抢地盘,我们洪信肯定没怕过谁的。但是做生意,老实说,我们谁也都不大懂行,以往都是靠气势、靠经验来。但其实我们一直缺的,就是搞生意的人才。”

  “现在我要很高兴跟大家说,我们洪信也要引进高端人才了。”

  在捧场的掌声中,坐在他身边的人自觉地站了起来。他依然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微微向席上的人欠身,仪态非凡,在这氛围中显得相当违和。

  但是姚老二看起来倒是很满意,他拍拍对方的肩膀:“阿耀呢,几年前我把他送出了国外去念书,现在回来就是为了给洪信服务的。现在走江湖也得与时俱进,明里暗里的生意没分得那么清楚了,都要做。这都是为了弟兄们以后走出去身光颈靓,不输给别人。”

  被提到的人微微一笑,眼神往席上一扫,朗声道:“相信叔伯兄弟也都对我有一点了解,以后就劳烦各位多多关照了。”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有人忽然开口。

  这人看起来年事已高,但架势却不小,身后站的人也相当多。他慢吞吞地转着茶杯,抬眼扫过去:“新仔就要有新仔的自觉,姚老二的野种了不起吗?你真当自己是太子爷?你把阿公摆哪里了!”说着一掼茶杯,茶水正好洒到方才说话的年轻人手边。

  “西爷看得起。”他不动声色用手帕拭去手表上的茶水,四平八稳地接过了挑衅的话茬:“我是谁的儿子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以后能为洪信做什么。”

  “讲得好,什么谁的儿子不儿子的,能干事就行。”姚老二皮笑肉不笑地出来讲场面话打圆场:“阿耀他在国外四五年,这边的规矩不大懂,加上身体也不太好,希望大家多多担待。进得了洪信,大家都是兄弟,相互关照一下也是应该的嘛。”

  一时大厅内站着的坐着的人表情各异,总体而言一部分是表情自若,而另一部分人则呈现出耐心告罄的模样。

  就在大家各自猜度着洪信内部势力拉锯状况,还未来得及落筷之时,忽然听得啪的一声,整个大厅陡然陷入了黑暗当中。

  大厅各处顿时传来咔哒的上膛声,是马仔们下意识的戒备动作。窃窃私语在宴会厅里此起彼伏,众人都骚动了起来:“搞什么啊……”

  没过多久,门被人打开,门店经理急急地喊:“各位!各位!”

  “闭嘴!先听她说!”姚老二先发制人地喊了一声。

  好不容易抓到讲话的机会,门店经理紧张得声音发颤,用力地大声说:“各位贵宾,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们茶楼的供电系统突发故障,烦请各位跟着我有秩序地疏散,可以吗?”

  她一迭声地道歉,众人的警惕顿时变成愤怒,骂骂咧咧了起来。马仔护送着话事人,正准备摸黑往门口移动。嘈杂的黑暗中,忽然听得一把清越的嗓音大喊道:

  “所有人,不要出去!门口的人把门关上!”

  他这一声走的是丹田,在嘈杂中也显得一清二楚,带着出奇的信服力,使得众人都不由自主地噤声并停下了脚步,而门口的女人也愣住了。

  这把声音正是今天宴席的新人主角。

  “我再说一次,关门!”他的语气带着不容分说的强硬,见那女人呆愣着没有动作,他不耐烦地招呼旁边贴身的手下:“阿昆。”

  下一刻,随着一声巨响黑暗中迸出火星,一枪被打到了出口大门的上方,门市经理顿时尖叫一声扑倒,又连滚带爬地用力合上沉重的双开门逃了出去。

  “阿耀,什么回事?!”姚老二又惊又疑,连忙问。

  相比之下,他有着不同寻常的冷静:“那女的语气不对,我怀疑她是被胁迫的,门口有埋伏。”

  “我艹你说有问题就有问题,你算个条毛啊,难道要我们一班人在这过夜?”黑暗中,不知道谁在顶撞道。话语刚落,四下就传来“是啊”“就是”的附和声。

  “现在没有时间解释了,反正今天谁开门想出去,就只能横着出去。”话音刚落,应声又是一枪射到门的方向。

  大家都被这阵势震慑住了,一时谁也没敢动弹。

  正僵持不下之际,一股刺鼻的味道渐渐地在大厅中弥漫了起来,一些嗅觉灵敏的人已经先发觉了:“妈的,是汽油!”

  这么一嗓子顿时使这黑暗中的大厅炸开了锅,众人互相推搡着朝窗边四散奔逃。与此同时,焰色顺着门缝滑入,被汽油助长得声势浩大,越过被浸润之处后放缓了速度,顺着地毯往里窜。

  他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惊慌失措的人撞翻在地。在骚乱中,率先倒下可能就意味着性命之危,因为谁也不敢保证能从失去理智的人的脚下幸存。他饶有千般才智,此刻都发挥不了作用。他皱着眉撑起身,下意识想叫人:“阿……”

  黑暗中伸来一只温暖有力的手,拉住了他的手臂。

  只是刚被触及,他便全身僵硬,将那声呼唤咽回肚子里,任由对方发力将自己扶了起来。

  两人来不及言语,对方一手拉住他手臂,另一只手护着他的后背,带着他避开人群拥挤的大窗边,熟悉地跑向茶水准备间。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仍然保持步伐稳定,方向感明确,显然是受过专业的夜视训练。

  那人三步并作两步两步,冲上前用力打开茶水准备间的沿街小窗,撑着窗沿跳到外面狭窄的外墙边缘,然后背着光向窗里的他伸出手:

  “把手给我。”

  熟悉得不能更熟悉的声音,击败了他这些天故作的镇定。记忆渐渐重合,就像是多年以前,对方也曾用稚嫩的嗓音与同样坚定的语气,对着自己说:

  【小展哥哥,别害怕,把手给我。】

  
——TBC——



大量原创NPC使我痛苦,我也不想的.jpg,但是不算AU额外人物只能靠编qwq
  
  

评论(16)
热度(86)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