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界

温暖甜蜜的妄想。

[网剧SCI][瞳耀]耀星(4)

瞳耀黑帮+卧底梗注意

#论办公室地下恋情需要几分演技#

#你耀爷永远是你耀爷.jpg#

04

  他们避开监控路段弃车步行,辗转回到堂口时候,正好赶上腥风血雨后的狼藉。

  大厅里散发着浓郁的消毒药水味道,姚老二看见他们,连忙穿过遍地的伤员,快步走向展耀:“没事吧?怎么不接电话?”

  展耀这才记起去看自己调了静音手机,屏幕上是一串的未接来电。他扶着姚老二坐下,安抚道:

  “我没事,兄弟帮了一把,有惊无险。”

  姚老二这才注意到旁边的杵着的人形布景板白羽瞳,有些诧异:“你们怎么……”

  这时大厅里好些人也望向了这里。白羽瞳是西爷麾下悍将,同展耀立场上已是不和,而且初次见面就起过冲突。这次没顺手把展耀推进火堆里就算仁义了,居然还倒帮一把,着实是稀奇。

  白羽瞳反应极快,双手插兜,漫不经心地调笑:“噢,刚才黑灯瞎火的顺手拉了把人,没想到刚好是耀大少爷,真是行大运了。”

  “忘了问,我活儿还不错吧?没有小费吗?”说着他恶趣味地凑到展耀颈侧,被对方一脸嫌恶地躲开。

  “行了。”被姚老二一声低喝,白羽瞳也不恼,只是舔了舔唇,笑着退开了。

  这时,一个马仔走来,俯下身低声跟姚老二汇报些什么,却见姚老二大手一挥打断了话语:“讲出来让大家都听听。”

  “哦。”马仔应道,继而正声道:“刚才火拼的时候我们发现对面的人并不多,幸好不是被埋伏。不过我们这边还是损了三个兄弟,有一个伤得比较重在观察。还有……”

  “还有什么?”

  像是得到了首肯,马仔才支支吾吾地开口:“我们调查过,弟兄们提前三个小时收到通知开会,同时就有人手去那边开始打点,都没有发现茶楼的人有问题。”

  “但是有人会提前知道社团大会的事。”展耀眯起眼睛。

  “是,咱们有几个管事的会知道。”

  姚老二沉吟片刻,望向展耀:“你的意思是……”

  展耀点点头:“对,我们里面有鬼。”

  说这话的时候他略提高了音调,同时瞥一眼在场的人,仿佛特地说给谁听。

  “鬼?”姚老二对展耀的话并不意外,只是眼神骤冷,很是有些不怒自威:“敢在洪信安鬼,我看是活腻了吧。阿耀,觉得是哪家干的?”

  “以洪信现在的势头,不会有社团敢用这么几丁人贸贸然动我们的。除非像你说的,活腻了——一般来说,只有死人才会嫌命长。”

  姚老二顿时醍醐灌顶:“是昌安会?!”

  昌安会与洪信互有嫌隙已久,上个月洪信发狠将昌安会连根拔起,才坐实了如今的江湖地位。

  只是,没想到幽灵也会挡人生路。

  “你知道吗?蛇的中枢神经遍布各个器官,即使被切掉了头,断头照样还可以反咬一口,输出毒液。”展耀饶有兴致地解说着,然后抬头彬彬有礼地问身侧的马仔:“晚上开会的人都还在这么?”

  马仔点点头:“西爷回去休息了,其他人都在。”

  展耀看起来颇为遗憾:“是吗?那我们只好暂时假定西爷不是内鬼了。”

  “妈的你不要太嚣张了!”某个西爷手下顿时发难,被身边人拦住。

  “我话还没有说完你急什么?还是说,你想跳出来自首?”展耀啧啧两声:“——如果你不是的话,那我只好接着讲了。”

  被这么一压,那人也不好再说什么,憋着一肚子闷火踢翻沙发边的花盆,咬牙切齿地坐下了。墙上的石英钟枯燥地在数字间循环往复,把这一波三折的夜晚衬得紧凑也漫长:

  “我大胆地做一个推测,这位昌安会的鬼先生,就藏在各位之中。”

  展耀背着手缓缓踱步进人群,眼神四下一扫,以睥睨的气度镇住了不少人。而不服气的人也不敢首先出声去顶替这个罪名,于是现场陷入了诡异的静寂中,各色的锋利眼神剜过展耀胸膛,无声无息又如有实体。

  展耀却毫不畏惧,似是把那些刀刃当做嘉奖,更显出一点得意的笑容。这时踱步的一圈正好走到了尽头:

  “而且,这个人在洪信,地位只高不低。”

  他最终停在了一个人面前。

  那人用力地直视展耀的眼睛,话却说不大利索:“你,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你的声音很耳熟。”展耀说着伸手掸了掸对方胸口的灰尘,动作短促又自然。指尖触及胸膛的一刻,那人的身体几不可察觉地抖动了一下。展耀了然地笑笑,收回手:“我想起来了。刚才我让大家不要走,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就是你吧?”

  对方挺着胸膛依然虚张声势:“是又怎么样?你要对我公报私仇吗!”

  “哎。”展耀的声音里带着些戏谑:“怎么能这样说呢?我初来乍到,只是想认识认识各位前辈……你叫什么名字?”

  他冷哼一声,不情不愿地回答:“叫我丧辉。”

  “今年多大啦?”

  “三十三岁。”

  “进来社团多久?”

  “我进来社团七年,跟西爷跟了五年……怎么,你现在是审犯人吗?!”他不耐烦地伸手推了展耀胸膛一下,展耀一个踉跄,向后退了半步。展耀的手下越过人群冲来,却被他一个手势止住。

  白羽瞳站在角落,硬生生压抑住冲出去的本能,抱着手臂继续冷眼看这场交锋。

  “审犯人?为什么你会怎么说,你觉得自己有罪吗?”展耀扬起眉毛,做出困惑的表情。

  “你!”

  “放轻松,我只是和你聊聊天而已。”展耀双手摊开,以示自己的无害,语气却有背道而驰的危险:“你是西爷直接带的人,对吧?”

  “你知道就好!陷害我,西爷是不会放过你的!”

  “好。那么昨天晚上,你知道社团大会的消息之后一直到今天开会,你都去过哪里,做过什么?”

  他梗着脖子,还想要顶撞回来,却察觉四周许多审视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等待自己的答案。最后他一咬牙,还是开口答道:

  “我昨天晚上去老兰那里夜蒲,睡了女人,今天下午才起的床,直接去茶楼打点了。怎么,你要证人吗?可惜睡的女人不够正,我没留电话!”他哈哈哈大笑了起来:“耀大少爷,我没有证据证明我不是鬼,但是你好像也没有证据证明我是鬼,不是吗?”

  “对啊,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身边有人附和。

  “哦,道理确实是这样。”展耀静静地看着他,带着上位者的从容,仿佛一场大人与小孩的不公正博弈:“很可惜,你说的全都是谎话。”

  猩红的蛇信舔舐到下位者的脸上,用自身的冷酷去吞噬他属于活人的热度,

  “首先,刚才我提到‘有鬼’还有‘昌安会’的时候,两次你都伸手去玩自己的项链,说明你在紧张,所以我盯上了你。”

  “其次,我问了几个你会如实回答的问题,观察你的表情,为你建立了一条基准线。再然后,对照基准线,我就可以观察你之后是不是在说谎了。”

  “你描述行程的时候眼珠子向左转动,说明你要经过思考,不是直接调取感性认知;你叙述的过程中不断吞咽口水,而人说谎时都会刺激唾液的分泌量,从而容易引起吞咽口水的动作;还有,你在开口之前,不自觉地扬起了眉毛,这都是你的基准线中所没有的。”

  “单一的动作可能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但是组合的肢体语言群却轻易地出卖了你,证明你是在撒谎。”

  “我他妈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没有证据不要含血喷人!”那人骤然暴起,双手揪住展耀的领子。

  在一旁警惕着的阿昆快速绕背,一脚狠狠踢在他的腿弯,使他闷哼一声就跪了下去。紧接着他的脖颈被手臂锁住,双手被剪到身后。整个人呈现出敞开胸怀的模样跪倒在展耀面前。

  “证据是吧!好啊,我现在就给你!”展耀提高声调,环视整个大厅,让这句话听起来像是说给所有人听的:

  “你如果是昌安会的鬼,办完事却还没跑路,那只能说明,你的事情还没有办完!”

  展耀把话说得抑扬顿挫,字字掷地有声。他把手不容分说地伸进那人的怀里,三两下摸索便摸出了一个小型窃听摄像器和通话耳机。

  那人的表情凝固在脸上,浑身顿时像是被抽去所有的血色。

  呆愣了一会儿后,他卸下所有欲盖弥彰的力气,浑身抖如筛糠挣扎求饶:“我错了,我错了耀少,我只是一时缺钱想不开,放过我吧……我这么多年没有功也有劳,不,不信,你可以去问西爷的!”

  见展耀冷笑着不为所动,他挣扎得愈发激烈,可惜都被镇压在紧锁的掌心里。他惊恐的胡乱叫喊:“西爷,我要见西爷,带我见西爷吧!”

  “各位,我是新来的,不是很清楚洪信之前是怎么对待内鬼的……我们试过放走内鬼吗?”

  现场鸦雀无声,无人应话。

  无视对方的大喊大叫,展耀双手插进西装裤袋里俯视着他,脚下的尖头皮鞋被擦得锃亮,一下又一下地叩击在地板上。

  哒。

  “我好像听说,洪信从来没有给过内鬼生路哦?”

  哒。

  “你背叛洪信的时候,有想象过后果吗?我想,应该会害怕才对吧?”

  哒。

  “如果我是你,我会很害怕……很害怕的。我……我会感觉自己不能呼吸,不能呼吸……”

  哒。

  展耀生动的描述着,仿佛对对方的生理反应了如指掌:“你是不是觉得全身僵硬呢?会的吧?毕竟现在没有人敢得罪洪信。我要是你的话,我可能已经害怕得动都动不了了呢。感觉……”

  哒。

  “好像心脏都不会跳了啊。”

  最后一句,展耀凑到他耳边喃喃低语,带着一声轻笑,仿佛谁在引诱世人沉入黑甜的末路。

  哒。

  一声清脆的响指声。

  闻声后,因惊恐而紧缩的瞳孔晦暗下去。紧接着,展耀将手里泛着冷光银色薄刃,送入了他的怀里。

  僵持了数秒,阿昆放开这个二五仔,那人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前胸的衣物洇出大团血迹,在白色的汗衫上尤为刺眼。

  同为西爷手下的另外一人从这种压抑的沉默中挣脱出来,快步上前去摸了摸地上人的颈侧,然后怔怔道:

  “他……死了。”

  站在角落里的白羽瞳眉头一跳,如钉子般死死地伫立在原地,审视着今晚这聚光灯照亮的地方——

  舞台中央,展耀正用洁白的手帕不紧不慢地擦拭着染血的匕首,手腕斜转,露出袖口下的艳色纹身。

  似火舌,似蛇信,又好似盛开的玫瑰。

  

——TBC——

评论(20)
热度(83)

© 虚妄界 | Powered by LOFTER